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拾柒章

第拾柒章

 

  茨木醒来,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上被蒙上了什么,他伸手一抓,是条锦缎,被松松的系在了头上。他再侧头一看,床的帷幔被放下,帷幔外隐隐绰绰有个人影正在伏案书写,茨木知道那是酒吞。茨木也不起床,翻了个身,隔着曾纱看酒吞。

 

  酒吞怎么看都是好看的,茨木想,他的眉眼是英俊的,肉体是健美的,身姿是矫健的。聪慧又冷静,遇事不乱,仿佛知晓天下事一般,何时都是运筹帷幄的。隔着曾帷幕,酒吞的身影那么模糊,仿佛触不可及,茨木首次感到了难过。他一直都是一头热的追逐酒吞,酒吞怎么想怎么做都不影响的,他喜欢着酒吞就很开心了,现在他第一次想到,酒吞万一永远不会喜欢上他可怎么办,那太令鬼伤心了。

 

  茨木把脸埋在被窝里,轻轻叫了声酒吞。那影子动了动,似乎是看了过来,茨木忙闭气,不再出声,但酒吞还是走了过来。

 

  帷幕被掀开,酒吞的身影就清晰的映入了茨木的眼,“刚刚叫本大爷?”

 

  茨木摇摇头,下半张脸都埋在杯子里,露出一双金色的猫眼瞪圆了冲酒吞眨啊眨。酒吞拍拍茨木说,“别睡了,起来吧,有事了。”

 

  酒吞回到书桌边,将刚刚写的一沓信笺封号,唤来首无让他去送信。

 

  “交给我吧大王!一定会完成使命的!”首无高兴的接下任务。

 

  首无原本是军中信使,送信没有比首无更快更靠得住的了。交给他,不出两日就可全部送完。了解下属的情况,举荐贤者,任用能人可是身为鬼王的基本素质。

 

  酒吞头也不回的说,“茨木你听着,本大爷要交你个很重要的任务。”

 

  茨木立马来了精神,从床上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酒吞身边,激昂道,“吾友尽管支配这具身体吧!我会成为你无坚不摧无往不利的剑刃!”

 

  “说的好!”酒吞重重拍了拍茨木的肩膀,“本大爷要你回大江山,挑一批精兵良将,调整好状态,随时做好出战的准备。”

 

  “好的吾友!你终于振作起来了,我真是太高兴了!”茨木激动的妖气暴涨,“这次要征战哪里?中部?山阴山阳?还是更远点,九州?四国?”

 

  “茨木,你总说本大爷是鬼族巅峰,当之无愧的王者,本大爷自是不能让你的话落空!”

 

  “是人类。”茨木确信了,他心潮澎湃、热些沸腾。

 

  “去吧。”酒吞一声令下,茨木连告别都未说,转身向大江山奔去。清晨的露水沾湿他的衣襟,树枝叶片划过他的身躯,朦胧的日光追不上他的脚步,他要化作刀化作刃,为了他的王斩尽一切敌人,荡平所有障碍,最后再在酒吞的身下软成一汪春水。

 

  情欲和战意一同涌上茨木心头,热意自他心头涌出,奔流在四肢百骸。他不禁长啸一声,惊的鸟雀振翅,走兽逃散,稀世豪鬼罗生门正在号令万鬼。黑暗中,无数异瞳睁开。

 

  酒吞见茨木走了后,酒吞一脚踹起醉酒的老爹,让他陪自己一同巡山。几日下来,黑夜山已是大不同,前几日酒吞唤来了独眼小僧、钱鼠、青坊主等这些沾有佛性的妖怪,把位于其他山的四神结界全搬了过来。

 

  四神结界全本是用于保护京都的结界,但是八岐大蛇复活那会,将结界近乎全毁。酒吞就是命人搬来那些残骸也一时半会不会被发现,这四神结界布置好,酒吞在黑夜山做什么,都不会被外面的阴阳师发现。


  酒吞毫不留情的拿出把小刀去割自家老爹,打算用八岐大蛇的血去重新布置四神结界。

 

  “你干什么呢!”八岐大蛇突然被捅了一刀,吓得跳了起来。

 

  “放点血用用,别大惊小怪的。”酒吞指挥鬼葫芦咬住八岐大蛇的脑袋,趁他去掰葫芦的时候又放了他一刀血。

 

  “臭小子!臭小子!”八岐大蛇气的跳脚,“没良心的臭小子!我可是你爹!有这么对爹的吗?!”

