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拾肆章

第拾肆章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个好的早晨可以开启美好的一日,当然,这道理在妖鬼中是不存在的。

 

  酒吞一睁眼就看见眼角余光里的白毛,胸口沉重,脖子边横着个凶器。酒吞都不用确认就知道,肯定是茨木又枕他胸口上来了,角还卡在他颈侧。

 

  被子下茨木半个身子枕在酒吞身上,一条腿伸直一条腿曲起,缠上了酒吞的双腿。肚皮紧贴酒吞的腰侧,胸口压着酒吞的肋骨处,脑袋则枕在胸口上。

 

  酒吞稍微撑起身子去看,臭小子睡得正酣,嘴角还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酒吞一想到自己被这沉的要死的家伙压着睡了一晚,这家伙还睡得这么幸福,酒吞恨不得立马把茨木掀下床。于是他伸出手……捏住了茨木的鼻子。

 

   没一会,茨木皱皱眉,张开了嘴,用嘴呼吸继续睡。而且由于张开嘴,嘴角那亮晶晶的东西有打湿酒吞衣裳的趋势。

 

   酒吞见状急忙曲起手指,狠弹了一下茨木的角。茨木发出一声呜咽,伸手去摸自己的角。

 

  “给本大爷起来!”

 

  茨木抬起脸,睁着迷瞪的眼,半晌才反应过来,“吾友早上好”刚说完脑袋又耸拉了下去“再一会会。”

 

  酒吞也不再催,半盏茶不到的工夫,茨木动了起来,嘴里发出“唔恩嗯嗯”的声音,身体扭动着,脑袋蹭着酒吞的胸口,再猛地一撑身体,脑袋往上一移。茨木的脸就占据了酒吞真个视野,“吾友早上好~!”精神满满的声音,金色的眼里闪耀着愉快的光芒。

 

  这就是新的一日的开始了。

 

  两人在吃早饭的过程中,茨木向酒吞询问了退治一事,酒吞讲完才发现事情不妙。

 

  “糟糕!”酒吞脸色一变。

 

  “怎么了吾友?什么事糟糕?吾这就替你扫平障碍!”茨木拍桌而起,战意满满。

 

  “本大爷把首无的脑袋忘了……”酒吞面色不好的说。

 

  “……哈?”茨木觉得自己可能没听清。

 

  “刚刚不说了吗,本大爷让他演鬼王,他脑袋就被砍了,让人类带回去了。这事是本大爷亲自吩咐的,没和他人说,就也没人去接他脑袋回来。眼下这会,他脑袋估计还在人类宅邸呢。”酒吞掩面道。

 

  茨木恍然大悟道,“难怪昨日晚看见一个没头的首无在院外呢!”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酒吞急忙起身,果真在茨木的带路下,在院落外看到一个没头的首无。

 

  “嗯……”酒吞沉吟,首无小小的个子抱着腿蹲墙角的样子让他颇有罪恶感。酒吞决定不去打扰他,赶紧把头找回来,再装作很忙的样子,决计不提忘记了的事。

 

  两鬼一路疾驰,没一会便到了京都。眼前的京和平日里安宁和煦的模样大相径庭,浓重的瘴气包裹着平安京,再仔细嗅去,空气中还有丝丝血腥气。

 

  两鬼熟练的化作人身,入了平安京,只是不知茨木是出于什么心思,竟化作了女儿身。茨木化作的女人可真真是绝色,容姿晶莹如玉,如新月清辉、花树堆雪,一双美眸顾盼生情,含情脉脉的凝视着酒吞。

 

  酒吞看起来无动于衷,继续往前走。茨木快步跟上,拿左手去握酒吞的右手,不同与鬼手的纤纤玉指挤进酒吞的指缝,与他十指相扣。酒吞不去阻止,任茨木握着,甚至为了配合茨木的女身而放慢了步子。

 

  茨木抬起化出来的右手,拿宽大的衣袂掩面,抿嘴偷笑。

 

  在这死气沉沉的平安京,两鬼却仿佛游园一般,走的悠闲又惬意。仿佛他们路经之处有的不是枯萎的歪脖子树,而是满树繁花的樱桃,脚下也不是青石板,而是开的正灿烂的春花。在这充斥着瘴气与血腥的平安京,独独他们身边是鸟语花香。

 

  这反差引得人们频频侧目,檀郎谢女看起来般配又美好。但是俩鬼似乎好看的过头了点,纵使两人手牵手走在街上,来自女性的媚眼和男人的打量都没断过。

 

  但美人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们,而女人们的媚眼都被美人挡了回去,她金眸冷冷一扫,阴郁而带有杀气的眼刀将围观女人们刺的落荒而逃。

 

  酒吞看女人们匆匆走掉后,茨木昂首一副得意的模样,好笑的捏捏手中的玉手。茨木陡的脸一红,低下头,一副小女人的姿态,还掩面斜眸偷看酒吞。

 

