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拾章

第拾章

 

  阴界被撕开裂缝,天空染上血色,四方结界被破,小妖失去理智四处杀害人类。原本被冠有平安之名的京都,如今哀鸿遍野,血染城池。

 

  晴明一行人前往四神守护结界,打败了在四神守护结界处破坏的雪女、荒川、两面佛,前往由玄武镇守位于黑夜山的结界时,遇到了博雅的旧友,高傲的大天狗。

 

  “大天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博雅痛心的质问大天狗。

 

  “我说过了,为了那位大人的大义!”大天狗振翅悬于半空,语气满是坚定。

 

  “大义?就为了这种无聊的东西你就跟随一个人类吗?”阴影里走出一个白发的大妖,狰狞的紫色鬼手上燃烧着黑炎,气势汹汹的走上前。

 

  “茨木童子?!为何你会在这?!”晴明见到这不知是敌是友的大妖突然出现,不禁惊呼。

 

  “哼,吾不过看到这京都动乱,前来查看一番罢了。正好,安倍晴明啊,吾便替你击退大天狗,还上次吾欠你的人情。”说罢,茨木妖气四溢,瘴气笼罩了所有人,他战意满满的直视大天狗。

 

  “帮大忙了,时间紧迫,我们就先……”晴明话音未落,就被大天狗的厉喝打断。

 

  “住嘴!那位大人的大义可不是什么无聊的东西!那位大人是阴界的救世主!遇到他之后我们才遇到了希望!妖鬼受到人类欺凌将成为过去时!现在是我们复仇的时候了!”

 

   “晴明,你们先走,吾一人足以。来吧,大天狗!可别让我失望啊!”茨木手中火焰燃的更盛,空荡荡的袖子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大天狗看着晴明一行人离开,并未阻拦,茨木童子与他同样是名震一方的大妖,对方还是有名的战斗狂,他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能同时拖住茨木和晴明。

 

   “为何不出手?下来!让我们战个痛快!”茨木叫嚣着着,对战斗的期待灼烧的他喉咙,让他干渴不已。

 

   “我可不是同你一样的战斗狂,黑晴明大人的计划能让吾等妖鬼夺得阳间!不再有妖鬼被人类欺凌厌恶!你我同为妖鬼,为何却要阻拦我?!”大天狗希望能说动茨木,让他免去一战,同时能为黑晴明大人再拉帮手,茨木童子的战斗力可是能成为一大助力。

 

  “人类之初性本恶,吾等妖鬼正是诞生于这些恶意里。可如今你却说要让人类欺凌妖鬼成为过去时?”茨木哈哈大笑起来,看向大天狗的目光里带上来怜悯,“树木可会畏惧风雨太过猛烈?河川可会抱怨阳光太过炽热?人类不过是同那泥土尘埃一般,乃妖鬼的养分。大天狗啊,吾友曾说过‘世人皆怨愤,唯怨愤者不知且不觉’,你可就当真如此哈哈哈哈哈!”

 

  “你!你!”大天狗气结,浑身都因为过于激动甚至微微发抖。但他突然大笑道“不愧是酒吞童子的跟屁虫啊!这懦弱的言辞也正如那个无能的鬼王一般!安逸的蜗居一方,不思进取畏惧变化,庇佑的妖鬼和下属都是那么的不成气候,也难怪会被人类斩去了头颅!”大天狗眉毛紧皱,嘴角裂开,呈现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原本俊美的面容上溢出的恶意令人打寒颤。

 

  “你莫要胡说!吾友强大无人能及,那压倒性的实力和冷静到可怕的头脑!区区人类,怎可能奈何的了吾王!!”茨木愤怒的嘶吼着,甚至激动到用了“吾王”这个许久不用的称呼。

 

  茨木只感到血往头上涌,愤怒烧红了他的眼。酒吞童子是唯一能让茨木低下高傲头颅的存在,甚至连亲吻酒吞脚前的土地都让他感到万分荣幸。茨木不信高天原的神明们,酒吞就是他的唯一的神,绝不容许任何人的出言不逊,更遑论这等侮辱。

 

  “大天狗!既然你活的不耐烦了,就由吾来撕碎你那张出言不逊的嘴!”茨木的嘶吼沙哑且刺耳,连空气都在他释放的妖力下扭曲了,他已愤怒到极致。

 

  “我为何要说谎?人类已将那庸君的头颅取下,你回去便可见到酒吞童子的无头尸了吧哈哈哈哈。”大天狗大笑着,为黑晴明大人的智谋而自豪,却突然全身一寒。

 

  “吼!!!”一声猛兽的咆哮响彻黑夜山,怒火彻底烧断了茨木的理智,他如野兽一般猛地蹬地跃起,地面碎裂,高举的鬼手仿佛要撕裂天空。恶鬼现世!