 

  “对啊,你是本大爷的爹,你难道要我爹在的时候还放自己血?”酒吞说的理所当然,八岐大蛇气的七窍生烟,但他太久不和人说话了,不知道怎么骂回去,只得咬碎牙往肚子里吞。

 

  在人类的认知里妖鬼都是不会使阵法的,这也是事实。阵法无非就是借助文字、图形、物品来借用天地的力量,一般没有妖鬼会研究这些。但天地的力量往小了说,可以说就是神的力量,那么拥有神性的这对父子使起阵法来,就和拿筷子吃汤圆一样,麻烦,但是小菜一碟。更何况酒吞在越后寺长大,更是对佛法、符文这些有不少研究。

 

  酒吞特地拿上了毛笔,在搬回来的残骸上写写画画,有的拼起来有的埋起来。看起来非常粗制滥造,但摆好后逸散出来的灵气却是实打实的浓郁。酒吞忙乎了一上午,还剩最后一处结界没搞定时,血没了。八岐大蛇一直盯着酒吞那装血的酒碟,一看血没了,恨不得离酒吞八百里远。酒吞见状,知道是再偷袭不到了,只得放了点自己的血,将最后的结界画完了。

 

  酒吞就是丝毫不歇,布置结界也花去了他半日的时间。待最后的结界一完成,四处结界相互呼应,顷刻间就将黑夜山笼罩了起来。山间弥漫起浓雾,阴气和灵气浓郁到肉眼可见的程度。

 

  “儿啊,你要干嘛?”八岐大蛇看酒吞做完这一切,冲他发问。

 

  “人总说天大地大,总有容身之所。可这世间即将迎来人治时代,容不得妖鬼,天道如此。既然这世间如此广阔无垠都容不下妖鬼,当如何?”酒吞抱臂,目光灼灼看向远方。

 

  “大妖们多多少少都意识到了这点,看看他们啊。小鹿男为了这天道掉泪,一遍遍加固自己的领地,希望能长久、再长久点。花鸟卷和妖刀合上了双眼,沉睡不去看。大天狗选择了斗,他和人斗,决定为妖怪斗出一片天地。”酒吞笑着摇摇头,“勇敢又笨,不愧是他,热血到一根筋。”

 

  “可本大爷说,不斗。不斗却也绝不移开视线,这世界容不下我们,那就换个世界,没有的话,就自己造个。”酒吞收回望向远方的视线,转身直面八岐大蛇,紫色的眸子里有火焰在跃动,他高声喊道“八岐大蛇,可愿与本大爷联手,离开这高天原下的世界。不受那荒诞的神明,不公的天道左右,自由自在遨游在新的无垠大陆上?!”

 

  “哈哈哈哈哈哈!”八岐大蛇大笑起来,笑声洪亮,隐隐伴有雷声,连声叫好“不愧是吾儿,不对,不负鬼王名啊!”笑罢,八岐大蛇眉毛一竖,面露凶容向酒吞发问,“你若独善其身,就可不朽,在这世间逍遥万万年,天道亦奈何你不得,你可知晓?!”

 

  “不悔!”

 

  “这世间的鬼道已走过极盛,步入衰弱了,你没有退路更没有第二次机会,你可知晓?”

 

  “必成!”

