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拾叁章

第拾叁章

 

  鬼王殿的后院的凉亭里,茨木和酒吞正在对酌。

 

  “茨木啊……你说本大爷今晚睡哪?”酒吞撑着脑袋满脸愁容。

 

  要说堂堂鬼王为什么会没地方睡,造成这个状况的原因,还得从酒吞出去找红叶之后,仍是没有赶上晚餐说起。

 

  酒吞回来就看见茨木对着两张卓袱台,上面放着已经冷掉的饭食,想必是已等候多时了。酒吞心道不妙,只见茨木眼皮一翻,一双阴森森的金色眸子就盯上了他。酒吞看着仿佛化成实体的怨气向他缠来,不禁出了点冷汗。最后茨木唤来下人,将饭食重新热过后,两人度过了一段难得安静的进餐时间。可酒吞被不说话的茨木吓得够呛,他觉得自己明明自己没干任何亏心事,偏偏心虚的要死。

 

  就在酒吞好不容易熬过晚餐时间,打算洗澡睡觉,结束这一天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鬼王殿的房间已经被茨木拆了,其他的房间也突然住满了。

 

  原本酒吞打算随便抢一个房间的,但他刚拉开一个房间的拉门,里面的小妖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地,从“鬼王大人饶命”到“能住在鬼王殿一日是小的们一生的荣幸”,求饶到讨好都说了一遍。茨木还在一旁说着“吾友万万不能住这些小妖玷污过的地方!简直脏了你的身!”之类的。

 

   至此,酒吞已经彻底明白又是茨木的小把戏了。也明白了,如果不顺毛摸,这闹别扭的规模怕是会更大。所以酒吞按茨木的剧本走,放弃了房间,待在凉亭里和茨木一边喝酒一边感叹没地方睡。

 

  “吾友回自己的私人宅邸怎么样?”茨木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道。

 

  “…………”酒吞闭嘴了,默默灌酒。

 

  酒吞的私人宅邸,据说没有任何人知道到底在哪。但其实也没有那么神秘,里面只是存放了酒吞的藏酒和他喜爱的酒具。酒吞坚持无论谁知道都行,但茨木绝对不能知道这一点,死守着他这最后的净土。要知道,茨木讨厌酒吞醉酒,他若是知道了宅邸的位置,再一看满屋子的酒和酒具,不想办法找借口拆个彻底才怪。

 

  去不了自己的宅邸,鬼王殿也没法住,那就只有……

 

  “那就去你的宅邸吧”酒吞扶额无奈道。

 

  “吾友要去么!我真是太荣幸了!现在就走吧!”茨木刷的一下起身,两眼放光看着酒吞。看来这就是正确选项了,终于猜对茨木想干嘛的酒吞,如了茨木的愿,来到了茨木的宅邸。

 

  不得不说茨木的宅邸打理相当好,屋子干净整洁,东西摆放的井井有条。后院还有一眼温泉,而酒吞和茨木正在里面泡着。其实酒吞原本想一个人泡或者不泡的,但偏偏在茨木的坚持下,还是变成了两人共浴。

 

  “咕噜噜噜”茨木把鼻子以下埋进水里,咕噜咕噜的吐着气泡,一双金眸圆溜溜的盯着酒吞。

 

  酒吞双臂撑着靠在池壁上,好笑的看着茨木以自己为中心在水里平移着。

 

  “噗哈!”茨木猛地钻出水面,“不愧是吾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这么完美!”

 

  “本大爷可不是展品”这么说着的酒吞,依旧丝毫不介意的让茨木继续盯着自己健硕的胸肌和有力的双臂。

 

   茨木再次潜了下去,露着一双眼,支棱着两只角靠近酒吞。酒吞觉得他这样子实在是好玩,不由伸出手揉了揉那头白发。茨木眯着眼,面前的气泡冒的更多了,一副享受的样子。

酒吞玩心大起,收回手,在茨木还没反应过来时,拿起漂浮在温泉里的托盘,直接放在了茨木头上,托盘恰恰好卡在了茨木两角之间。

 

   茨木眼睛睁大,眼球上翻看了看托架,又望向酒吞,一脸不解。酒吞却没有停手,把原本搁在源泉边上的小酒壶和酒杯依次往上放着。

 

  “吾友,我可不是托架啊!”茨木把嘴巴浮出水面,向酒吞抗议。

 

  “嗯嗯,本大爷知道”这么说着酒吞却没有停手,直到他把手边的东西全部摞上去“好了,转个身,不许弄翻了。”

 

  “吾友,老喝酒不好,更何况是拿我做托盘!”嘴里这么说,茨木却乖乖的转了个身,动作轻柔,放在托盘上的东西一样都没倒。

 

  酒吞倾身,伸手揽住茨木的腰,将他拉近身背靠自己左侧坐好。其实托盘放茨木脑袋上之后高了,用起来不便,但酒吞依旧用的很开心。他右手拿东西,左手像挠猫一样挠着茨木的面甲。看茨木爽的直抖,却担心东西掉下来不得不抑制颤抖,导致腿难耐的蹬着。

 

  “啊……哈……那里不行,好痒,好舒服,啊啊,哈……”茨木忍不住略微抬头,头顶酒具发出碰撞声,茨木立即停了动作。

 

   酒吞见状恶劣的挠的更厉害,挠茨木哪他反应更大,酒吞可是知晓的清楚。他指头灵活的划过茨木的脖颈,抠挠皮肤与面甲的交界处。另一只手也上阵,搓着茨木的角,故意在分叉处磨蹭着。

 

