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你的一切都好吃 (一发完)

  茨木倒在沙发上叹了口气,他好不容易才刚刚从聚会里抽身。茨木看看身旁的酒吞,他倒好,聚会一开始就看着红叶猛灌酒,没多久,就咚的一声倒在桌上不省人事。茨木废了好大力才把酒吞架到休息室,让酒吞在沙发上躺下,就又被人拉回了聚会。

 

  不过区区一个平安夜,有什么好庆祝的啊,更何况还是大学生,饮酒狂欢真的没问题吗?茨木内心叹息道。他挪动身体,挨着酒吞侧卧躺下。

 

  茨木把脸埋进酒吞的肩窝,嗅着熟悉的气息,整个人放松下来,头也不疼了。茨木抬头,看着酒吞卷翘的睫毛,笔挺的鼻梁,凉薄的唇瓣。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茨木再靠近点,将自己的额头抵在酒吞的脸颊上,肌肤相贴,渡过来的温度让茨木从脚底酥麻到头顶。

 

  茨木将手放于酒吞身体另一侧,撑起身,用目光细细描摹酒吞的面容,这英俊的样貌无论看多少次都令茨木目醉神迷。茨木被酒吞微启的薄唇荧惑,放轻呼吸,压低身体,将自己的嘴唇轻轻印上对方的。

 

  茨木一边吻一边抬眼看着酒吞眼睛,竖起耳朵细细聆听酒吞的呼吸声。酒吞眼皮一动都不动,呼吸声也轻而匀,他睡的很熟。茨木这才放心的张开嘴,细细含允酒吞的唇瓣。茨木歪头,从不同的角度亲吻着那薄唇,甚至不时咬咬酒吞的下巴。

 

  “咔擦”非常轻的一声,却在全神贯注的茨木耳朵里宛如惊雷。茨木猛的弹起身,向声源看去,只见一男子来不及收起手机,拔腿就跑。

 

  被偷拍了,茨木瞬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冲出门,就去追赶刚刚逃跑的那人。男子跑的时候也在掰弄手机,自然是跑不过急红眼的茨木。茨木自男子背后飞起一脚,将他踹倒在楼梯间。

 

  男子狠狠摔了个跟头,头撞在墙上,手机也从手中滑落。茨木一眼都没看男子,向手机扑去,飞快的打开相册。相册第一张赫然就是他伏在酒吞身上,正在亲吻酒吞的样子,两人双唇相接的姿势分外清晰。橘黄的灯光下,照片里的画面竟有几分唯美。

 

  茨木选择照片点下删除的动作一气呵成,却在确定的时候犹豫了一瞬,仍是按下了确认删除。茨木肩膀下垮,轻轻吐了口气,将手机扔回给男子。这时,他才抬头看刚刚被偷拍被他踹飞的男子。

 

  男子爬起身,扶着因撞击过猛而发昏的脑袋,笑着说“没用的,我刚刚把照片传到云端了。”

 

  茨木这才认出人来,来人名字他忘了,但记得是自己曾经毫不留情的打败过的人。那之后,这人还跑到自己面前,单方面的宣布结仇。原本这等小人物,茨木是连看都看不到的,没想到如今却栽在这人手上。

 

  “删掉!”茨木厉喝道。

 

  “嘿嘿嘿,你现在也就口上逞能罢了。照片在我手上,我不删你能怎样?!”男子快意的笑道。

 

  茨木怒极,单手抓起男子的衣领摁在墙上,又一次大喝“删掉!如果你不想吃苦头的话!”

 

  “我不!嘿嘿嘿!不过就是一顿皮肉之苦,这照片能毁了你,一顿打值得,再说,谁打谁还说不定呢!”男子畅快的大笑,他看茨木不爽已久,如今终于被他抓到机会,恶意翻涌,让他快慰的不得了。

 

  茨木眉头拧紧,牙槽紧咬到咯吱作响,“说出你的条件!”

 

  “好说好说”男子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给我跪下,我就大发慈悲的删掉怎么样?”