  

  八岐大蛇听了,又大笑出声。原本晴空万里的天顿时阴云密布,伴着狂风骤雨八岐大蛇化出原型,蛇尾猛的击地,一把通体白色,形如菖蒲叶,刀柄上刻有鱼脊背骨的刀自尾部射出,裹挟破风之声,钉于酒吞面前三尺地上。

 

  “我就帮你一把,成王败寇皆看这一举。”八岐大蛇厉喝道。

 

  “好!”酒吞拿出鬼葫芦,一人一盏葫芦酒,大口豪饮,烈火穿肠过,烧的满身豪情摔了盏。

 

  八岐大蛇甩出来的正是后世被称为草薙剑的神器,八个蛇头嘶吼着,一口口瘴气喷于草薙剑上,每口瘴气过后剑体越发白皙,最后竟浓白的如同乳汁一般。

 

  八岐大蛇变回人形,手持剑,缓缓抬臂,那剑仿若有千斤重,不消片刻,八岐大蛇已是汗流浃背。剑举至顶点,剑尖直指九重天,霎时剑身大放金光,如熔岩与黄金交缠。八岐大蛇一提气,猛地挥刀斩下,那速度之快,空气先是凝滞片刻,方才爆烈开来。再一看,虚空之中赫然被展开一线裂缝。

 

  阴界裂缝,开。

 

  与妖怪之蜜糖般的阴气从裂缝里奔涌而出,擦着裂缝边缘,发出呜呜的奔腾声。从外往里望,裂缝里是混沌不清的,没有天地,一片虚无。

 

 

  “这阴界虽然阴气浓郁,适宜妖鬼生存,但阴气太过狂暴,妖鬼居于其中容易丧失心智,希望你有应对方法。”八岐大蛇侧身,让开道,看酒吞准备怎么做。

 

  “本大爷为此准备了百年,这种情况当然有预料到。”酒吞手一翻,一颗流光溢彩的石头和一小盒土就出现在他手上。“这是后土和补天石,本大爷曾绕这世界一周,唯有这两样东西适合。”

 

  说罢酒吞就将手上的东西丢进了阴界之门里,那补天石离了手,化作彩霞,铺散开来,化作天际。后土离了手直直往下堕去,小小一团土不断涨大,土地如潮水一般向远方无限绵延而去。

 

  八岐大蛇一直在想酒吞会如何做,他甚至想酒吞有可能没预料到阴界的混沌状态,对此束手无策。却没想他早已做好了准备,手中有此等神物,直接化作了天地,平定了狂暴的阴气。

 

  “好!好!好!”酒吞大笑着,连声叫好,“不枉本大爷当初一番辛苦!”说罢酒吞舍了鬼葫芦,鬼葫芦直直飞向裂缝,外壳做门利齿做桩,酒液化作青面獠牙,在鬼面的咆哮怒吼中,一扇宏伟威武的巨门拔地而起。

 

  阴界之门,成。

 

  酒吞再唤来首无,确认信件都已送到后,于门前盘腿而坐。

 

  不过一个日夜,收到信件的妖鬼们都陆续赶来了。妖鬼们的新世界,如此诱人的图景,就算是陷阱,也定会去踩踩看,更何况鬼王酒吞坐于此,那原本虚无缥缈的美景就更是仿佛近在咫尺。

 

  当第一个大妖踏入其中时,超乎酒吞预料的事情发生了。阴界那过于浓郁的灵力和阴气使得一切成为了可能。

 

  花鸟卷走下画卷,步步生花,绿意自她脚下蔓延开,阴界原本荒芜的土地顷刻间便是鸟语花香。

 

  紧接着,荒的神力带来了海,荒川游鱼摇曳之地有了江河湖泊,一目连一振袖便有了风,两面佛舞动锤降下了雷。而人类供奉他们所带来的信仰之力,则化作了千千万神社。

 

  妖鬼因执念而化,神因信仰而生,他们的身上的念在阴界的力量下化作了千万事物。现在的阴界和酒吞刚刚劈开时已是大不同,有了天地山川江河湖海。

 

  来客均是大喜,匆匆回去自己的领地,想要将自己的子民带来,独独大天狗留了下来。

 

  “人类蔑视妖鬼,视妖鬼为不详,你如今难道要不找而逃吗?!”大天狗呵斥道。

 

  “你战了,结果呢?和人类混在一起,被他带入了邪道,奴役小妖、屠戮人类。看看你自己,原本高尚清廉的大天狗,如今沾染了多少业?”