 

  大天狗猛一振翅躲开茨木抓过来的利爪,“吼吼!”茨木还未落地,就吼叫着,将黑炎接二连三的掷向大天狗,完全不计较妖力的损耗。

 

 “哼,莽夫行径,果然庸君麾下无能者啊!”大天狗一扬手,一道风刃就向茨木袭去,茨木丝毫不闪躲,直直冲过来。“什么?!”大天狗来不及惊讶,巨大的鬼手已经携着风压袭至身前。

 

  轰的一声,大天狗被打的倒飞出去,猛砸在地面上。“该死的恶犬!”大天狗感到身下有妖力溢出,连忙扇翅避开,却仍旧被从地面伸出的地狱之手抓伤了翅膀。

 

  “吼吼吼!”彻底化身为猛兽的茨木兴奋的吼叫着,血腥味让他愈加兴奋,越战越勇。

 

  “连理智都没有的人,别妄想战胜我了!我还有助黑晴明大人完成大义的使命啊!羽刃风暴!”黑色的羽毛裹在龙卷风里,仿佛狂舞的刀刃,向茨木袭去。

 

  茨木见状,猛地将右手空袖击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地狱之手从岩石另一边被召唤而出,横向的地狱之手猛地冲出地狱,撕裂羽刃风暴。茨木纵身跳起,在地狱之手的手臂上一点,跃向大拇指。地狱之手竟仿佛弹弹珠一般,将茨木整个人弹了出去,茨木整个人仿佛离弦之箭一般,砸向大天狗。

 

  “疯子!”大天狗不可置信的惊叫。只见茨木左手向前伸出,巨大的鬼手抓住大天狗的脑袋,带着大天狗一起因惯性倒飞出去。鬼手猛地将手中脑袋向下摁,大天狗脑袋就被摁在了土里,在地面上划出了一条沟壑,直到茨木狠狠撞断了一棵树,两人才从恐怖的惯性里摆脱。

 

  “咳咳咳!”茨木猛地咳出几口血,刚刚的撞击伤到茨木的内脏,但他的鬼手依旧将手中脑袋捏的死紧,没有多的手,他便以头撑地,勉强坐起。

 

  茨木低头看看大天狗,已经不动弹了。茨木这才松开捏住大天狗头的手,发现大天狗血染红了铂金色的头发,两眼翻白,完全昏死了过去,但仍旧活的很好。

 

  “啧,命真大。”茨木咂舌。

 

  这如此乱来的战斗方式,万一搞不好敌人没死,自己都要赔进去了。大天狗预料不到这等行动,栽了进去,迅速的败落,实在是有点冤。

 

  茨木把手拿到嘴前,想着怎么下口。刚刚他的手在摁着大天狗的头在地面摩擦时,由于他的手过大,导致他自己的手指也摩擦到了,食指和小指甚至折断了,断骨戳出皮肉,手指不自然的扭曲着。

 

  “完蛋,挚友绝对会骂我啊。”茨木发愁的看着手指,试图用嘴把骨头塞回去,但除了疼的直咧嘴,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疼疼疼,算了,骂就骂吧,回去让挚友帮我接回去。”

 

  茨木决定后,就举着折了两根的手指,抛下昏迷的大天狗,向大江山方向奔去。

 

=====================

趴在酒吞床下碎碎念:“世人皆怨愤,唯怨愤者不知且不觉”这句话出自漫画《山河社稷图》,我这里表达的意思和漫画里不一样。强烈推荐这本漫画!神作!良心作!笔者我超级喜欢这个漫画!吃我这发安利!

顺带一说,我发出这篇文之后,立马出来大天狗……我开始怀疑大天狗的属性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