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拾捌章

第拾捌章

 

  人鬼一战过后已有月余,京都大获全胜,昭告天下,妖鬼几近死绝,剩余的残党也逃窜进深山,民间都在歌颂阴阳师的伟大和武士的勇武。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一纸卜辞“天下无鬼”更是振奋人心。

 

  天下无鬼人道当头,真正的太平盛世来到了。人们载歌载舞,以源赖光为首的四勇士们的故事传遍大街小巷,戏台上唱着,巷子里传着。小儿们更是带上面具,扮作那恶鬼和勇士,在青石路上、泥地里打做一团。咿呀着“童子切锐不可挡,斩鬼王于刀下”,“鬼将前来复仇也不惧,再挥刀,喝啊!斩尽杀绝,天下无鬼天下无鬼!”

 

  事实湮没于赞歌,经历了浩劫的平安京更繁华了,人们载歌载舞,举杯共庆这和平盛世。知晓真相的勇士们,他们纵然万般不甘和屈辱又何妨,传奇故事全国唱,众口铄金,四勇士骁勇善战,履险如夷,气势磅礴妖鬼不得近,神鬼皆可斩,英雄豪杰四勇士!

 

  “哈哈哈哈哈哈哈!”酒吞大笑着,手里捏着人类京都里传来的话本,笑的乐不可支。

 

  茨木坐在他身旁,凑过身去看那话本,看着那整本都是吹嘘人类功绩的话本,脸都皱了起来。他扁着嘴,秀气的眉毛都拧成了一团,不满的拿鬼手戳着那话本,“吾友看这个作甚,这些人类也太不知羞耻了!不如让我去教训教训他们吧!”

 

  酒吞好心情的揉揉茨木的脸,说,“不必,无知才是最可怜的。也不对,被当做如此大的笑料也不自知,说不定是幸福呢哈哈哈。”

 

 茨木虽对人类没好感,但能让酒吞心情好,那人类就是可爱的,只要能让酒吞开心,那这事就是好的,所以他也不再纠结了,舒展开了眉毛。

 

  说完人类那边,再说说妖鬼这边吧。妖鬼们迁入阴界,居住在大妖们具现化出的原领地,日子竟和原来没什么差别。但小妖们再也不用担心人类的加害,阴界浓郁的阴气也精进了他们的妖力,甚至连涂壁那种小妖都能口吐人言了。

 

  再说到阴阳师安倍晴明,他好奇入阴界时,竟因他的思念具现化出了平安京,大量妖鬼涌入其中,竟比人世的京都还要热闹几分。大天狗邀请黑白晴明也居住于平安京,却被拒绝了,无论如何接近妖鬼,他们始终是人类,只有人类的世界,才是他们的家。

 

  鬼女红叶追随安倍晴明而去了,她在阴界具现化出的红枫林紧挨京都,非常的美丽,是同樱桃林一样大受欢迎的约会圣地。

 

  关于阴界的京都,在酒吞的举荐下,大妖们一致赞同每人保留一席的情况下,大天狗入住京都,主管阴界,京都成了阴界的中枢。

 

  但京都那么大,安倍晴明不是每个地方都走遍了,所以不少地方都是空白的。于是荒向阎魔借来人类工匠的亡灵,传授妖鬼们技术的同时为京都增添建筑。妖鬼力大无穷,又各有异能,在这些辅助下匠人们如虎添翼,或美轮美奂或大气辉煌或精巧别致的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在京都里迅速的竖了起来。

 

  不少匠人们在可以尽情施展自己本事的诱惑下,自愿化鬼,留在了阴界。阎魔为此非常的不悦,派黑白鬼使来讨说法。荒就拿了几个大天狗被祝福过的面具,又挖了酒吞一坛神酒一坛鬼葫芦酒给送了过去,这事就算揭过去了。

 

  但这可苦了酒吞,酒吞的鬼葫芦化作阴界之门,就算事后取回来了,也需好好温养一番,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酿酒了。那坛鬼葫芦酒是他最后一坛,他就出去转转的工夫回来就没了,顿时沮丧的头发都飘不起来了。

 

  茨木见状气的白毛都炸起,手上托着黑炎就下山去找荒的茬。但荒办完事就回自己领地了,大海辽阔,茨木无从下手。于是茨木转念一想,他和酒吞是好友,以前他上踢爱宕山下搅荒川时,酒吞都替他收拾了烂摊子,所以荒干的破事他好友收拾烂摊子也是应该的。荒的好友是谁,是荒川,想到这,茨木一头扎进荒川,直奔荒川老巢,拿地狱之手掏空了荒川的酒窖。

 

  而荒川这时还在帮大天狗打理京都,他破开地面,引来河水,在京都中造了数条运河,甚至在地下造了无数暗河。工匠们发挥智慧,搭配暗河做了水生妖怪们专用的住所,暗河直通院内,阵法驱动的水车将水运到最顶层,再往下渗。整个院落水汽弥漫,不仅有陆生妖怪走的楼梯,更是有水生妖怪们走的滑梯和管道,据说这个奇妙的建筑吸引了不少工匠留下。

 

  总之,荒川很忙,等他发现自己酒窖被掏空还要很久。

 

  而酒吞闻一闻茨木搬回来的酒就知道是荒川的收藏,但他没说,只让茨木去洗洗,换身干爽的衣服来陪他喝酒。

 

  酒吞自从入了阴界,担子往大天狗头上一扔,钻进他阴界的大江山,上下打理一番,又吩咐好四熊后,就每天过着喝酒赏月的小日子了,快活的不得了。可怜四熊每天忙的毛发都分叉了,他们琢磨着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一合计,摸到酒吞的别院,试图把茨木也拉下水。最后是被酒吞一熊给一脚,踹了出去。

 

  茨木原本想去帮忙的,但酒吞回头把酒坛往他面前一磕,问茨木陪他喝酒还是陪四熊办事。茨木二话不说就乖乖巧巧的坐下了,开玩笑,那四熊就是忙到精尽熊亡也没同酒吞喝酒重要。更何况酒吞打理过一遍了,四熊也就是干一些杂事,再者真有什么大事,他们会找来的。

 

  茨木思及至此,更是心安理得的陪酒吞喝酒。明月好酒,对月邀杯,笑谈天地。茨木说山说水,说行至路上的故事,最后总会话锋一转,夸赞起酒吞。吾王英武妖鬼之父,吾友潇洒俊逸天资卓越,茨木看山看水、看人看妖、看鬼看神,皆有吾友身影,那身影如灯塔,如这明月,明月长存妖鬼不灭。

 

  茨木喝的上头,耳尖脸颊都染上红,激动的嘴巴不停一直赞美着酒吞。说到口干舌燥,数不清天上到底有几轮明月,茨木就扔了杯盏,往酒吞怀里一滚,伸直了双腿,舒舒服服的睡去。

 

  酒吞就一直听他说,等茨木说到累了,睡了,就把他抱去床上,两人抵足而眠,也不知到底是谁陪谁喝酒了。

======================

趴在酒吞床下碎碎念:这章过渡,估计快完结了,争取二十章完结!

评论 ( 8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