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拾贰章

  第拾贰章

  酒吞坐在书房里,看着下面送上来的文书,但其实他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坐在一旁的茨木目光如炬,仿佛针一样扎的他坐立不安。

  其实早上都好好的,酒吞从茨木章鱼一般缠着自己的睡姿里抽出手,弄醒他之后两人一起洗漱吃早餐,之后去书房处理堆积的工作。偏偏有一不长眼的小妖,当着茨木的面禀报了鬼女红叶回到枫树林的消息。

  那小妖话音未落,酒吞就知道坏了,恨不得把禀报的小妖重新教育一遍。

  按说这鬼女红叶之后应该跟黑晴明走了,不知为何居然回到了枫树林。那日京都动乱,小妖们都是意识不清的,连鬼王都无法得到详细的情报,不知当时到底发生了何事。

  如今红叶回了枫树林,这正是一个大好机会,可以去打听看看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虽说酒吞说过不插手,但不插手和不知情是两码事。

  酒吞脑子里想法转了又转,但完全没法实行。因为茨木听到消息后,就一直死死的盯着酒吞。虽然茨木一言未发,但酒吞从他的目光里读出了“你敢出这个门我就跟你同归于尽”的意思。

  其实这完全是酒吞夸张了,虽说也差不了多少,但应该没有那么严重,我是说大概,可能,也许?好吧,就是有那么严重。

  酒吞觉得好憋屈,他堂堂一鬼王,被小崽子死盯着都没法出门。酒吞不是不能夺门而出,在茨木反应过来前迅速甩掉他。但想想鬼王被下属逼到逃跑……好像也做的挺多次了。酒吞叹息一声,抚了抚额,认真的考虑夺门而出的可能性。

  “滋啦——滋啦——”桌椅拖动的声音,茨木挪动椅子,坐在了酒吞对面。他全身肌肉绷紧,显然进入了临战状态。

  “茨木,你干嘛呢?”酒吞冒着冷汗,明知故问。

  “不干嘛,我不过是想近距离欣赏吾友英俊的容颜罢了。”茨木根本不批文书,手撑在桌上,保持着一种随时可以一跃而起的状态,一瞬不瞬的紧盯酒吞。

  酒吞看着他这幅样子知道逃跑十有八九没戏,改哄骗“本大爷渴了,你去弄点酒过来。”

  “来人!给吾友搬几坛酒过来!”茨木完全不上当,眼睛依旧不离开酒吞,只动嘴大喊道。

  “…………”酒吞想念以前的傻小子。

  过了一会,酒来了,茨木豪爽的拍开泥封,咚的砸在桌上,道“喝吧”。

  酒吞看着裂开了一点点的酒坛,还有茨木阴森森的目光,觉得不止头,胃也有点疼了。

  “我们去外面喝吧,外面风和日丽,天气正好。”酒吞起身,打算朝外面走去。

  “轰!”茨木猛击地面,地狱之手出现在庭院外,茨木再一使力,地狱之手散发出厚重的瘴气,原本的蓝天瞬间被蒙上了一层阴霾。

  “现在天气不好了,吾友。”同时蒙上阴霾的还有茨木的表情。

  “…………”酒吞默默坐下了。

  良久后,酒吞叹口气道,“茨木啊……”。

  “吾友有什么需要直吩咐,外面有下人候着呢。我也很好,不渴不饿,不想挪动。这堆工作已经堆了不少时日了,还请不要撒手不管,尽早处理才是。”茨木一开口就堵死了酒吞所有的借口。

  酒吞只好老老实实的开始批公文。半晌后,酒吞“啪”的一声放下笔,他刚刚在脑子里权量了一下茨木生气的重量和情报的重量,决定不再绕弯子陪他玩了。虽说看茨木气呼呼的样子非常的有趣,他也不想真的惹茨木生气难过,但这情报必须得到手。

  “你自己让开还是本大爷打趴你。”声音冷澈,丝毫没有方才的无奈和叹息。

  “唔!”茨木闷哼一声,他知道自己能这么拦住酒吞,全是酒吞愿意,甚至可以说是酒吞的纵容。但酒吞不点破,他就想一直这么拦下去。如今酒吞点破,但茨木仍想挣扎一下,“吾友说什么,我不太明白。”