 

  “闭嘴,酒吞!你竟然敢对黑晴明大人不敬!这位大人的大义有多么伟大,你是不明白的!”

 

  “醒醒吧大天狗!区区人类,你居然唤他大人!本大爷是不明白,也不想明白那什么狗屁大义!你就看看你做了什么!”

 

  “那些都是为了大义必要的牺牲!我也很痛心,但那是不得已的!若是不让人类明白他们自身的愚蠢和自大,妖鬼将会一直被欺压!”大天狗捏住扇子的手隐隐鼓起了青筋。

 

  酒吞冷眼看着他这幅模样,“大天狗,本大爷刚刚答应那些家伙,他们的臣民迁来时,本大爷会牵制住人类,避免他们遭到阴阳师的袭击,而造成伤亡。这个牵制必然会动用武力,而你的友人,源博雅也在人类阵营中,若是不小心杀了他,那想必也是无可奈何的,必要的牺牲。”

 

  “你!博雅他……”大天狗先是大吼,后声音又低下来,咬着唇,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酒吞继续说,“大天狗,你身为大天狗受人供奉,来历正统,公正刚直。本大爷相信你前些时日所做,只是因为被荧惑了。你再好好想想,若是赞同本大爷的做法,就来助本大爷一臂之力吧。”说罢,酒吞起身就向山下走去,独留大天狗静坐雨原地,独自沉思。

 

  酒吞行至山下,闭眼,轻轻叫了声“茨木。”

 

  回应他的呼唤,茨木伴着狂暴的妖气行至酒吞身边。酒吞看着茨木一脸兴奋,闪着灼热光芒的金眸,伸手理了理茨木被风吹乱的头发。

 

  茨木握住酒吞替他理头发的手,拿脸蹭了蹭那温暖的掌心,“吾友,战力已经集结完毕,就等你一声令下了。”

 

  酒吞也不抽出手,向茨木说明了一下情况后吩咐道,“你攻入京都,大闹一番,闹的驻守京都的阴阳师束手无策。那样各地的阴阳师必定都会赶来守护京都,你再把所有阴阳师都牵制住。此战不求杀敌,拖住他们即可。” 

 

  “嗯”茨木点点头,闭着眼,将脸埋入酒吞的掌心。

 

  “荒川会引来洪水助你的,两面佛也会招来风雷。这仗虽然不易,但你的话,肯定是没问题的吧。”酒吞好笑的看茨木拿自己的手蹭的仿佛一只被呼噜了下巴毛的猫,一脸爽到了的表情。酒吞原本想纵容一下的,却感到手心一热,臭小鬼伸舌头了!他猛的抽出手,对着茨木就是一个脑瓜崩,“得寸进尺了小混蛋!”

 

  “疼!”茨木假意的交了声疼,又黏了上去,“吾友你鬼葫芦哪去了?”

 

  “支撑阴界之门去了。”酒吞没好气的回答他,把手在茨木衣襟上蹭了蹭。

 

  茨木眼睛一亮,“那吾友你现在是不是……”他突然喜滋滋的笑了,“揍不了我啊?”

 

  “哈?”

