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柒章

 第柒章

  酒吞回到大江山,在半山腰就遇到星熊一行鬼,只见那四熊在一块草坪上睡成一团,你枕着我胳膊我压着你大腿,你躺在我肚子上,我脚翘在你脑袋上,看着颇为辣眼睛。旁边还散落了一地的酒坛,明显是醉酒后就这么睡过去了。

  酒吞糟心的眉头一皱,上前把他们一个个踹醒。“都给本大爷醒醒,交代你们干的事呢!”

  在鬼王和茨木都出去了的日子里,这大江山里谁还敢管这四熊,一个个都趁喜静的鬼王不在,使劲闹腾。如今睡得正爽,突然被人狠狠踹醒,正恼着呢,正想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小妖居然敢踹他们,一睁眼,却发现是鬼王,而且鬼王还一脸不爽的看着他们。顿时吓醒了,宿醉也不头疼了,脑子无比的清明。

   四熊一个个瞪大眼,迅速爬起,在鬼王面前排一排正坐好,等着鬼王发话。

  “问你们呢。”酒吞看着他们冒冷汗,无比乖巧的坐一排,心里顿时愉悦极了。却还是板着脸,厉喝问道。

   除去星熊,其余三熊你看我我看你,他们哪听到鬼王问什么了啊,刚刚都还在会食梦貘呢。坏了,这可怎么办,四熊眼里传达着慌张。他们不是不知道酒吞的恶趣味,就是喜欢捉弄人。故意装作生气,然后说要惩罚人,再打着惩罚的名号支使人恶作剧。你还不能点破,不然他揍人,揍的可疼了,他们就算皮粗肉厚也是不想挨揍的。

  但四熊里有个脑袋转不了弯的家伙,只听星熊问“大王你刚刚问啥啊,俺没听清,你再问一遍呗。”

  “厚~你没听清居然还不先赔罪?居然还想让本大爷再重复一遍?”酒吞抱臂,眉头一挑,仿佛可以听到他肚子里的坏水在咕噜噜冒泡,简直要冲破他健美的八块腹肌,溢出来了。

   “哎呀,大王你就别耍了,俺们都知道你不在意这个的,到底啥事啊。”星熊不知死字怎么写,满不在乎的咋呼道。

  酒吞不想耍他了,他觉得有时候暴力是最管用的。实力至上可是妖鬼界的金字法则啊。

  只听大江山上突然响起星熊的惨叫和山崩地裂的巨大响动,惊起满山的飞禽。

  “哎呀~鬼王大人回来了呢。”椒图掀开贝壳听了听动静,遂又合起贝壳睡觉去了。其他妖鬼也是,听了这熟悉的惨叫声便知道,他们的鬼王大人回来了。

  酒吞擦擦刚刚溅到手上的鲜血,对剩下的瑟瑟发抖简直要抱作一团三熊问道“交代你们的事呢?”

“回大王,都办好了。”熊童子道。

“具体说说。”酒吞靠着树坐下,捞过旁边还未开封的酒坛,拍开泥封,给自己倒了一盏,边喝酒边听属下汇报。

  “那叫黑晴明的家伙,似乎已经冒充了正主,给那些人类勇士说女人都是大王你拐走的了。”金熊道。

  “嗤,正主”酒吞不知为何,对这个词嘲笑了一下。

  “怎么了大王?有哪里不妥吗?”金熊不解的问道

  “无事,继续吧。”酒吞昂首饮尽手中的酒盏,然后又给自己斟了一盏酒。

  “咱已经拜托惠比寿老爷子到时候去给他们送酒,按大王你说的,就告诉他们这是对鬼有毒的神明的酒。”虎熊接着汇报。

  “哦哦,那老爷子答应了啊,身为神明的他去送酒那是最好不过,不过没想到他真的会答应啊。”

  “老爷子说了,说他手下的草妖们都承蒙你的关照了,而且如今妖鬼能平静的生活,都是多亏大王您做了鬼王,所以他答应帮忙。”