  “你在撒娇吗?”酒吞歪着身子,撑着头,笑的邪气。

  “不是!我只是不愿吾友再受那妖女的迷惑!吾友好不容易走出来,万万不能再陷进去啊!”茨木一惊,大声反驳道。

   “你这不是很明白吗”,茨木被酒吞堵得无话可言,“好了,让开。”说罢酒吞起身就走。但茨木快一步起身,立在门口。

  刚刚酒吞直白的揭穿他,让他羞赧的不敢抬头,但却依旧站在门口,不愿挪步。

  酒吞冷笑一声,不再陪茨木绕圈子玩了。鬼王厚重的瘴气带着令人胆寒的杀意压向茨木,杀意引的茨木战意升腾,瞬间进入战斗状态,左手也燃起火焰。

  瘴气冲天,天色为之失变。书房外的走廊已成了木渣,庭院里出现了几个大坑。酒吞将茨木压倒在地,不过瞬息,胜负已分。

  酒吞用左手前臂狠狠压着茨木的脖颈,皮肤凹陷挤压气管,茨木一口气都吸不到,他奋力的挣扎着,奈何左手被酒吞右手制住,双腿根部也被酒吞用膝盖压制住,完全翻不了身。

  “要死了”茨木不禁想到,他的身体被酒吞的瘴气侵染,脖颈仿佛要被碾碎。茨木本能的挣扎着,瞳孔上翻,眼眶里只剩下一片漆黑,嘴无意识的大张着,却仍旧吸不到一口气,“不想因为这种理由死!”这个想法没在茨木脑袋里闪现多久,他脑海里就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法想了。

  酒吞估摸着差不多了,便放开了压住茨木脖颈的手。茨木的瞳孔猛然落回眼眶,他侧头猛咳,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发出破损的风箱一般急促的呼吸声,他终于吸到了口气。

   酒吞看着茨木狼狈的模样轻笑一声,伸手捏住茨木的下巴,让他直视自己的双眼,同时伸手抹去茨木溢出的生理泪水,开口道“本大爷虽然不讨厌你撒娇的样子,因为相当可爱,本大爷还是很喜欢的啊。但是现在不行,乖乖呆着,别挡路,更不准跟上来。”

  茨木回过神,却立马移开眼神,不与酒吞对视。他晃动脑袋试图将自己从酒吞的手中挣脱出。但酒吞的手捏的死紧,仿佛要将茨木的骨头捏碎一般。茨木也不怕痛的,拼命想将自己脑袋从酒吞手中抽出。酒吞突然猛地发力,将茨木的脑袋拉近,两人鼻息交缠。

   酒吞獠牙外露,紫色的眸子妖光闪动“如果跟上来,本大爷就打断你的腿”,他的手又非常温柔的摩挲着茨木的面甲,继续道“如果老实等着,那么乖孩子就会有奖励。”酒吞居高临下的看着茨木,“选吧”。

  茨木突然感到一阵无力,“我等”。

  酒吞笑了,低头亲了一下茨木的脸颊,“好孩子”。说罢起身,走之前又补充了一句“本大爷会回来吃晚餐的,记得温好酒。”

  这就是个承诺,是个安慰了。

  但茨木依旧躺在地上不动,巨大的鬼爪遮住面部,久久的不动弹。

  大江山离红叶所在的枫树林还是有点远的,即使以大妖的脚程也得费一些时。酒吞为了能赶上晚餐,不得不在林间疾驰。

  而在大江山的茨木躺了半晌后,终于是起身了。他找到四熊,勒着他们的脖子就开始灌酒。

  “喝!”茨木给四熊依次都灌了一杯酒之后,豪爽得一举酒坛,仰头就灌。“吨吨吨”,一坛酒直接被茨木一口干了。茨木一抹嘴,把酒坛往身后一扔,随着“啪嚓”一声坛子摔碎的清响,茨木拽着身边的星熊就开始吹酒吞。

  “吾友强大无人能及,咿,连脆弱的样子十分也吸引人,咿,残忍冷酷绝情,咿,绝情,咿,绝情的吾友也好帅气!!”茨木一边打噫一边慷慨激昂的说着。

  茨木眼睛和脸颊都红红的,打噫导致他一抽一抽的。这是做什么孽啊,金熊在心里吐槽。

  “茨木你看开点,大王他就是爱玩,不要把他的话算当真啊。”熊童子宽慰茨木道。

  “有何看不开的!我不过是突然想喝酒了!来,都别怂,喝!”说着茨木又拎起一坛。

  四熊见茨木这幅样子不禁头痛,不过脑子想也知道,肯定是大王又作妖了。鬼王哪里都好,强大温柔负责,也哪里都不好,冷情残忍恶劣。如果作为朋友、下属、被庇佑的臣民,鬼王除了有点恶劣爱捉弄人,简直无可挑剔。可作为亲近之人,鬼王则太过冷情了,无论是多么亲近的人,都不能挡他的路,不然他的獠牙就会伸向路障。

  可茨木不懂,他满脑子都是酒吞,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塞酒吞手上。对酒吞那是死心塌地、一往情深。酒吞虽然没有把一颗真心扔地上,却也没有收下。但这真挚的情感也切切实的打动了酒吞,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纵容茨木。

  四熊都乐于见到茨木让酒吞屡屡出现例外,他们每次看见酒吞头痛的拿茨木没辙时,都暗爽不已。但看戏是好的,殃及自身就不好了。像现在这样,酒吞偶尔打压茨木一次,导致茨木勒着他们灌酒,就属于殃及自身了。

