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玖章

第玖章

 

  人类勇士们的退治壮举被鬼王当做宴会的余兴后,宴会的气氛更是热烈,小妖们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吃喝的那叫一个痛快。

  王座上,酒吞慵懒的斜倚着,长腿叠起撑着头半眯着眼,紫色的眸子似乎被酒染上了一层雾气,英俊又妖冶。鬼王那女人看了都自惭形秽的绝美容颜和仿佛猎豹般,充满侵略性的肉体,都堪称是神明的杰作。

 

  但正是因为这份不属于人类的美丽,高贵的神子被女子的痴怨缠身,被男子的怨恨灼烧,最终堕入了鬼道。可神子却不怨,因为人神鬼在神子眼里哪有区别。

 

  神——爱上女子,为了得到她而去刁难人类,最终被斩首的八岐大蛇。人——爱上八岐大蛇,为了追随他而去,众叛亲离的长者之女。妖——爱上人类,愿为人类一直等待下去的樱花妖。鬼——爱慕鬼王,自愿跪拜于鬼王脚下的茨木。都是一样的,这人神鬼哪有区别,不过都是痴人罢了。

 

  酒吞看的明白,就也不觉得堕入鬼道是坏事,所以他始终不怨。但世人却是愚昧的,在酒吞离开生长的寺庙时,那些于他怀有怨恨,甚至处处刁难的他的僧侣们仍在恶意的诉说着他的鬼化。僧侣们言之凿凿,“荡妇之子,男为盗女为娼!”“灵魂污浊,肮脏不堪,化鬼乃必然!”。

 

  酒吞却对这些恶意的话语不过笑笑,“佛门净地又如何?恶乃人之初,不过是群连己心都不愿意直面的可怜人罢了。”说完,便运气妖力腾云驾雾而去,再不回首。

 

  如今,酒吞当上鬼王一统妖鬼已有千年,时光流逝的飞快,莫说人类,妖鬼也在他眼前来来去去了无数。唯有他,鬼王酒吞童子,千年如一日的坐在妖鬼的巅峰,看尽世间沧桑,而他预感到了改变的来临,仿若命运的齿轮在他耳边轰鸣。

 

  “你们说这人鬼共存的时代若是结束了会如何?”酒吞支起一只手,曲起食指等待着。

 

  “啊?”坐在次位的四熊们愣了一下,不明白鬼王这突如其来的发问,但还是努力回答起来。

 

  “大王您是指把人类都干掉吗?”

 

  “不会吧!人类没了,多少兄弟得馋死啊。”

 

  “那是俺们妖鬼没啦?”

 

  “你怎么说话呢?!长点脑子不行啊!”

 

  “那还能是咋整?”

 

   “呵呵呵呵”鬼王低低笑了起来,似乎是被四熊的话语逗笑了,又似乎是沉浸在自己的设想里,表情分外的愉悦。这时,鬼王刚刚曲起的食指上停了一只血红色的蝴蝶,是冥蝶。

 

  “本大爷要离开一趟,宴会继续。”说罢拽住蝴蝶,妖气一腾,便不见了踪影。

 

  另一边,晴明一行人被跳跳妹妹委托了找跳跳哥哥的任务,在跳跳妹妹担忧的眼神里,进入了冥界。“跟在下一起走吧,这是阎魔大人的命令!”判官不容拒绝的带走了晴明。

 

  “近日,京都发生的异乱可以断言与你有关。”

 

  “妾身能看到,汝灵魂上的罪恶刻印。”

 

  “我只能说我是冤枉的。”

 

  “只凭这点证据,不足以推翻你的罪行。”

 

  “是呢,就给你一个澄清自己,减轻罪行的机会吧。”

 

  对晴明的冥界审判,由阎魔暂时的宽恕落下帷幕。

 

  离开冥府的晴明,和神乐、博雅会和后,就匆匆赶往现世。阎魔已告知他,现世大乱,原因正是那黑晴明,而他需要积极的去平乱,来获得死后的宽恕。更何况,无论因为争取宽恕还是想要保护京都的意愿,打倒黑晴明已是晴明现在必须要做的事了,思及至此,晴明加快了回到现世的脚步。

 

   感知到晴明已离开冥界后,阎魔对判官交代了监视晴明的任务,判官领命离开后,阎魔殿又重新变得死寂。

 

   “出来吧,人早已走了,汝还要待在那何时?”

 

   “这可是你的地盘,本大爷自是得等你开口啊。”阎魔殿的阴影处走出一红发妖怪,正式鬼王酒吞童子。原来酒吞在宴会上收到了信,那只冥蝶正是来自阎魔的邀请,邀酒吞一同看这搅乱天下的人类的审判。

 

   “汝怎想?”

 

   “刚刚出现在你面前的‘晴明’的确是无辜的呢,这种程度的事,你也明了吧。”

 

  “哦~妾身还以为以汝对晴明的厌恶,会断定他罪孽滔天呢。”阎魔倚在云端,红唇玩味的勾起。

 

  “嗤,且不说晴明的确罪孽深重,本大爷岂是会被区区感情支配,掂不清轻重缓急黑白是非之人?你未免也太小瞧本大爷了!”

