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拾壹章

第拾壹章

   茨木离开黑夜山后一路狂奔,树枝草木在高速下狠狠划过他的身躯各处,脸颊手臂和脚上添增了无数细小的伤口。

  茨木虽然与大天狗对战时毫不犹豫的呵斥了大天狗,表现的似乎对大天狗的言语丝毫不信,但这一路上茨木仍是忍不住狂奔。从日升到日落,丝毫不歇息。他撞伤的内脏得不到修养,痛的他烦躁不已。内伤导致他胸闷发闷喉头腥甜,实在迫不得已时,他才停下扶住树,狠狠吐出积郁的血,然后一边咳着,身子都没站稳就继续开始往前奔跑,大江山已经近在眼前了。

 

   而这时,酒吞正在宫殿的后院里悠哉的喝酒,他靠着走廊边缘的梁柱上,枕着几个软枕,身旁一小案桌上放着几叠小菜。酒吞一边赏景一边温酒喝,快活到他身体都彻底放软了。可就在他眼睛微眯,似睡非睡的朦胧间,突然打了个寒颤,身体突然自己坐直了,朦胧的意识也被强行拉了回来。

 

   “小崽子回来了!”酒吞的直觉告诉了他茨木的归来,在酒吞还没想好是换个地方继续喝酒还是看一看茨木的时候,那熟悉的妖气已然席卷而至。

 

  轰的一声,一人影砸入庭院,震起尘土。待烟尘散去,酒吞才看到茨木的样子。茨木脑袋上挂着树枝,衣服破破烂烂,原本就惨白的皮肤更是透着一种死灰色,眼眶下方发青,两根手指怪异的扭曲着,嘴唇干裂且毫无血色,战甲破损的不成样子,还有周身萦绕不散的血腥气,无论哪个现象都说明了眼前这个大妖状态极差。

 

  “茨木……你……”酒吞梗住了,他的确心存逗弄之意,才故意没告诉他人类讨伐大江山和黑晴明之事,但酒吞没想到茨木会将自己折腾的这么糟糕。

 

   只见茨木脸色一变再便,先是眉毛皱成八字,抿着唇,嘴唇抖了半天,眼眶都红了,但愣是一滴泪没掉。茨木吸吸鼻子,又突然咬牙起来,脸颊边甚至隐隐现出牙槽形状,眉毛也拧成一团,表情赫然从委屈变成了狂怒。

 

  茨木低吼一声向酒吞扑去,酒吞感知到了怒意下意识的想反击,却在茨木门户大开,毫不设防的扑过来时,硬生生压制住了自己的战斗本能。冲击的力道带着两人双双摔倒在走廊上,茨木满是血腥气的獠牙凑向酒吞的脖颈,咔擦一声咬断了酒吞的锁骨。

 

  “嘶!臭小子!反了你!松口!给本大爷起来!”酒吞疼的倒抽一口冷气,坐起身反手拎着茨木后领子就想将他提起来。

  

  酒吞万万没想到坐起身反倒坏了事,茨木小腿于酒吞腰后交叠,大腿狠狠夹紧酒吞腰身,同时唯一一只手绕过酒吞后背,死死抓住酒吞左肩,巨大的鬼手毫不留情,抓的酒吞肩膀上的骨头嘎吱嘎吱作响。

 

  这下好了,酒吞左肩是茨木抓的死紧的鬼手,右肩锁骨也被茨木死死咬住不松口,腰身更被一双修长有力的腿紧紧缠住。茨木大有不死不松手的气势,就这么恨恨地缠紧了酒吞。

 

  茨木的獠牙与酒吞的锁骨发出咯吱咯吱令人牙酸摩擦声,仿佛要将酒吞血肉撕咬下吞吃入腹般。酒吞伤口涌出大量鲜血,呛的茨木背部剧烈的震颤,咳的整个嘴巴和酒吞伤口处全是血沫,却死也不松口,带的酒吞伤口愈发血肉模糊,血将茨木的半张脸和酒吞肩膀全部染红了。

 

  酒吞若不是看在茨木没有咬他喉咙,同时脖颈心脏等弱点全暴露在自己手下的份上,他真的会拧断茨木的手脚,重新教教他妖怪的礼仪。

 

  “松口!”酒吞不满的喝道,茨木喉咙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咕噜声,却仍是没有动弹。

 

  酒吞抓住茨木衣服后领,试图将他拽离自己。

 

  “唔嗯嗯咕呜呜!”茨木咬着酒吞锁骨,发出含糊不清的咆哮,手脚缠的更紧了,紧到连酒吞也感到骨头生疼的地步。

 

  撕不下来,酒吞清楚的意识到了这点。刚刚那般紧缠,到了连酒吞都感到疼痛的地步,可以想象状态不好的茨木,估计手脚都青了。

 

  “小崽子你松口好不好?”酒吞拍拍茨木的脑袋,“本大爷哪儿都不去的,你先松口。”酒吞试图先哄骗茨木松口,再慢慢把他撕下来。但是茨木完全不上当,咬着就酒吞的嘴用力的撕咬了两下,似乎在表达他的不满。

 

