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拾陆章

第拾陆章

  酒吞留在了黑夜山,他和八岐大蛇合力在黑夜山布置了阵法,将瘴气阴气全部封在了黑夜山境内,于是黑夜山境内除了妖怪,再无活人,京都也安宁了不少。他又找了个空了的宅邸住了进去,整天天埋头写着些什么,大江山的妖怪被他一批又一批的叫了过来,吩咐了一番后,就四下散去了。

  茨木急的抓耳挠腮,想帮上酒吞的忙,但酒吞什么都不说,于是他就去问八岐大蛇。结果八岐大蛇摆摆手,表示没酒了。茨木一咬牙,拿出不少原本准备给酒吞的酒孝敬给他老人家,但还是一个字都没撬出来,气的茨木只想拿酒罐给他开瓢。但八岐大蛇偶尔会提到一两句酒吞小时候,就又勾的茨木不停给他敬酒置办下酒菜。

  不过几日,八岐大蛇就把茨木藏在京都的好酒都骗了个干净,但茨木堪堪知道酒吞生为神子,儿时备受尊崇,曾在越后寺修行,最后因众多女子对他爱而不得,郁郁而终,姑娘们的怨念缠上酒吞,让他化为鬼。但八岐大蛇又补充了一句,化鬼是酒吞自己说的,那小子的话不能尽信,信个大概就行了,这就相当于还是不明白酒吞化鬼的理由。

  茨木眼见酒没了,想知道的还是不知道,那个悔恨啊,还想再问问,八岐大蛇却眼睛一闭,睡去了。又气又恼,气的是自己禁不住八岐大蛇的勾引,又恼这蛇怪真和挚友一个模样,都爱戏弄人。但酒吞捉弄他,他乐意,他开心,可他人就另说了。

  其实这也不怨八岐大蛇,他对自己的儿子也不是很了解,一直都是由他母亲家养着,直到后来化鬼,父子才见过几面。父子都嗜酒,每天一起喝,谈酒谈酿酒。直到有一日,酒吞说阴气逐渐强盛,但这强盛更像回光返照,说他看到了人治时代的到来,问八岐大蛇妖鬼会走向何方呢。

  八岐大蛇答不出来,他身为邪神他给人们带来天灾,天灾又岂会考虑这些?他又活的太久了,人神鬼在他眼里没了分别,人长存也好,妖鬼横行也罢,与他而言,没有分别的。

  八岐大蛇清楚的记得,酒吞听了之后不说话,只眺望着远方,看似宁静致远,目光却是晦暗的。那表情不像妖不似鬼,反而像是静看世间疾苦的佛。

  第二日,酒吞就卷了八岐大蛇所有御魂,消失无踪。八岐大蛇气的暴跳如雷,却也没有追上去,他想,就当做儿子的成年礼吧,他终究是要干点什么的。再没多久,他就被寄宿到他妻子家里,被他妻子家人撺掇而来的须佐之男给下套封印了,直到现在再相见。

  八岐大蛇掀起眼皮,看了看对酒吞房间探头探脑的茨木。不禁感叹这小子也是有趣,看样子酒吞还没接受他,却在第一次见面叫了爸爸,再看酒吞无动于衷的样子,想必是平日里就纵容的厉害。再又听侍奉的小妖说他性情好,从不为难人,不禁心里冷笑,这鬼子哪是性情好,怕是根本不把人看在眼里,谁会去为难路边的小石子呢。

  “彭”的一声,茨木死盯着的那扇门打开了,酒吞在里面足足待了两日,不眠不休,这会终于出来了。

  “吾友!辛苦你了!结束了吗?”茨木急忙迎了上去。

  酒吞完全不见疲态,相反精神很好。他扫了一眼满地的酒坛,心下了然,对着八岐大蛇说“你也是下得了手,诓茨木这么多酒。”

  “我可不是诓,是他自己孝敬我的。”八岐大蛇摇摇酒馆。

  酒吞也不再追问,盘腿坐下,也捞了一罐酒喝了起来。茨木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他试图干什么被酒吞一眼看破,这让他有点不好意思,所幸酒吞不追究,他也就在酒吞旁坐下,陪着他喝。

  茨木酒量也算好的,但什么人能喝过这对父子啊,酒吞和八岐大蛇还清醒的很,茨木就已经趴下了,他手里拽着酒吞的衣服,脑袋枕在酒吞肩上睡的香甜。他的鼻息抚过酒吞的脖颈,白发蹭着酒吞的下巴,挠的酒吞痒痒的。木角更是硌着酒吞的脑袋,让酒吞被迫歪了头。

  酒吞叹息一声,放了酒杯,去摆弄茨木的睡姿。这时候的茨木是撕不下来的,若是扯的很了,就算醉的厉害,茨木也会挣扎着醒来。酒吞深知这点,就只调整了茨木的脑袋,再将他双腿伸直,让他侧身靠在自己怀里。

  八岐大蛇默默的看着这一切,问酒吞“为何不答应他?”