  熊童子、金熊童子、虎熊童子见茨木勒着星熊腾不出手的空档,一个个是脚底抹油,溜得飞快。

  “操蛋的龟儿子们,都给老子滚回来!”星熊见状悲愤的大吼。但三熊均是装聋,头也不回,只留下“还有文书”“肚子痛”“忙忙忙”一听就假的要命的借口,飞奔而逃。

  “保重兄弟”“死死道友不死贫道”“会为你收尸的”三熊心里安慰着星熊,然后理所当然的跑的更快了。

   大江山已经闹得鸡飞狗跳,这边酒吞才匆匆赶到枫树林外侧。他放慢了脚步,慢慢的渡步进去。酒吞来到平时红叶跳舞的地方,看到红叶靠坐在枫树下,美目紧阖,眉头微皱,睫毛不安的颤动着,似乎在做噩梦。

  酒吞站住脚,没再靠近,他释放出更明显的气息。气息果然惊动了红叶,她眼皮颤动,睁开了眼。

 

  “是你啊……”语气里有掩不住的浓重疲惫。

 

  “不再叫本大爷‘鬼王大人’了?”酒吞在离红叶不远处盘腿坐下。

 

  “你还真是恶劣啊,什么时候知道的?”红叶依旧没有坐直身,仿佛傲骨被从她的身躯里抽去了一般。

 

   “你指什么事?是你加入黑晴明一方,还是陷害本大爷引起大江山讨伐,亦或是陷害茨木童子?”酒吞给摸出酒盏给自己倒了一盏酒,抿起来。

 

   “呵呵呵呵,鬼王酒吞童子,真是名副其实啊。”红叶闭了闭眼,满脸倦容“你当初接近我也是预料到了这天吗?”

 

   “不,当时本大爷是真心爱你的。”

 

   “现在听到这话,真是心情复杂啊。那你现在呢?”红叶这么说着,表情却放松了点。

 

   “本大爷依旧很喜欢你,但却不想与打过本大爷大江山主意的人相伴。”酒吞说的直白,毫不掩饰。

 

   “真是不留情呢,那么,你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总不会是来报复我的吧?”

 

   “阴界之门开启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本大爷想知道。”

 

   “鬼王也打听不到的消息,我若告知与你,是否能得到点报酬呢?”红叶仿佛想到了什么,终于是坐直身,目光炯炯的直视酒吞。

 

   “出卖本大爷的事一笔勾销如何?”

 

   “不,这个代价你可以从我身上找回来,我想换点别的。”

 

   “……说吧”酒吞好奇红叶到底想要什么,离开黑晴明的她,难道不应该是已经放下这段爱慕,开始为自己如何安身立命着想了吗?

 

   “我相信你知道晴明大人的事,我想换得让晴明大人恢复的方法。”

 

   “就这啊,简单的很。”酒吞也不卖关子,直接告诉了红叶,“要么将那人类施展的咒术逆推,再施展一遍。要么让双方承认对方的存在。”

 

   “咒术逆推……承认存在……”

 

   酒吞看红叶不解的模样,继续解释道,“咒术逆推,正如其字面意思,就是将分裂晴明的咒术逆向施展一遍。就本大爷来看,这是不可能达成的。安倍晴明,虽然是个渺小的人类,但论咒术无人能出其右,找到与他有相当能力的人为他施法,怕是难于上青天。”

 

   “那承认存在呢?”红叶急急问道。

 

   “这个更简单,承认对方是自己。根据现在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就是黑白晴明都承认对方就是自己,基本就可以了吧。”酒吞饮一口酒,润润喉,继续道“再往深点说,承认对方的恶即为自己的恶,本大爷觉得这个也是不可能达成的。”

 

   “为什么这么说?!晴明大人是一定会回来的!”红叶激动的反驳道。

 

   酒吞被反驳也不恼,“黑晴明且不论,就连白晴明也坚称自己是无辜的,也是呢,伪善的人类怎可能承认因一己私欲而手染血腥。”

 

   “不是这样的!晴明大人是非常温柔的!他一定是因为不知情!我一定会救他的!”

红叶猛地摇头,继续为晴明辩护。

 

   酒吞闻言嗤笑一声,“如果他真的温柔,就不会再给予你光明之后又丢下你不管了。”

 

   “唔!”红叶梗了一下,“晴明大人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我这就去与他说说!那么温柔的大人!怎可能丢下京都的黎明百姓,丢下自己的式神不顾呢!”

 

   酒吞摇摇手,“那你就去罢。”

 

  红叶愤愤起身,就想往晴明的宅邸赶,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回头问道“你不问那日发生了什么吗?”

 

  “嗯……那本大爷就问吧,黑晴明的意图是什么?”

 

  “对不打算共度一生的人这么温柔的话,是会遭报应的。”说罢红叶转头就走。

 

  “那可真抱歉。”酒吞对红叶的背影举了举酒盏,示意之后,一口饮尽。

 

  “不愧是本大爷看上过的女人,真是美丽啊。”酒吞叹息一声,饮完盏中酒液,也踏上了回大江山的路程,太晚回去小崽子会闹别扭的。


评论 ( 26 )
热度 ( 1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