  酒吞觉得越发好玩了,这小子平时一副日天日地的模样,自以为瞒着自己不知道挑了多少山头,如今在这装大家闺秀,这反差的酒吞只想笑,还有想玩。

 

  “看小娘子面色泛红,可是累了?”酒吞捧着茨木的手,一双漾着春水的紫眸凝望着茨木。

 

  茨木脸泛桃花,一双杏眸水润润的,檀口轻启,一副惊着了的样子,“无事,只是与郎君这般优秀的人走在一起,小女子过于开心,便忍不住红了脸。”

 

  “能与小娘子这般貌美的仙女结伴同行,才是在下的荣幸啊”酒吞的声音低沉又温柔,他捻起茨木的一缕白发,继续说“这如新雪一般的秀发,实在是美极,衬得小娘子如天仙下凡一般。”

 

  茨木捏住酒吞的衣袖,耳根子都红透了,张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酒吞继续,曲起食指刮了一下茨木的脸颊,“还有这肌肤、这脖颈”酒吞把茨木的手置于唇边,继续说“当真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啊。”

 

  酒吞说话间,鼻息拂过茨木的手,茨木只觉得一阵战栗从手上炸开,直冲他脑门,瞬间脑袋就不好使了。

 

  酒吞就这么夸了一路,等到了源赖光府邸的附近,茨木已经整个鬼都整都晕乎乎的了,脸从脖子红到耳根,红的像要滴血一般。

 

  “本大爷去去就回。”酒吞抱着茨木的腰,将他带入一个小巷,又冲茨木熟练的抛了个媚眼,眨眼就不见了。

 

  茨木还没反应过来,他捂着胸口,防止已经蹦到喉咙口的心脏一不小心给自己吐出来了。温暖的带着酒香的气息从茨木身边散开后,他才渐渐回神。他瘫倒在墙边,拿脸去贴冰冷的墙面,试图给自己降温。

 

  “啊……不行了……”茨木掩面,喃喃自语。

 

  还没等茨木降温完毕,酒吞就夹着个布包重新出现在茨木面前,他向茨木伸出手,笑道“小娘子怎么倒在这里?可是腿发软走不动了?需要在下载你一程吗?”

 

  茨木看着酒吞,不动弹。

 

  酒吞继续笑,他生的风流倜傥、英姿潇洒,一双上挑的桃花眼勾的人神魂颠倒,如今眉眼带笑,更是勾人摄魄,就是神佛都挡不住,“也是,不该让这位天仙玉足点地的,在下……”

 

  酒吞还没说完,茨木左手快如闪电,在酒吞面前竖起了手掌。

 

  酒吞愣了一下,困惑的一歪脑袋,越过手掌看向茨木。

 

  只见茨木以手遮面,脑袋埋进了衣服里。“停停停吾友!”他喘了几口气平复情绪,“你不要再说了,我扛不住了,虽然很高兴,嗯……太高兴,实在是扛不住了……”茨木说道后面声音越发的小了,整张脸都埋进了衣袖里。

 

  酒吞低低笑了两声,也没再逗他,抓住茨木的手将他拉了起来。茨木却突然无故的脚下一软,向前倒去。

 

  酒吞忙伸手去接,茨木就倒进了酒吞的怀里。茨木再一伸手抱住了酒吞的腰,脸埋进酒吞的胸口,只露出红红的耳朵。

 

  酒吞无奈的看着埋在自己胸口的茨木,也不推,反倒去整理茨木乱了点的头发。

 

  “最爱的酒吞童子。”酒吞怀里传来茨木闷闷的声音。

 

  “嗯。”酒吞应了一声,继续和那复杂的发型搏斗。

 

  “最爱的最爱的最爱的……”茨木手臂收紧,不停的重复着。

 

  “糟,你头发本大爷弄不回来了。”酒吞看着在他手下变得越来越乱的头发,有点为难。

 

  “吾友弄的,怎样都好看。”茨木不甚介意,脸颊贴着酒吞胸口,享受着酒吞的体温。

 

  酒吞看着茨木乱糟糟的头发,想着也不能让她这么个形象走在街上吧,但自己又不会盘发。他想了会,干脆将茨木的发型全数拆了,拿手指将那头白发捋顺。再调动妖力,只见血红色的妖力凝于指尖,眨眼间成了朵月季。酒吞撩起茨木一侧的发丝,将那朵月季插在耳鬓处。

 

  茨木抬眸去看酒吞,月季绮丽多姿,可茨木的女形人比花娇,那姿容不仅没有被艳色的月季压住,反倒被衬得越发绰约多姿。

 

  饶是酒吞阅人无数,也不禁心动了一下,他不由想到茨木本体的红木金角,怕是和这月季更搭吧。

  

