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伍章

第伍章

  任何妖鬼与鬼王的战斗都是毫无悬念的,鬼王这名号正是酒吞站在尸山血海里打出来的。

  “滚吧,茨木童子。”酒吞看着狼狈趴伏在地的茨木,毫不留情的道。

  “呜……嗯……”茨木努力想撑起身体,但是身体疼的发抖,让他一时无法起身。

   酒吞不再看他,转身打算离去,但脚下却被绊住了。酒吞低头一看,茨木竟然扑过来抓住了他的脚踝。

  “放手,本大爷身边可没有会耍赖的人。”

  “唔!”茨木被酒吞的话梗住了,手松了一下,但随即抓的更紧了。茨木努力抬头,他紧抿双唇,不说话,金色的双眼死死盯着酒吞。

   死倔的小鬼,酒吞在心里骂道。他蹲下身,捏住茨木的下颚,将他的头提起,“区区手下败将,别缠着本大爷。”

  只见茨木双眼发红,身躯也微微颤抖起来,气息变得急促,喉咙里发出呜咽声,唇瓣紧抿。

  糟,不会是欺负过火了吧,他总不可能是要哭吧。酒吞震惊的看着茨木的样子,心虚了三分。

  茨木嘴唇抖了半天,终于开口了。

  “哦~不愧是吾友!这压倒性的实力!这高昂的战意和令人颤栗的杀意!吾友酒吞童子哟,你果然是君临鬼族巅峰的男人!”茨木一开口就是咏叹调的酒吞赞美曲。

   茨木手舞足蹈,满脸兴奋,双眼简直如太阳下的黄金一般,璀璨生辉,亮的快要晃瞎了酒吞的眼,酒吞觉得刚刚心虚的自己真是太蠢了。

  这玩意就是个傻的!酒吞在心里骂到,角给他长到脑子里了吧!

  “闭嘴!还不庆幸自己捡条命,速速离去,莫要再出现在本大爷面前!”

  “不!”茨木秒答。

  酒吞被茨木如此果断的拒绝气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小崽子这是要上天啊,他想。

  “呵呵呵”酒吞怒极反笑“你伤了红叶还如此挑衅本大爷,信不信本大爷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

  “吾说了,吾不是故意的,那红叶化作了小妖的模样,吾是被陷害了!”

  “你认为本大爷会信你?”

  “挚友一定会信的,因为吾说的是实话!什么阴谋诡计和谎言都瞒不过吾友!”

  “你献殷勤也是没有用的。”

  “吾没有献殷勤,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啧”酒吞不耐的咂舌。

  “挚友为什么要嘴硬呢?还是说又在捉弄吾?挚友一定是信吾的。”

  “我嘴硬?!”酒吞被惊愕的连本大爷的自称都丢了,酒吞其实是知道关于自己嘴硬心软的评价的,但是哪有人当面说的?唯一当面说过的星熊被被自己揍得三个月下不了床,之后哪还有人敢撩这根老虎须?好吧,星熊其实只有三天下不了床,剩余时间都是偷懒去了。这个酒吞也知道,只当放他假了,但酒吞特地堆积了三个月的工作,之后一口气扔给了星熊,这个就是后话了。

  当酒吞还在惊愕中的时候,茨木撑起身子,抓起酒吞一只手的同时,低下头,将自己的脖颈埋进了那只手中。茨木拿脆弱的颈项蹭了蹭那只手,脖颈处敏感的肌肤可以感受到酒吞手上的茧,还有那尖锐的指甲。在茨木蹭动的时候,原本那尖锐的指甲不时划过脖颈,手的主人却立马张开手掌,让指甲避开了那些脆弱的肌肤。