 

   “呵呵呵呵呵呵,妾身怎会瞧不起堂堂鬼王呢。只是听闻汝为那鬼女买醉,力量衰退,鬼王威严尽失,颓废至极,这才邀汝来。想看看是不是真如传闻中一样,如今看来,传闻真真是不可信啊。”阎魔掩唇轻笑,揶揄道。

 

  “哼,你这阴沉的阎魔殿哪来的传闻,分明是你无聊了想看戏。”酒吞冷哼一声,毫不留情的揭穿了阎魔。

 

  “汝对那晴明怎么看?”阎魔不回应酒吞的反驳,问了他另一个问题。

 

  “他称呼想要毁灭京都的晴明为黑晴明,他自己却也不是晴明,硬要说的话,得叫白晴明吧。”酒吞说着,发出不屑的嗤笑,“无论怎么区分,‘晴明’的罪孽都是不可洗脱的。你也这么说的吧‘给予你减轻罪孽的机会’而不是洗脱冤罪,你明明最清楚不过了。”

 

  阎魔对酒吞的话不答,却又问道“汝要插手吗?”

 

  “看情况吧”酒吞对阎魔的不答也不介意,继续回答。

 

  “汝要插手。”

 

  “就算如此,你莫非要拦不成?”

 

  “怎会,妾身对生者的事一概不会插手。今日邀汝前来,还为一事……阎魔修长的手指蹂躏着玫瑰一般的唇,烟眉蹙起。犹豫了半晌,还是开口了“这数十年来没有草木器物成精……”

 

  “盛极必衰,本大爷知晓。这人鬼共存的时代必将远去,妖鬼精怪在那时将会藏入人群,躲进阴影吧。”酒吞头一昂,语气里满是傲慢,“你莫不是以为本大爷连这些都察觉不到?”

 

  “这还真是失礼了,妾身原本还在担心如何开口呢,毕竟将来会有无数妖鬼消失啊。”

 

  “生死由命,斗不过命数便要消亡,这不是世间常理吗?”酒吞语气平静,仿佛在说一件极其自然的事情。

 

  “汝还真是冷情呢。”阎魔对酒吞的回答略有惊讶,她以为酒吞身为待子民相当不错的鬼王会担忧与妖鬼们的未来,看到他毫无举动,以为对这世间变化不知情,却不料是知晓的情况下放任之。“汝可曾有想过,如今伴随在侧的妖鬼,都会消失不见?”

 

  “你还真是变了很多啊,阎魔。”酒吞听到阎魔的提问略微睁大眼,惊讶道。

 

  “何出此言?”酒吞点出来后,阎魔隐隐察觉到了却仍是问道。

 

  “你身边的鬼使来来去去,亡者更是不做逗留。你应当比本大爷更冷情,更不在意身边人的去留,可如今你却问本大爷‘可曾想过身侧妖鬼都会消失’真是笑死本大爷了。”酒吞大笑道。

 

  阎魔眼睛波光流转,似乎在思付着什么。

 

  “变得没那么无趣了嘛,阎魔。”酒吞歪了歪头,玩味的打量着阎魔,“是谁改变了你?寂寞?不可能吧,那是熬汤的小鬼?那对鬼使兄弟?还是说是那个判官?”

 

  “汝又如何,酒吞童子?”

 

  “别避而不答啊,阎魔。”酒吞抱臂靠着柱子笑道,难得抓住能调侃阎魔的机会,酒吞不打算放弃。

 

  “是呢,虽说像你我这等存在,早已熟知背叛与恶意,对此屡见不鲜,根本无法动摇吾等心智。但,身边若是有一颗赤诚之心,将忠诚与信任甚至全身心都奉上,被打动也是如此轻易啊”阎魔回答了酒吞的问题,但同时意有所指般,微眯双眼,直视酒吞道,“汝不这么认为吗?因为他们是如此的美丽而且难得啊。”

 

  “哼,如果你身边那人聒噪的好似三千个说书先生,你就不会这么想了”酒吞不耐的冷哼一声。

 

  “那就不要笑啊,鬼王大人。”阎魔毫不掩饰的笑了,调侃酒吞道。

 

  “咳”酒吞干咳一下,调整面部表情“既然审判已经看完了,本大爷要回去了,本大爷可是翘了宴会来的啊。”

 

  “不送。”

 

  酒吞头也不回离开了冥界,阎魔也重新倚回云端。

===========================

趴在床下碎碎念:晴明阎魔那段,是游戏里的剧情,冥界审判。没有细写,游戏里没有开剧情的,可以去B站看。

这文酒吞的设定选用的是,酒吞是伊吹山神明之子,由于太过俊美,众多女子向他示爱却求而不得,女子们的痴怨缠身,导致酒吞堕入鬼道。我会加入一定程度的编造,不过传说嘛,怎么理解都是看个人。

原本打算这章开始写茨木的场合的,结果还是拖了一章。下一章镜头就会转到茨木那了,你问酒吞?酒吞回大江山吃喝玩去了。不过这一章,感情也铺垫了点,可喜可贺。茨木终于要出场了啊!话说你们还记得茨木上次出场在哪吗?我真是药丸……

评论 ( 8 )
热度 ( 1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