 

  茨木闻言,眼睛瞪大,眼球泛上血丝,身体气到发抖。茨木嘴唇抖了抖,最后却仍是放开了男子,退后两步,缓缓低身,单膝跪地。他高傲的头颅地下,教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嘿嘿嘿,你搞什么啊,谁他妈要这种求婚一样的跪法啊!”男子一脚踩上茨木还未跪下的那只腿的膝盖,“死基佬,真恶心,给我全跪啊,三叩九跪懂不懂啊!啊!”说着脚在膝盖上碾了碾,用力的踩了下去。

 

  茨木在膝盖被踩下去的时候一手撑地一手拽住男子的脚,猛地发力一拽,男子重心不稳,歪了身子。茨木迅速的松开手,跳起身,举起拳头就朝男子打了过去,正中面门,当即男子就鼻血横流,再一拳直捣腹部。男子连一声惨叫都喊不出,就抱着腹部跪倒在地,身体蜷缩成一团,嘴巴大张,双眼圆瞪,瞬间只有出气的份了。

 

  茨木看着无力反抗的男子,掏出手机说“脱光让我照几张,我今天就放了你,不然就死在这吧!”声音自喉咙深处发出,仿佛野兽低沉的咆哮。

 

  男子抬头看茨木举着手机高大的身影,呆愣的表情凝在了脸上。“哈,哈,哈”男子抖着身子,却是笑了出来“那就来啊,来同归于尽!谁怕谁啊!去死吧!死吧哈哈哈哈!”男子一边咳着,一边癫狂的笑道。

 

  茨木看着男子疯狂的样子,咬牙切齿,脚烦躁的拍打着地面。

 

  “谁要和谁同归于尽啊”这是楼梯间门口穿来一声询问,没有抑扬顿挫的平淡语调却将茨木冻在原地。

 

  茨木身体一僵,脸上血色褪尽,眼珠向门那边看去,头和身体却不敢动弹。

 

  “哈哈啊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地上趴跪的男子却高兴的大叫。

 

  来人正是茨木的挚友,风流成性,爱美酒爱女人,深爱伤红叶却刚刚被拒绝了的酒吞。

 

  茨木僵硬的转身,迎面的光将他脸上的惶恐不安暴露无遗,但酒吞正逆着光站在门口,面容隐在阴影里,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挚友,我……不是什么事,我能解决,挚友先……先回去休息吧。”茨木声音带着颤,说话还打结了。

 

  “酒吞童子!我告诉你!这家伙刚刚偷亲你,被我拍下来了!他想毁尸灭迹哈哈哈!没能成!”男子语速极快的揭露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很恶心吧!被男的偷亲什么的!你也是有喜欢的女人的,不觉得这家伙超恶心吗哈哈!你要看照片吗,给你给你!”说着男子扶着墙撑起身,殷勤的掏出手机飞快的划了几下后,向酒吞递去。他笑的见牙不见眼,兴奋的手都在抖。

 

  茨木伸手试图阻拦,酒吞却快一步接过手机。酒吞手指在手机上划着,手机的亮光照亮了他的脸,却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茨木手伸出又收回,不安的晃动着身子。眉头向上皱起,嘴唇开开合合,却最终是一言未发。

 

  “嗯……”酒吞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长音,手指又在手机上按了几下,随后向茨木走去。

 

  茨木看着酒吞走来,浑身僵立在原地,连逃跑都做不到,在他的余光里,男子笑容里的恶意和这绝望的现实一起吞噬了他。

 

  茨木猛的后腿一步,还未有后续动作就被酒吞抓着肩膀拉了回去。一旁的男子发出“嚯嚯嚯”的怪异笑声。茨木见跑都不行,做起来鸵鸟来,他眼睛紧闭,头缩起来,不看逼近的酒吞。

 

  “茨木,睁眼,看镜头。”出乎茨木意料的温和声音自他耳边响起,茨木下意识的听从了酒吞的声音,睁开眼。

 

  只见酒吞把手机调成自拍模式,一手高举手机,另一手在茨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揽住他的腰,搂紧。紫罗兰色的双眼在茨木眼前放大,嘴唇碰到了同样柔软的什么。

 

  “咔擦”一声后,酒吞放开了茨木。

 

  被吻了,茨木呆呆的摸摸嘴唇,被挚友吻了,这个认知让茨木彻底傻了。他动作僵硬的转头看向酒吞,却见酒吞一脸稀松平常的样子在给刚刚的照片挑滤镜。酒吞试了好几个滤镜后,选了一款,点了保存。然后将手机扔还给了男子,“还你,不谢”。