  茨木感知到后,嘴角偷偷勾起,嘴上却说“吾友若是不信吾,那么现在就了却吾的性命吧,吾此身是吾友的所有物,若是吾友不需要,那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啧,你还真是变得相当不可爱了啊”酒吞咂舌,他有点想念当初捡回大江山时,还是个小鬼,被自己耍的团团转的茨木。酒吞发现,自从他喜欢上红叶之后,茨木的智商呈爆发式增长,如今已不好糊弄了。

  酒吞抽出手后盘腿坐下。两人视线平齐,对视半晌后,酒吞先败下阵来,他叹了一声后开口了,“本大爷信你。”

  茨木嘴巴一咧笑了起来,笑容牵扯到脸上的伤口,茨木一边疼的吸气一边笑的更开怀了。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嘴角咧的大大的,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吾友果然信吾!不愧是挚友!什么事都能看的清!”

   酒吞伸出双手按住茨木的双颊,试图将他的笑容给捏回去以免将伤口扯的更大。“自己去找桃花妖她们疗伤,本大爷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

  “挚友早知道会发生这件事吗?”

  “不知道,但是有人会受伤还是预料的到的。”

  “不愧是挚友!料事如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想去。”

  “想不明白,吾实在比不得挚友,还请挚友为我解惑。”茨木想到没想,直接说道。

  “啧,你根本就没想啊。”

  “想了一定也不会明白的!挚友的睿智吾怎可能比得上!”

  “那这样吧”酒吞对茨木的吹捧早就麻木了,“如果你能在最后时刻来临之前,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本大爷就给你奖励。”酒吞实在不想解释,又欲逗茨木玩,便临时想了这个法子。

   “什么都可以吗?!”

   “什么都可以。”

   “好!既然挚友这么说了,那吾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茨木猛地跳起,虽然刚刚他一时疼的无法起身,但其实伤都不重。不仅没有打在要害上,连骨头都没断一根,对于妖鬼而言,这伤半日就可以好全了。

  “本大爷要交代几件事,给我记着。”

  “好的,挚友请说。”

  “去桃花妖那里之后,三日不得出来。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后,也不要来找本大爷,等着。还有刚刚的对话不许说出去,若是有人问起,就说你打伤红叶,本大爷与你决裂了。”

  “为何?挚友与吾之间的情谊深厚,为何要说决裂了?没有理由,吾不愿!”茨木一撇嘴,竟有几分委屈。

  “本大爷不是说了吗,原因自己找去,找到了就有奖励,你要放弃奖励吗?”酒吞深知茨木的性子,非黑即白,倔起来一定要缠着自己给出理由的,那样就玩不成了,酒吞心想,不对,不是玩,本大爷这是在历练茨木。于是酒吞便提出刚刚说的奖励引诱茨木。

  果不其然,茨木犹豫起来。他虽然极不想装作和挚友决裂,光想想就令他心口堵得慌,但“什么都可以”的奖励实在太过诱人了。

  “好!”茨木终于是一咬牙,答应了。

  “顺带一说,输了有惩罚。”酒吞抱臂笑着补充道。

  “哎?!”茨木一惊,心道不好。

  “什么风险都没有,就想挑战拿奖励,茨木,你想的也太天真了吧。”酒吞笑的狡黠

  “那……真的什么都可以?”茨木看着酒吞的笑容,就知道这条件怕是不好达成,但“什么都可以”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本大爷何时不受诺过?”

  “那好!”茨木下定决心了,反正他和酒吞打赌输了之后,欠下的惩罚不少了,如今也不在乎再多一个。

  “去吧”酒吞挥挥手,看着茨木头也不回的跑出了他的视线,想着是时候准备下一步了。

  下一步,大江山讨伐。

=============================================

趴在酒吞床下碎碎念:写这文的动力之一就是想看到被酒吞宠到自信爆棚的茨木。
例如,茨木:吾友一定是信吾的!吾友一定是喜欢吾的!  酒吞:谁给你的自信?  茨木:吾友你给的!  
之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在想要不要穿插点他们以前的故事,我考虑考虑。

评论 ( 12 )
热度 ( 1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