  酒吞见哄骗不成,换个招数,“本大爷很疼啊,骨头都被你咬断了,嘶嘶。”酒吞假模假样的喊了两声疼,甚至就连茨木看不到的脸,酒吞也非常逼真抽了两下,表达了一下疼。

 

  有用!酒吞发现茨木咬着自己的嘴终于放松了力道,不禁暗喜,他再接再厉的说道“本大爷让你抱着,你先松口。”

  

  沉默,还是沉默,茨木不发一语,身体纹丝不动。酒吞只好又哄骗又安慰的,但茨木却仿佛入定了一般,一概不予理会。

 

  两人僵持半晌后,酒吞终于是叹息一声,他没辙了。缠着就缠着吧,总会下来的。这么想着的酒吞,撑着身体挪了一下,窝回刚喝酒的软枕堆里。

 

  酒吞一手揽着茨木的腰,一手揉着茨木毛茸茸的脑袋,希望这倔崽子能早点想开,放过他快被咬下来的皮肉。

 

  酒吞知道自己对于茨木来说非常重要,但重要到何种程度,生性凉薄的他却是无法想象的。但茨木这一身狼狈,重逢时委屈欲泣的表情,以及狠狠撕咬他皮肉的举动,不用言语,酒吞也能感受到他的恐慌伤心和愤怒。

 

  再怎么玩弄他,也不该这么做的。酒吞内心生出来一丝丝愧疚,思及至此,酒吞手下的动作更是温柔了。手指拂过茨木的面甲、耳尖又揉揉了脑袋,最后干脆把自己的脑袋搁在茨木的右肩,另一只轻拍着茨木的后背,安抚着他。

 

  酒吞越过茨木的肩膀看着庭院里池塘松树,听着鸟啼虫鸣,仿佛又回到了茨木到来之前的悠闲状态。酒吞一边控制着自己的妖力游走于茨木体内,替茨木调理内伤,一边揉着茨木手感良好的毛绒脑袋。明明尘土与血腥气代替了酒香,酒吞却觉得悠闲快活的更胜刚刚独自一人煮酒。

 

  从日中到日薄西山,残阳如血。酒吞感知到手下的身躯早已彻底放软,瘫在自己身上,连内伤也在他妖力的调理下好的七七八八。他听着耳边茨木清浅的呼吸声,估摸着茨木早已熟睡。

  于是酒吞小心的挪动茨木的脑袋,试图在不惊醒茨木的情况下,将茨木的牙从自己早已止血的伤口里拔出,他还没掰弄两下,茨木脑袋自己动了动,主动松开了口。

 

  “吾不会道歉的。”酒吞肩膀处传来茨木闷闷的声音,“是吾友太过分了。”

 

  酒吞闻言,哑然失笑“抱歉”,酒吞拍了拍茨木的背,非常坦然的认了错,“起来吧,本大爷给你把手指接好。”

 

  茨木乖乖坐直身,收回原本箍紧酒吞左肩的手,老老实实将手伸到酒吞眼前,但腿依旧紧缠着酒吞的腰。

 

  酒吞也不介意,垂眼仔细的查看茨木的伤势。酒吞干燥温暖的双手捧着狰狞的鬼爪,抚过一根根冰冷的手指,再细心地将骨头接了回去。

 

   茨木看着酒吞认真的模样,红色的发丝垂于他脸侧,夕阳给酒吞镀了层柔光,晕染了紫眸。他卷翘的睫毛眨动着,仿佛一把小刷子,扫的茨木心痒难耐,不禁开口轻呼,“酒吞童子”。

 

   酒吞抬眼,“怎么了?”温柔的语调,声音低沉到茨木头皮发麻,那双紫水晶般的眸子直直望入茨木的眼中。

 

   我这么做一定是被荧惑了,谁叫此时乃逢魔时刻,而吾友的眼眸又如此深情呢?茨木这么想着,倾身吻向酒吞的薄唇。

 

   茨木半阖眼,呼吸放轻,耳根染红,眼泛桃花,却在离酒吞嘴唇一指之隔停了下来,酒吞伸手点住了茨木的唇。两人呼吸交缠,半晌不语。在茨木脸越来越红,眼神开始躲闪时,酒吞终是开口了。

 

  “手指接好了,去沐浴然后歇息吧,你累了。”依旧是温柔的语调,吐出的话语却让茨木身心冻了个彻底。

 

   “吾……”茨木嘴唇颤抖着,不敢相信酒吞说出的话。酒吞却不再言语,撑起身子,打算从茨木的禁锢里抽身。茨木慢了一步才反应过来,可酒吞已经在一旁站定,理好衣服。看着茨木依旧坐在地上,拍拍他的肩膀道“去洗个澡吧”,说罢转身便走。

 

  “啪嗒啪嗒”非常轻微的声响,可是依旧逃不过妖怪灵敏的听觉。酒吞没走两步,听这声响,觉得奇怪,回头一看,只见茨木坐在原地,表情呆滞,唯有泪水不停的落下,啪嗒啪嗒,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地板上,偏偏茨木什么表情都没有,一脸呆相,这场景实在是吓到了酒吞。

 