  “恩,他肯帮忙就好,省了不少事。”酒吞对这样的赞扬无动于衷,自己担的起这份评价这件事,他清楚的很。

  “根据座敷童子和影茶杯传来的消息,那些人类上山预计是四日后,具体时间还没定下来。”金熊道。

  “影茶杯?”酒吞不解,哪来的小妖。

  “前两年加入大江山的,是一种喜欢在人类宅邸里跑动,偶尔会给人类挡灾,茶杯形状的小妖。大王你那时候一直泡在枫树林呢,况且是一小妖,所以就没特意汇报。我看它脑袋也算好使,在人类宅邸里出现也不会引起人类警惕,就派他去了。”金熊解释道。

  “恩,办好了就行。以防万一,先把宫殿里的小妖遣散吧,只留必要的妖鬼在便可。”

  “是”三熊皆领命。这时候金熊抬眼看了看酒吞,觉得他心情貌似不错,就大胆的问了“大王啊,茨木呢?他不是去找大王你了吗?怎么不见他和大王一起回来?”

   酒吞摸摸下巴,嘴角一侧挑起,笑的颇为邪气“这你就不用管了。”

  很好,茨木又被大王耍了,或者说逃不了又是一通耍。三熊一看他们的鬼王这副表情就知道了。

  三熊们犹记上次,大王叫茨木偷了椒图的贝壳,再把鲤鱼精塞进去,并骗他说这是对手下小妖们的锻炼。然后茨木由于被酒吞叮嘱过,不许对小妖出手,而没敢出手,导致他摁着鲤鱼精使劲把她塞进贝壳时,被鲤鱼精的尾巴照脸抽了无数下,但他仍是顶着被抽红的脸把鲤鱼精塞进了贝壳。最后被河童发现,用水球将茨木轰出池塘时,茨木落汤鸡模样,一边嚷着“若不是吾友不让吾对尔等小妖出手,吾定将你碾碎!”一边逃出河童的攻击范围,酒吞则躲在树上笑的酒盏都拿不稳。

  鬼王如此热爱整人,大概是妖生漫长,不找点乐子就要被无聊杀死了吧,无聊可是排在妖鬼死亡原因前三呢。但三熊就是不明白,这大江山的妖鬼几乎被大王捉弄了个遍,也没见小妖受不了,逃离大江山。他们也不知道大王到底怎么做到的,耍的整个大江山的妖鬼欲罢不能。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事后,酒吞去了池塘,他用妖力修了一下椒图原本破损了点的贝壳,并亲自送还给了椒图。然后又送了河童一个精致的结绳,送了鲤鱼精漂亮的头花,后来那结绳和头花都出现在了鲤鱼精的头上。但对茨木……酒吞除了用灌酒遮掩住自己嘴角的笑意,就什么也没干了。

  酒吞就看着茨木浑身湿淋淋,脸颊红红的,一边幸福的吹自己,一边气呼呼的说那些小妖不识好歹。乐得酒吞忍不住揉了一把那毛茸茸的白发,然后邀他一起喝了一夜的酒。

  说起茨木,他现在正在桃花妖的住所附近。脚上的铃铛被他取了下来抱在怀里,独手摩擦着铃铛,脑袋看着天空发呆。茨木身旁坐着一只豆狸,和茨木一样的姿势,抱着酒罐双眼放空望着天空发呆。

  “桃花,你看呀,落在茨木大人衣襟上的花瓣还是和昨天一样啊,这不会是坐了一宿吧。”樱花抬起衣袖掩住半张脸,身体倾向一旁的桃花,压低声音问道,眼中满是担忧。

  “樱你太紧张啦,”桃花插着腰满不在乎道,“茨木大人不也是说了吗,他要一个人呆着思考些问题,别担心啦,不会有事的。”