 

  酒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茨木一个冲撞扑倒了。然后茨木双腿一跨,就坐在了酒吞身上,笑的贼兮兮的去吻酒吞。酒吞因为震惊嘴唇微启,可茨木纵然做出这种事,也实在羞的很,只敢舔舔酒吞嘴唇,叼住他的唇瓣在那啜吸。

 

  酒吞回过神来就是满肚子火,偏偏茨木还在舔个没完。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茨木恰好坐在酒吞命根子上,两人下身穿的不多,茨木还扭来扭去,柔软的臀部一直蹭着那命根子。

 

  酒吞更火大了,怒火和邪火一起熊熊燃烧,他弓起双腿向前一顶,茨木被他顶的身形不稳,向前栽去。酒吞又扯住他的肩膀一用力,将茨木给掀了过来。两人顿时上下颠倒,酒吞曲起手指,啪啪啪,对着茨木的角狠弹记下,特意弹在脆弱的末枝和分叉处。

 

  “嗷!”茨木这次叫疼就是真的了,他抱着角缩成一团,控诉着酒吞的无情。

 

  “哼!臭小子,别说没有鬼葫芦,本大爷就是倒退百年照样能教训你!”酒吞出了口恶气,对着茨木洋洋得意道。

 

  “那是重点吗?!吾友你个蠢货!”茨木冲酒吞哭诉。

 

  “你小子都造反到骑大爷身上来了,这不是重点什么是?”酒吞反问他。

 

  茨木被他堵得没有话说,只能揉吧揉吧角站起来,闷闷说“我去京都的……”,走了没两步,茨木却折了回来,抬脚狠狠踢酒吞小腿,这一下毫不留情,酒吞感觉自己骨头都要裂了。

 

  “吾友你个笨蛋!!!”茨木踹了就跑,边跑边冲酒吞吼道。“大笨蛋!”跑远了,声音还隐隐传来。

 

  “嘶——”酒吞抱着小腿吸了口凉气,他觉得冤,好冤。

 

  总之,茨木算解决了,酒吞继续去下一站。

 

  “安倍晴明!本大爷如约解决了八岐大蛇的问题,现在轮到你实现承诺了。”酒吞一脚踢开门,屡造折腾的门终于轰隆一声倒了地。

 

  晴明迎出来,“不愧是鬼王,不过几日就平了乱,我答应的事自不会抵赖。只是前几日黑夜山不知被何人布了阵法,不知里面如何了,我实在担心的很,能否请鬼王待我去查看一番?”

 

  “哼!”酒吞冷哼一声,“本大爷先告诉你几件事,你再做决定不迟。”

 

  晴明后面的人也走出来了,和上次不同,这次只剩神乐。

 

  酒吞入了庭院,大大方方坐下,也不管他们听没听,自顾自说了起来,“本大爷请八岐大蛇打开了阴界之门,平定了里面狂暴的阴气,准备带走所有妖怪,入阴界。”

 

  短短几句话,这里面的含义却是巨大的。听者都倒吸了口凉气,半晌无声。

 

  晴明拿扇子敲打着自己的掌心,思考片刻问,“你说的可是真?”

 

  “绝无半句虚假。”

 

  “你对我说这些,是希望我做些什么呢?”

 

  “要将大量的妖鬼带入阴界必定会出现妖鬼白日横行的情况,届时人心惶惶,阴阳师大量出动去狩猎那些妖鬼,本大爷必定要规避那种情况。”

 

  “你是希望我祝你一臂之力吗?”晴明试探道。

 

  “不错!”酒吞冷哼一声,“本大爷希望你能把其他阴阳师的动向透露给我们,他们的战术、布下的局等等。”

 

  “你为何认为我会帮你呢?就算再如何同你们妖鬼亲近,我也是人类,自然会是以人类的利益优先。”

 

  “正是如此,倘若你不帮,这事我们还是要做的,无非是死伤更多罢了,无论是人类还是妖鬼。若是你帮了,我们的目的终归只是牵制住所有阴阳师而已,自然不会有不必要的杀生。”

 

  “威胁吗?”晴明停止了敲扇子的举动,温润的脸上露出了丝丝戾气。

 

  “哈哈哈,随你怎么想,本大爷只是把利害关系摆出来讲清楚罢了。”

 

  晴明又敲起了扇子,“我若不答应,你打算怎么做?”