  “好了好了,走吧,还有事呢。”酒吞定定心神,拍拍茨木的背道。

 

  “好的吾友!”茨木一拨头发,眉眼一弯冲酒吞笑道。恰恰好一束阳光打在茨木的脸侧,金色的眸子就融化在阳光里,散出阵阵香甜,甜的酒吞都愣住了。

 

  等酒吞回神过来立马转头不再去看茨木,暗骂自己不坚定,就算只一瞬间,可怎么能被茨木那臭小鬼的美色给诱惑了。

 

  茨木没注意到酒吞的不自在,挽住酒吞的手,两鬼如来时一般惬意的离开了源赖光宅邸附近。

 

  他们在路上碰到了般若,拜托般若将首无的脑袋送回去。

 

  般若调皮,扯着酒吞另一边的手臂,故意柔弱无骨般的贴着酒吞,嘴里撒娇的嚷着“哎呀,可我累了嘛,大人可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看我这么漂亮,也不怜惜一下我嘛。”说着撅起嘴,湿漉漉的金眸冲酒吞眨了眨,可爱极了。

 

  茨木气的手下发力,险些捏断酒吞的手骨,瞳孔危险的竖成了条缝,恨不得现在就把般若摁在地上打。

 

  酒吞也不恼,搂上茨木的腰,冲般若道“可你看啊,本大爷身边有这么好看的小娘子,我怎能辜负她,去怜惜你呢?”

 

  “哼!”般若气鼓鼓的甩掉酒吞的手臂,“我才是最可爱的!”

 

  “是是是,你最可爱”酒吞故意顿了一下,又补充到,“我家小娘子是漂亮。”

 

  茨木闻言得意的冲般若一咧嘴,獠牙闪着寒光。般若也不带怕的,回敬了个鬼脸,舌头伸老长,还翻了个白眼。

 

  酒吞仿佛没看见他们的战火,把手里的布包递给般若,“里面有首无的脑袋和一些点心,你拿回去后和首无一起吃吧。”

 

  般若接过布包,他不敢相信这总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鬼王大人居然把人家脑袋和点心包一块,哪怕有分开包也……但他随即又问道“好吃吗?”

 

  “好吃的,本大爷保证。”说着拍拍般若的肩,挽着茨木继续往前走。

 

  “大王!”般若又出声叫住了酒吞,“最近有点乱,不知为何不少妖怪都发了狂,大王你可要小心点啊。”

 

   酒吞摆摆手,表示知道了。

 

  “吾友,干嘛总要惯着那些小妖,直接命令他们去做不就好了吗?!”茨木对酒吞这种做法不解的很,忍不住问了出来。

 

  “如果本大爷用命令用力量驱使他们,可还会有刚刚的关心?”

 

  “吾友力量强横,举世无双,区区提醒和关怀,吾友哪用得着!”茨木决计不信酒吞是为了区区温情这么做的。

 

  “茨木,如若本大爷力量衰败或世间出现比本大爷更强大睿智的,你当如何?”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茨木斩钉截铁,不带一丝犹豫。

 

  “举个例子而已。”酒吞拍拍茨木脑袋,让他别那么激动。

 

  “那我也会一直跟随吾友,吾友便是我心之所向,身之所往!”茨木语气里有掩不住的狂热。

 

  “你可想过为何?”酒吞循循善诱。

 

  “因为吾友是酒吞童子!酒吞童子是吾友!”

 

  酒吞低笑出声,也不再引导茨木,直接说出了答案,“因为你心系于我。”酒吞嘴角带笑,目光望向万古千秋,“与人类不同,妖鬼都是自由的。天大地大何处都可去得,不必拘泥于一方。化鬼的理由又不尽相同,更是没有群体的概念。唯有以情系之,放才能聚起来。”

 

  茨木看着酒吞,酒吞收回目光,低头望向他,绛紫色的眸子温柔的能溺死茨木。

 

  “用力量去压迫只能是暂时的,以德服人,心悦诚服;以情聚人,收离聚散。”

 


==============================

趴在酒吞床下碎碎念:这章讲的差不多就是茨木试图撩酒吞,结果反被撩了。试图套路酒吞,结果自己栽了。茨木被酒吞的情话暴击扣了一万点血,已经是个废茨了。

至于酒吞嘛……他没扣血,扣了攻略条的上限,就是看着攻略条还是满的,仿佛一点都没被攻略,其实……就像血条,1000点血和100点看起来一样多,但实际上差别大了哈哈哈哈


关于修文,废掉的文稿比我想象的少一些,才两万字不到。文依旧没修改就发上来了,待会再看看有没有错别字吧……
总觉自己写的东西特别羞耻,有种不忍再看的感觉……我到底在干嘛啊……我大概是第一个这么写酒吞的……有点慌又有点开心……呜哇哇哇哇

评论 ( 14 )
热度 (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