  “可他伤还没好呀!怎能就这样在露天一坐一宿呢!”樱花娇嗔。

  “樱你心太软了,那伤你不也看了吗,都是些小伤,就算不治都不碍事的。”桃花安慰着她。

  “要不我们做些吃食送过去?好歹也是个伤患啊,这都一天没吃饭了。”樱花依旧放不下心。

   “那好吧”桃花拗不过樱花,只得配合。“樱你真是太心软了。”

  “那我们去做点清粥小菜吧,顺带再做点糕点送过去。”樱花知道桃花也是担忧的很,只是嘴硬不爱说,但也不戳破,只拉起桃花的手向屋内走去,打算一起做吃食。

  茨木对樱花和桃花的对话浑然不知,他抱着铃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茨木想着酒吞的话,思索着着红叶的陷害和酒吞对他“装作决裂”的要求。他想,“如果是挚友和那妖女联合起来一起戏弄我,或者这是挚友又一为了摆脱我的战术,我就和挚友决一死战。或者努力变强,用实力征服挚友,让他承认我是他唯一的挚友。”但茨木转念又一想,“不对啊……如果我能打赢挚友,我为何不直接上了他呢?反正比起朋友我更想做他恋人啊。”茨木顺着思维想象了一下,但很快收回思绪。“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吧……挚友强大举世无双,我远远比不上。而且挚友就算爱戏耍人,也不会做这等过分的事。”

  茨木下意识的摸了摸铃铛,铃铛上纹路磨过手指,让他下意识的放松了下来。他看着怀里的铃铛,回忆起这铃铛的来历。

  铃铛是在茨木跟着酒吞回大江山后,酒吞送的,说是作为他彻底堕为妖鬼的贺礼。

  贺礼,茨木还记得当初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人类的言行灌输给他的“妖鬼低贱而卑劣”的概念一扫而空,满心都是对变成鬼这件事的欣喜。酒吞的话语相当于告诉了他,身而为妖鬼也可以是幸事。

  茨木突听到这话,然就哭了,抱着酒吞嚎嚎大哭,鼻涕眼泪都蹭酒吞腹肌胸肌上,酒吞一边嫌弃的要死一边回抱自己。

  他拼尽全力的哭,人生第一次的哭泣仿佛要将以前的眼泪都补回来似得,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硬生生哭昏了过去。此时,茨木作为人类的一生,在酒吞的话语里死去,他作为妖鬼的一生,在酒吞怀里诞生。

  次日的清晨,茨木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醒来,感觉到眼睛肿肿的,睁开眼有点费劲。

  这时,茨木眼前的纸门拉开,冬日的雾气入侵了房间,茨木抬眼看,酒吞正逆着清晨的朝阳而立,水蓝色的天光模糊了酒吞的轮廓,茨木却清晰的看见酒吞嘴角温柔的弧度,“早安,小鬼”。

  “哎呀,睡着了呢。”樱花一手提着食盒,一手微掩唇瓣,小声惊呼道。

  “果然没事啊,把食盒放一旁吧,等他醒来自会吃的吧。”桃花也压低了声音。

  “不过这还真是幸福的睡颜呢,是做了什么好梦吗?”樱花放下食盒后,望着茨木喃喃自语。

  只见那靠在樱花树下的俊秀青年,抱着铃铛睡得正香。他眉眼放松,嘴唇微张唇角勾起,隐隐有亮晶晶的口水在唇瓣上闪烁,笑的又甜又傻。

=============================================

趴在酒吞床下碎碎念:每次更完文总会进入贤者时间,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想着“啊……写文好麻烦,干脆坑了吧,我为什么不是咸鱼呢?除了躺着我啥也不想干啊……”之类的,这种时候只有留言能拯救我了,所以……我们只要说到这个地步大家就明白了吧。
这章有3500字左右,可产粮玄学根本就是骗粮的谣言!我还是没有长腿大姐姐和茨木!茨木你再不来……我就……我就……我就写酒我或者双酒吞水仙了!更甚者写你黑化病娇的BE酒茨!我要写BE了!是BE啊!(恐吓脸)

评论 ( 19 )
热度 ( 1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