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陆章

第陆章

   酒吞在送走茨木之后,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盗墓小鬼留下引路的妖气,顺着妖气寻到了一小木屋前,木屋门口站着盗墓小鬼。

  盗墓小鬼向鬼王欠了欠身,“主人已接受过治疗了,刚刚已经醒来了,但身体仍是虚弱着,大人还请不要久留。”

  “本大爷知道了。”

  酒吞推门而入,木屋不大,一眼就能看到躺在床上的红叶。酒吞站在门口,略有犹豫,扶在门上的手指不自觉的蜷起。他抿了抿嘴唇,终是下定决心,敛了一身的瘴气,跨门而入。

  “酒吞童子大人。”红叶睁眼看向酒吞,撑着身子坐起。

  “你不必如此,刚刚受的伤,还是躺着好。”酒吞快步上去,试图阻止红叶。他伸出手,却不知道该碰哪里。

  红叶摆摆手,拒绝了酒吞的好意,自己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躺着未免也太失礼了。”

  “我不介意。”酒吞没用本大爷的自称,他在红叶面前一向是没有架子的。

  “呵呵呵,大人可真温柔。可我介意啊,红叶爱美大人您是知道的吧,就算受伤,也不能折损我的美貌。”红叶高昂透露,看着酒吞道。她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却偏偏将身板挺得笔直。

  高傲的身姿,虚弱的身体,绝美的容颜。伤痛丝毫没有折损红叶的美貌,相反,让她美的更为惊心动魄。

  但是红叶越美,身姿越高傲,酒吞越伤心。

   红叶伸手拽住酒吞的胳膊,“大人才是,茨木童子大人也是一方大鬼,您没有伤着吧,我……”红叶还欲说什么,却发觉手下的胳膊竟在颤抖。

  “你……你不必……”酒吞断断续续的开口了,他整个人都在轻颤,垂下的红发遮住了他的一只眼,无法遮住的另一只里,清晰可见浓的化不开的哀伤。酒吞嘴唇抖动着,死死咬着牙关,甚至脸颊上隐隐浮现除了牙槽的形状,他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大人……您没事吧?您是受伤了吗?”

  “不,我……我很好”酒吞这么说着,颤抖却没有停止。

  “那是因为我吗?如果是因为我的话,我没事哦,大夫也说了,伤不碍事,只要静养好,一月便能好利索。”红叶被酒吞的样子惊到,赶忙安慰他。

  “我没事。”酒吞深吸一口气,肩膀下垮,身体放松,终于是停下了轻颤。

  “抱歉,因为我的缘故,让你受到如此不幸,我已与茨木童子决裂,你不必再担心他再来找你麻烦。”酒吞低下头没去看红叶,他拳头紧握,压抑着内心的悲痛和愤怒,以平平的语调念着这段早已想好的台词。

  “我才是要道歉,大人与茨木童子大人不是多年的好友吗,就这么断了真的好吗?我的伤并无大碍的。”红叶收回手,劝慰道。

  “无妨,我也早就厌烦他了,不过一直差个契机罢了。”

  “如此啊……”

  “红叶你……”酒吞抬起头,看着红叶,犹豫了一下,仍是开口了“大江山最近不太平,我要回去一趟,我会遣人送补品来的,你……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随时来大江山,我时刻都欢迎你。”

  “大人是鬼王,自然是要以事务优先了,补品我就收下了,还劳大人费心了。”说罢眨眨眼,弯起的杏眼看起来颇为俏皮。

  “恩”酒吞看着红叶这模样,终于是笑了,“你侍从说过你要静养,我也就不再打扰了。”

  “那来日再见,酒吞大人。”红叶颔首。

  “恩。”酒吞也点点头,不再逗留,离去了。

  离开小木屋以后,酒吞越走越快,他疾行在山林间,俊俏面容扭曲的仿若恶鬼。他陡然停下,猛地一拳挥出,一抱臂粗的大树当即断裂,并飞出去三丈远。酒吞攥紧拳头,喘着粗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身躯越抖越烈,最后他猛地一仰头,嘶吼出声,仿佛受伤的猛兽的怒嚎。

  树林里鸟雀被惊得振翅飞起,地上的动物也起身从他身周逃离。一时间,酒吞方圆百丈竟是毫无生灵。

  无处发泄的愤怒与哀伤让酒吞的瘴气不由自主的溢出,笼罩在他的四周,没有生灵敢靠近悲愤中的鬼王。

  刚刚红叶的言行在酒吞脑海挥之不去,那么好的姑娘,那么好的姑娘,酒吞在内心哀嚎着,明明原本是那么好的姑娘!