 

  说着酒吞拉着茨木就走,茨木被他拉的一踉跄,真个身体僵硬的脚都迈不开。酒吞看着茨木呆愣的脸叹了口气,双手环抱住茨木的腰,一使力,茨木双脚离地,就这么被酒吞搬着走了,只留下楼梯间里对着手机发愣的男子。

 

  “茨木,你好重,本大爷放你下来你自己走。”酒吞的体力终于是在把茨木扛出聚会的大楼,走了几百米后告竭。

 

  酒吞拍拍茨木的脸颊,“别这幅傻表情了,不要告诉本大爷你还在发呆。”

 

  “我……挚友……吻……”茨木语无伦次,不知道从何说起。

 

  酒吞拍拍茨木的背,拽着他的手腕向前走,“走吧,本大爷饿了,边走边说,别急。”

 

  两人一路无言的走了半晌,茨木终于是开口了“挚友,你不必这样的,我也就算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败坏自己的名声呢?!”

 

  “茨木,跪天跪地跪父母,本大爷尚且觉得是委屈你了,你怎么可以对那种杂碎下跪?!”酒吞拽着茨木的手紧了紧。

 

  “我……挚友你都看到了?”茨木嗫嚅半天,却没能回答酒吞的质问。

 

  “你跑出去的时候撞得整个茶几都翻了,本大爷就醒了。原本想着你自己解决没问题的,没想到你居然跪下了!所幸你还有骄傲,没全跪,反倒打了那渣滓,不然本大爷这就揍死你,重新教育一遍。”

 

  “挚友说的是,的确不该的,我一时心急……下次再也不会。”茨木低头,声音闷闷的。

 

  “没有下次了,茨木,没有下次。”

 

  “嗯”

 

  “你到底懂不懂本大爷的意思?”酒吞猛地回头。

 

  “懂的懂的,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挚友大度不计较,我也不会再逾越了。”茨木连连点头,眉头向上皱起,嘴巴下撇,眼睛水汪汪的。

 

  酒吞皱着眉看着茨木这不自知的委屈表情,伸手捧住茨木的脸,将那颗白色的毛绒脑袋拉近,直视茨木的双眼道“茨木,本大爷只说一遍,你听好。”

 

  茨木看着那对紫水晶,呆呆点头。

 

  “你的心意本大爷一直知道,但本大爷认为朋友更长久,这才没有回应你。”

 

  茨木的表情似哭似笑,眉头皱起,嘴角却翘起,眼珠子乱转,眼里水意更甚“一辈子做朋友也可以的!我……我……”

 

  “给本大爷安静听着!”酒吞打断茨木“对本大爷来说,你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朋友也好恋人也罢,本大爷只想一直与你相伴下去,身份和形式本大爷不在乎。”

 

  茨木眼里的水珠再也承受不来更多的重量,扑嗽嗽的落下来。

 

  “如果喜欢本大爷让你痛苦,那我们就做恋人吧。如果做不成恋人让你伤心,那我们就结婚吧。让你幸福的一直与本大爷相伴,是本大爷的愿望啊。”仿佛有星辰落入紫罗兰里,璀璨美丽的让茨木仿佛置身梦境。

 

  “呜……呜……呜啊……”茨木身躯抽动着,眼泪大颗大颗的自那双金眸里滑落,打湿了酒吞的手掌,滴入了地面。

 

  “我……我……”茨木抓住酒吞捧着自己脸颊的双手,“我……噫……喜欢的……喜欢的是挚友你,真的是……真的是……太好了呜呜……”

 

  茨木一头扎进酒吞的怀里,鼻涕泪水全曾在酒吞的衣服上,手勒紧酒吞。两人胸膛紧贴,仿佛可以感受到另一人的心跳。

 

  “挚友招惹我了……呜……我一辈子都不会放手的!是挚友你招惹我了!是你说出了那样的话……呜……你自作自受你活该呜呜呜……”

 

  酒吞笑着轻拍着茨木的背脊,在茨木耳边吹着气,温柔的说道。

 

  “本大爷甘之如饴”。

-END-

评论 ( 37 )
热度 ( 4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