   “不……不行了,吾友快住手……啊……哈哈哈哈哈”茨木忍不住笑出声,浑身打了个颤,酒具滑落,掉入温泉中。

 

   酒吞笑的开心,手上更是不停,大手挪到了茨木的腰和咯吱窝,挠着茨木的痒。茨木怕痒,被酒吞一挠,哪里还顾得上托盘。茨木左手制住酒吞的左手,但没有右手,没法制住酒吞的右手,那右手便到处作怪,挠的茨木身体扭动着,胡乱的扑腾。

 

  “哈哈哈哈,吾友快住手,真的好痒,不行不行哈哈哈哈。”茨木一边笑一边向酒吞讨饶。

 

  酒吞完全不听,茨木的柔软的腹部为了躲避酒吞的作怪的手被他吸了进去,但没挠两下就受不住痒,重新鼓了出来,因为止不住的笑而不停的起伏着。

 

  茨木身上虽有肌肉,但肌肉外一层皮肉非常绵软,手感极好,酒吞挠的上瘾,一没注意,茨木屁股一滑,人沉了下去。水面没过正在笑的口鼻,当即把茨木呛了个正着。

 

  酒吞见状急忙手一拖茨木脑袋,让他浮出了水面,再一搂茨木的腰让他坐了起来。

 

  呛水没有看起来严重,茨木咳了没两下,就好了。他侧头一看,一双紫眸盯着他,眉头微微蹙起,一句“没事吗?”就写在眼里。

 

  茨木心头一甜,笑着去吻酒吞,只蹭到了一下酒吞就挪开了脑袋。

 

  酒吞也没说什么,薅了一把茨木的头发,将漂浮在水面的酒具捡起放到手边的岸上。

 

  茨木待酒吞做完这一切,非常自然的窝在酒吞的臂弯里,把酒吞当做靠垫,左手去捏酒吞的左手,掰弄着那修长的手指。

 

  酒吞也不阻止他,看着他眼睛眯起,天生带笑的嘴唇看起来笑的更甜了,问了个长久以来的疑问,“茨木,你是不是傻?”

 

  “哈?!”茨木怎么也没想到酒吞会这么问。

 

  酒吞继续说,“你也是威名远扬的大鬼了,或自立为王或为霸一方或行走天下,岂不快哉?为何偏偏要屈居本大爷之下,做个二把手?还偏偏领财宝都不要。”

 

  却不料茨木突然恼怒起来,狠狠甩开酒吞的手,大骂道“吾友你才是个傻的!”

 

  说罢愤愤离去,独留酒吞愣在温泉中。

 

  酒吞回到寝室,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茨木可从不对他发火,这难得的一遭他实在是觉得新鲜又怪异。

 

  茨木从小跟酒吞,就没有过叛逆期,小时候黏他,长大了也黏。明明在外威名远扬,打起架来毫不手软,堪的上豪鬼之称,可独独到酒吞面前,智商和底线就下线了。撒娇耍赖卖乖什么都做得出来,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大抵是觉得自己在赶他走,所以不开心吧,酒吞想,明明本大爷只是希望他多去看看这个世界。

 

  酒吞又翻了个身,突然听到什么声音。门开了条缝,一个身影闪了进来,酒吞瞟一眼就知道是茨木摸了进来。黑暗里一阵窸窣过后,一个白色的毛茸茸脑袋就从酒吞的臂弯里钻了出来。

 

  “干什么啊”酒吞语气有点生硬。

 

  “嘿嘿,吾友,我们一起睡吧”茨木笑的傻气,上下两对虎牙都露出来了。

 

  “你都钻进来了,本大爷还能把你扔出去不成?”

 

  “吾友最好了。”茨木抱紧酒吞,在酒吞肩窝狠狠蹭了蹭。“吾友你别生气,我刚刚只是有点烦恼,我最爱吾友了。”

 

  酒吞愣了一下,他没想过茨木会给他道歉,茨木的白发挠的他胸口又痒又热,他拍拍茨木脑袋,没说话,但伸手搂紧了茨木。

 

  “我不应当生气的,吾友不明白说与吾友听就好了”茨木脑袋埋在酒吞肩窝,声音闷闷的,“对于我来说,再没有一个值得我甘心献上全部的存在了。”茨木叹息一声,“吾友你是真的值得啊,所以我做什么都不用犹豫,都不后悔,做什么都是开心的。”

 

  茨木的鼻息呼在酒吞皮肤上,那一小块皮肤就烧了起来,一直烧到酒吞心里。酒吞烦躁的狠狠薅着茨木的头毛,直到把原本就毛躁的头发薅的像是炸了起来。

 

  茨木发型被毁也不恼,反倒傻笑说,“爱上吾友超开心的。”

 

  酒吞闻言手薅的更厉害了,使劲的狠揉两把,凶道,“闭嘴,睡觉!”

 

  茨木抬头,一双金色的眸子在月光下仿佛蜂蜜一般,又甜又灿。茨木不再说什么,他贴着酒吞转了身,仿佛在酒吞身上打了个滚一样。枕着酒吞的右臂,再把酒吞的左臂扒拉过来放在腹部,身体向后拱了拱,两个人胸背贴了个严实,茨木整个人窝在酒吞怀里惬意的闭上了眼。

 

  酒吞看着茨木的后脑勺半晌,头微动,拿鼻尖轻蹭了一下茨木的白发之后,也闭上眼,入睡了。

 

  入夜了,夜深人静,妖鬼们也要进入梦乡了。

评论 ( 13 )
热度 ( 164 )
  1. 琉璃子鸢酿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