  酒吞其实对红叶并非一见钟情,他是见过人类时的红叶的。那时酒吞听闻京都有一绝美女子,他便化身成人,去看一看那传闻中的美女。的确是美,酒吞在得出这个感想后,就离去了,那时他尚未爱上红叶。

  酒吞真正爱上红叶,是在红叶死于非命,变成鬼女之后。他有一日途经枫树林,见到了在树林里起舞的红叶。堕入鬼道,身体虚弱开始腐朽,却依旧将自己打理的光鲜亮丽的红叶。

  酒吞从那以后,便不时来枫树林,隐藏起身形看她跳舞,看她陪一些同样来看她跳舞的妖怪幼崽玩耍。

  终于有一日,酒吞在看到害死红叶的仇人经过枫树林,红叶却仍是陪幼崽们玩耍,对那些人视而不见时,他终是忍不住现出了身形。

  “你不怨么?”

  “自是怨的。”

  “那为何不报仇?你的仇人可就在眼前,他们看不见你,你未必还看不见他们?”

  “若是我也被这些丑恶的感情吞噬了,那我岂不是同他们一样了?”

  “可你已堕入鬼道。”

  “那与我的美有和关系吗?更何况,即便命运待我不公,我也不能自甘堕落。”

  红叶高昂着脖颈,“我不信鬼神,不认命,就算将所有的不幸怪罪于他人,归根究底,我仍是要对自己负责,而我早已决定美丽的走到最后。”

  霞光穿透枫叶,自红叶的身后刺向酒吞,晃的酒吞眼里只能看见镀了一层霞光的,红叶的身形。红叶如白杨一般的的身躯,高昂的头颅,弯起的杏眼,自信的笑容。

  一瞬间,酒吞觉得万籁寂静,什么都听不到,却又觉得耳边有什么在轰鸣。他的眼睛渐渐瞪大,脸上和耳朵上泛上热度,他终于明白了,在耳边轰鸣的,正是他自己的心跳声。

  自那一日起,酒吞就疯狂的爱上了红叶。

  回忆里的红叶越美好,现在的红叶越让酒吞痛心。以前那么温柔,连仇人都不愿杀,只为保住自己高贵灵魂的红叶,如今却为了一句话,屠尽枫树林里的人,只为外表更美一分。

  以前那么高傲,对酒吞和小妖平等以待。如今却叫着酒吞大人,利用酒吞爱意去达成黑晴明吩咐的红叶。

  是的,黑晴明。

  酒吞早就接到了来自大江山的信,那是应他要求,由丑时之女做的监视人偶,送去大江山之后,由他下属整日盯着人偶得出来的情报。

  信的内容大致是,黑晴明再次找上了红叶,要求她接近鬼王,离间鬼王与其他妖鬼。并由红叶向酒吞讨要神酒,再由黑晴明动手,俘走贵族家的女儿给红叶吃掉,再想办法利用神酒嫁祸给酒吞,让人类勇士站出来,进行大江山讨打。

  酒吞刚收到这封信时,是不愿意相信的。他死死盯着“红叶答应”那几个,仿佛瞪着那封信,字就会变一样。可是信上的字还是没变,事情也发生了。

  酒吞刚看到茨木打伤红叶的场景时,满心的愤怒,却在茨木开口解释的一瞬间,相信了。不仅是因为信的原因,还因为酒吞相信茨木绝不会对他说谎。如果茨木伤了红叶,那么茨木不仅不会隐瞒,相反可能还会主动告知。

  对茨木的了解和信任让酒吞知晓了事件的真实,身为鬼王的气度让他忍住悲愤接受了事实,并在红叶面前演了一出决裂的戏码。

  酒吞童子温柔多情,可鬼王冷酷薄情。酒吞就算再爱红叶,在红叶做出不利于自己的不利于大江山的选择时,鬼王就给这段爱恋划下了句号。

  但就算爱恋已经结束,酒吞仍是感到悲愤。怒阴阳师的不耻之举,悲红叶的自甘堕落。

  “明明是个那么好的姑娘……”酒吞颓然的坐在树下喃喃。他拿出酒盏,鬼葫芦自动悬空给他斟了满满一盏。酒吞对着升起的明月示意,然后一饮而尽,比起借酒浇愁,酒吞觉得自己的行为更像是在哀悼当初的红叶。

  酒吞打定主意,大江山明日便回,今晚就让他一醉方休吧。

=============================================

趴在酒吞床下碎碎念:我更文更的真是太勤了,被自己的勤劳吓到了。这一章主要讲酒吞如何爱上红叶和为何放下红叶的,写到现在才发现笔力不够,有点忧心后面怎么办啊……顺带一说这一章没有挑错别字,因为我太困了。
对了,“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出自红楼梦,大意是……解释起来好麻烦,自己查去。
还有看文的,为啥不给我留言呢?为什么留言的那么少呢?我还挺喜欢看留言的,留言我基本都回了吧,没回的我在心里回了。
更太多,我的肝要爆了,估计接下来要咸鱼一段时间了。

评论 ( 13 )
热度 ( 1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