 

  “本大爷承认你的强大,但本大爷也是不会输的!起码你在我们迁徙完成之前,别想从这庭院里踏出一步!”酒吞抱臂,笔直的背脊仿佛绝不会倒塌弯曲的天柱,一双桃花眼褪去了情丝,目若朗星,气宇轩昂,仿佛一个正意气风发的青年。

 

  不似买醉的失意人,不似大江山的长者,甚至不像成名已久的大鬼。在晴明面前的,是一个满身傲骨,发扬蹈厉的青年。他壮志凌云,不畏将来,心系魑魅魍魉妖鬼众族,只想放手一搏,成王败寇就此一举,他是少年鬼王!

 

  酒吞气势熏灼,直压向晴明,晴明也不自主的停止脊背,虽没有被酒吞磅礴的气势所淹没,但他语气中的豪情感染了晴明,就算不是如此,晴明也是要答应的。

 

  “没办法,我就答应你吧,希望你也遵守你的承若,没有不必要的杀戮。”

 

  “痛快!”酒吞大声叫好,“事不宜迟,你现在就立下誓约吧。”

 

  “誓约?为何?”

 

  “当然是怕你反悔,这人世没了妖怪意味着什么,不用本大爷说,你也清楚吧。”

 

  晴明抿了抿唇,“意味着阴阳师会无用武之地……”

 

  “没错!这意味着你们阴阳师再无用武之地,名誉地位金钱都会随着妖鬼的消失而一起消失。”

 

  “所以才怕我反悔,要我立下誓言吗?”

 

  “你既然是真的决定帮我们,立誓又如何?”

 

  “既然都已经答应了,我就展现出自己的诚意吧。这关乎人世安危的份上,我便立誓让你安心。但你同样要立誓,你在鬼王位上一日,就要保人世一日不受妖鬼侵害。”

 

  说罢,晴明以血为墨,凭空书写着誓约。赌上他的灵魂和力量,助妖鬼们成功迁徙。

 

  酒吞也不废话,以酒代墨,同样凭空书写着誓约。以他灵肉起誓,绝不侵害人世。

 

  几日后,罗生门豪鬼,茨木童子突然带万鬼攻到京都门下。妖鬼们来势汹汹,士气高昂,杀声震天,裹挟着腥风血雨杀到京都城外。城外拂晓风起,残月将落,城下魑魅魍魉舞起三首六臂,露出青面獠牙,嘶吼着咆哮着,欲踏平京都。

 

  顿时,京都烽火四起,城内所剩寥寥的居民也窜入屋中,抱着神像、佛像,首次那么虔诚的祈祷着。阴阳师们奔跑着,加固京都摇摇欲坠的结界,拼命想挡住妖鬼们的步伐。散于各地的阴阳师和高僧都被召集到京都,势要包围京都,平定妖鬼,重还这个时代一个平安盛世。

 

  妖鬼们徘徊于京都城外,掠夺村庄,喝酒吃肉,大摆宴席,好不痛快。阴阳师们屡屡的进攻都仿佛提前被知晓一般,皆是被避过不说,还能再轻松戏耍阴阳师们一番。几次下来,城内的阴阳师们皆是疲惫不堪,旷日持久的两军对垒,虽无死者但伤着无数。

 

  这在被困于京都皇城的大名们眼里仿佛一个耻辱柱,更是对自身性命极大的威胁。阴阳师和高僧的召集在贵族和皇权威视下,无比迅速的完成了集结。

 

  武士们也拔刀相助,高喊人定胜天,斩尽妖魔鬼怪。源赖光大将拿出大江山退治时的战利品——酒吞童子的头颅,将那头颅高悬于城门,大喝进犯者下场当如此。

 

  却不料城下妖怪发出阵阵嚯嚯笑声,利齿獠牙的摩擦声刺耳且尖锐,源赖光大将惊的拽紧刀身,大骂妖怪薄情寡义,有违天伦,当诛!