  酒吞被问的一愣,低头看了看在睡梦里笑的傻气的茨木,笑着答道“原本是真没这个意思的,本大爷捡到的妖鬼多了去了,捡到他也不过是和以前一样,一时兴起。”

  “那你捡到的其他妖鬼呢?除了这家伙我可再没见过其他的了。”

  “都在大江山,前几日来的妖鬼里有好几个都是本大爷捡回来的。但这家伙……”酒吞揉了揉茨木柔软的白发,“我捡到他的时候,小小的,个头还不到本大爷腰高。当时大江山还不安定,每次退敌,他都冲在前面。那么小,却凶狠的不像话。大胜之后问他要什么奖赏,你知道他要什么吗?”酒吞回忆着,笑了起来。

  八岐大蛇顺着酒吞的话问道,“要什么?”

  “他要本大爷摸摸他的脑袋哈哈哈”酒吞笑的无奈,“怎么有妖鬼那么蠢的,满身伤痕,伤口还在滴血,就在大殿上红着脸,要本大爷摸摸他脑袋。哈,真是蠢透了,四熊现今还在拿这事笑话他。”

  “所以呢,你就摸了他?”

  “本大爷当时以为是什么圈套或新的讨好方式,不过话都说出口了,就得履行,本大爷就摸了他的脑袋。”酒吞看着怀里的茨木,又顺了顺他的头发。“当时真的是被震惊到了啊,居然会有人因为摸摸头那么开心的,那傻笑和发亮的眼睛,真是永难忘怀啊。”

  “然后呢?”八岐大蛇被勾起了兴趣。

  “然后本大爷就知道了,这颗真心我得好好捧着,掉了就没第二颗,伤了热血会烫我一身。”

  “那你就答应嘛,还磨蹭什么。”

  “原本是真没那个心思的,就想着教教他,一起征战喝酒,谈天说地。”

  “这小子可不像是只想和你谈天说地啊,他是想和你谈情说爱吧。”八岐大蛇调侃着自家儿子。

  “是啊,本大爷也意识到了,但这小子厉害啊,你给他一分他求两分,你退一步他进两步。本大爷念他一片真心,也不好斥责,竟让他这么一步步给逼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居然被自己养大的狼崽子咬住了。”八岐大蛇幸灾乐祸的笑道,“再说说吧,还发生过什么。”

  “还有啊……”酒吞思付一下,“还有就是本大爷曾喜欢上了一个绝美的女人,女人我就不多说了,没什么意思。那女人爱的不是我,本大爷头次受挫,就买了阵子醉。这小子啊,本大爷可是第一次失恋,他都不让我清净一会,每天每天就在我耳根子边念,嘴里说着说什么不能为了女人堕落,可那醋劲隔着十里地都能闻见。”

  “呵呵呵呵”八岐大蛇低低笑着,看酒吞给茨木拢了拢睡散开的衣服。

  “本大爷能怎么办,本大爷也很绝望啊,只能跑啊,但跑哪儿都能被他找到。用血画了阵都拦不住他,最后如你所见,还是被他给提溜了回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八岐大蛇狂笑着,“绝了,绝了,真是绝了哈哈哈哈”笑得酒盏都拿不稳,洒出去大半。

  酒吞皱着眉看八岐大蛇狂笑,不满的摆摆手,“你继续笑吧,本大爷带这家伙回屋,自己也要休息了。”

  八岐大蛇也摆摆手,在酒吞起身后叫住了他,“儿啊,虽然烦了点,傻了点,但是个良人。”

  酒吞抱着茨木笑道“不用你说。”

  “没良心的小兔崽子!”八岐大蛇骂道。

  茨木依旧在酒吞怀里睡的沉,没听到这段会让他欣喜若狂的对话。

评论 ( 12 )
热度 ( 104 )
  1. ICE-Poison酿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