  要知道茨木作为大江山二把手,罗生门之鬼,有名的大妖、豪鬼,不仅仅是实力强大外表霸气,内心也是非常坚强的。就算他常常在酒吞面前智商掉线,甚至没有旁人时,会像小孩子一样黏着酒吞。但哭,酒吞就只见过两次茨木哭,而这是第二次。

 

  酒吞连忙跨步向前,蹲下身,拿手蹭茨木眼角,眼泪瞬间濡湿了酒吞半张手。“茨木你别哭了,本大爷让你亲还不成吗?亲哪都可以。”

 

  茨木其实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哭了,只觉得浑身冻的发疼。灵魂仿佛要挣扎出躯壳一般,周身事物都模糊起来。再清醒时,就看到酒吞一脸焦急无奈的给自己擦着眼泪,说着“亲哪都可以”。

 

  茨木吸吸鼻子,想着,既然吾友都提出来了,不亲就太可惜了,“吾要亲嘴唇。”

 

  “成成成,哪儿都行。”酒吞向眼泪势力无条件投降。

 

  茨木笑了,伸出手搂住酒吞的脖子,将酒吞脑袋勾过来,左右看了看,似乎在考虑怎么下口。但没接过吻的茨木出师不利,没亲到嘴不说,先是撞到了鼻子又是撞到了角,气的他恨不得把另一只角也撅了。

 

  酒吞好笑的看着茨木气急败坏的样子,最后在茨木求救的目光里,倾身向前,左偏过头,避过角和鼻子,又故意在双唇相触之前停下。酒吞紫色的眼眸眨了眨,看着茨木满脸通红,笑的獠牙都露出来了。

 

  茨木看酒吞满眼的狡黠,气的他勾住酒吞脖子的手猛地发力,泄愤一般狠狠的撞了上去。

 

  两人嘴唇磕的生疼,可茨木还在用力,酒吞只觉得茨木怕是把两人牙齿都磕掉才会停下,连忙捏住茨木下巴试图把茨木拉远。

 

  可仿佛把猫薄荷从猫面前拿走,把狗从电线杆旁拉走一般,茨木更用力了,腿也重新缠上了酒吞。酒吞实在不想掉牙齿,急中生智,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茨木。

 

  很好,停下来,酒吞心中暗喜。他再接再厉,张嘴含住茨木的嘴唇,舌头细细舔弄着,茨木原本干裂的嘴唇变得湿润柔软。酒吞收回舌头,允吸茨木的双唇,不时用獠牙轻轻蹭过。最后打趣一般,咬着茨木的下唇拉开,然后松口,柔软的唇瓣弹了回去。

 

  酒吞直起身,这时候茨木没有再阻拦了,他看着茨木呆愣愣的模样满脸坏笑。“别发呆了,满足了就去洗澡吧,好好休息一下。”

 

  “还要!”茨木急急抓住酒吞,嚷道。

 

  “别得寸进尺啊小鬼。”酒吞不满的弹了一下茨木的角。

 

  “那吾要和吾友一起睡!”福利都是自己争取来的,茨木打算争取到底。

 

  “不行!”酒吞秒答。

 

  “那吾再哭的。”茨木在酒吞面前向来是不要架子不要面子啥也不要,就要酒吞的。

 

  “小鬼你还玩上瘾了是吧,当本大爷在乎啊!你也是豪鬼了,拿眼泪威胁人,也不嫌丢人!”酒吞满脸嫌弃,厉喝道。

 

  茨木吸吸鼻子,嘴一撇,真有再哭一场的架势。

 

  “看在你受伤的份上,下不为例。”太没骨气了!酒吞内心唾弃着自己,

 

  “那我去洗澡的!”茨木高兴的自称都忘了,兴奋的一跃而起,奔向浴室。

 

  酒吞看着茨木兴奋的背影,无奈的扶额叹了口气。这样下去,未来会怎样,连他都无法预测了,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所幸左右都不会太坏。

   

======================================

趴在酒吞床下碎碎念:这章足足写了4千1!!我真是太肝了……为什么会写这么多啊……

我笔下的鬼王估计更温柔,没有写出游戏里那种冷静到残忍的素质。我觉得为王者,薄情是必然,但不妨碍他们温柔。

我查到的传说里,酒吞是非常美艳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版本,所以就按这个写了。至于茨木,我觉得应该看得出来了,是被酒吞捡到然后养大的,我试图写出一个被酒吞惯坏了的茨木。

我觉得游戏里也是,茨木那么缠着酒吞,让酒吞慌张藏起来,到处乱窜,这都不算什么,茨木甚至找来情敌阴阳师哈哈哈(笑酒吞一分钟)。但茨木依旧没被酒吞打死,酒吞还约他一起喝酒……这一切不禁让我怀疑,说不定茨木这么烦都是酒吞惯出来的哈哈哈。要谁这么烦我,我肯定揍得他妈都不认识哈哈哈!

至于酒吞为啥不接受茨木,我下章会提到,反正跑不了,早一点晚一点没差。

这文差不多进行了一半,可以考虑开新坑了,写什么梗好呢?(沉思)

评论 ( 9 )
热度 ( 1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