 

  阴阳师们为武将们加持,金戈铁马,手持干戈,两军对仗,兵戎相见。茨木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霎时下起了倾盆大雨。茨木一马当先,蓬头赤脚顶着狂风暴雨,如一把沁着血的利刃刺向敌军。

 

  他化身为绝世神兵,地狱之手破开冥界现身人世,以势不可挡之势抓向敌军,符咒和兵器在这绝对力量下都不值一提。

 

  茨木高吼着为吾主吾王吾爱献上胜利,碾碎人类,妖鬼的世道要来了,皆惊呼酒吞童子的名号吧!

 

  源赖光大喝,“区区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恶鬼,我们人类又岂会败?!你茨木童子来复仇,我就让你的头颅也悬于城门,同那酒吞童子做个伴吧!”说罢刀上付丧神现身,神刀光芒大方,以千钧之势斩向茨木。

 

  茨木放声狂笑,黑炎在他手上熊熊燃烧,那要烧尽一切的业火在他手中凝成一个球,灼热到令人感到寒冷的黑炎被他向源赖光掷出去。

 

  源赖光手持童子切脚扎根与地,手稳如泰山,挥刀而下。散发着恐怖力量的黑炎被他一刀两半,随即爆烈开来,风压炸开,黑色的火舌窜向四方,所过之处万物焚尽。

 

  源赖光直视茨木,目光如炬,视线丝毫不曾偏移,他刀尖直指茨木,气势如虹,仿佛刀已经刺穿茨木的心脏。

 

  “好!不愧是四天王第一,当真是不负盛名!就让我好好享受吧!”茨木高举断臂,看了方才的战斗,源赖光知道,这是地狱之手再一次现世的征兆。他身体紧绷,屏气敛息,怒目圆睁,高举武士刀,刀刃嗡鸣,欲劈开天地,斩落恶鬼头颅。

 

  “茨木。”不知何时出现在战场上的红发男人轻轻呼唤了一声,声音虽轻,但却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源赖光赫然发现刚刚还激荡着战意,浑身煞气的茨木童子瞬间褪去了锋芒,如宝刀收鞘。那恶鬼散了戾气,眉花眼笑,仿佛那一声呼唤从一个豪鬼身体里剥出了一个稚童。但那稚童金眸里含笑含俏含娇,水遮雾绕地,魅意荡漾,竟似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子在看意中人,即使抿紧了嘴唇也挡不住爱意从目光流淌而出,羞得红了耳尖。

 

  “挚友!”茨木欢呼着,将还紧绷着身体的敌人抛于脑后,小跑至酒吞身边,眉眼里的喜爱催催生辉,想往酒吞身边凑,又碍于一身血污,没有贴近。

 

  酒吞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干得好,果然交给你是没错的。”然后他又环视一圈战场,高声道,“众妖鬼听令,你们已圆满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干得好!这次战役目的已达到,无需再与人类纠缠,归山去!”


  人类一听,哪肯在吃了大亏的情况下就这么放走妖鬼,号角鼓声仿佛惊雷,人类嘶吼着向妖鬼们杀去。酒吞不动,只看茨木再次召唤出地狱之手,在两军对阵中央虚空一抓,爆裂开来的风压逼得人类大军倒退两步,妖鬼们则乘着风,迅速的撤退着。

 

  就是血汗宝马都是追不上妖鬼的,只一瞬间的阻拦,妖鬼们就已撤离出数千米远。酒吞看着呲目欲裂的武士们,嘴角勾起,抬手朝悬于门上的头颅一指,障眼法散去,那头颅现出了真面目,只是区区一个猴子脑袋,歪牙咧齿,笑的分外嘲讽。

 

  下一瞬浓雾弥漫,妖鬼们隐入其中,再也不见。


===================================

趴在酒吞床下碎碎念:这次更新有点慢,但我写的多啊!这章有八千+,写的我肝都吐出来了,想再修修文,但我肝都吐出来了,实在没肝可用了……

评论 ( 8 )
热度 (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