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肆章

第肆章

茨木童子离开山林之后,直奔京都,或买或骗或偷或抢,收集了不少好酒。茨木在京都没有住宅,也不可能找到一坛酒,就跑回大江山一次,他便把那些酒皆数存放在三尾狐的店子里。

说起三尾狐的店子,那在京都算的上有名了,她青楼里的姑娘貌美者居多,且大多琴棋书画均有一定的造诣。那青楼对于官员们来说,他们喝花酒时大可口无遮拦,因为聊天内容从未泄露出去过。对于平民来说,不少姑娘从不因为他们平民的身份而怠慢,所以店子口碑极佳。

殊不知,三尾狐的店子里可是混有不少吸食男性的弱小妖怪。那些妖怪们怕惹上祸事,不好对官员们出手,便瞄上了那些平民,那些男人们被采补过后手脚发软却要硬撑的样子,可是楼里不少妖怪的笑资,更有甚者丢了小命,不过无人知晓罢了。

至于那些官员们以为从未泄露过的情报,则是被整理过后,悉数送往了大江山。楼里的小妖们用这些情报换得鬼王的庇佑,好让她们离开花街之后,还可以去大江山,不至于没有容身之处。

京城里丢失女子,且女子闺房中出现酒香的情报,正是这三尾狐通知的鬼王。

但是这些茨木童子是不知道的,他认为实力至上,一爪不行就两爪,没必要搞那些人类的弯弯肠子。酒吞知晓他的性子,所以这些事也并未与他提起过。

这茨木童子每日在京城里找酒找的欢快,想着堆满酒吞童子的酒窖之后,会得到的夸奖,就更卖力了。他每次找到一坛酒,就会想这酒配什么风景喝好,喝的时候要和挚友聊些什么。

三尾狐不止一次的看到茨木童子在借用存酒的房间里,发出阵阵傻笑。等从房间出来后,又是一脸威严,要三尾狐看好酒,就又不见了。

三尾狐虽然远不及茨木童子强大,可是通晓世间人情世故,她看着茨木童子的金眸,就知道,这又是一个栽进爱河,连个泡都冒不出来的痴傻之人。但她什么都不会说,也什么都不会做。并非是惧怕茨木童子的力量,只是“情”之一字,若是他人能解的开,这世间又何来的那么多悲剧和美谈?最怕求不得放不下,但只要不悔便好。

京都里,这茨木童子找酒找的正投入呢,却被一小妖找上门,鬼女红叶有请。

茨木不喜欢红叶,不,何止不喜欢,他是对红叶怀有恶意。那种看到人落水了,不仅不会救,还会扔石头的那种恶意。但奈何酒吞喜欢她啊,所以茨木虽然一直恨不得给红叶一爪子,却一直没有付诸行动。

如今红叶找上门,茨木虽然不愿,但还是决定赴约,因为红叶说要和他商量与酒吞有关的事。况且茨木从未单独接触过红叶,他想去会一会红叶,见识一下他这鬼生目前为止出现过的最强敌人,都有些什么手段。情敌也是敌,迟早击败她,茨木自信满满的想。

事情真的就发生在一瞬间,起码茨木是这么觉得的。

茨木到达枫树林后,就看到一天邪鬼正在疯狂攻击红叶。茨木虽然极为讨厌红叶,却也不愿酒吞喜爱的女子死在一小妖手上,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对挚友品味的侮辱。于是茨木高举断臂,空荡的袖管猛地击向地面,对着小妖就是一招地狱之手。可当地狱之手抓实给予那天邪鬼重创之后,那天邪鬼周身竟散去一层白雾,赫然变成了红叶,而原本的红叶则彻底消失了。

茨木愕然,呆愣在原地,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红叶,尚未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感知到不远处冲天而起的瘴气,庞大的妖力混着浓重的杀气向他袭来。是酒吞,茨木瞬间便知道了,他只来得及转头看向酒吞的方向,就被一重拳打的倒飞出去。

“茨木童子!”茨木在耳鸣声中听到了酒吞的怒吼。那一拳打到了他的脸侧,他脸甲龟裂口中有腥甜味,同时鼻子一热,耳鸣声不断。

很重的一拳,不愧是我的挚友酒吞童子,茨木自豪的想,但貌似情况有点糟糕,他躺在地上后知后觉的意识到。

茨木摇摇晃晃的爬起身,他被打到的左脸立马肿了起来,脸上伤口的血混着黑红色的鼻血滴落在地上。茨木拿衣袖抹了一下,血就糊的半张脸都是了,看起来更惨了。

“你竟敢伤红叶!”愤怒的咆哮响彻枫树林。

酒吞原本正在逛京城里的集市,他想给红叶买点礼物,正好这几日集市开张,他每日都泡在这里,今天也不例外。正逛着,却看到了盗墓小鬼显出原形,在大呼着自己的名字,吓跑不少凡人。他现出身形,就看到盗墓小鬼冲过来,说红叶有危险。酒吞来不及细问,就向枫树林冲去,才踏进枫树林,就看到茨木站在一边,红叶倒在血泊中,而空气中尽是茨木童子妖力。

酒吞瞬间爆发了,瘴气不受控制的冲天而起,连鬼葫芦都忘记用,直接挥拳而上。他一拳把茨木打飞后,感到身体里横冲直撞的怒气通过刚刚那一拳发泄了不少,让他稍微冷静了点。便一眼也不再看茨木,直接向红叶奔去。

蓝色的振袖和服被血浸染,变成了暗沉的红紫色。红叶美眸紧闭,所幸胸口还有起伏,她也是厉害的妖鬼,这伤口虽重且看着骇人,但并不会死,只要救治来得及。

酒吞走到红叶身边,单膝跪下,手放在红叶身体上方,看着伤口却不知如何下手。

“鬼王大人,我来进行紧急处理,然后将红叶大人送往附近的草妖那,还请您帮忙挡一下那恶鬼。”盗墓小鬼冲过来,扶着红叶,冲鬼王说道。

“我知道了,拜托你了。”酒吞丝毫不踌躇,直接起身面向茨木。

“来战,茨木童子。你不是一直渴求与本大爷一较高下么,今日便如你所愿。”

“挚友……”茨木虽然想与酒吞一战,败在他手,将此身此心全部交付与他。可那一战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也不应该是因为他人而引发的。“吾没有……”茨木觉得需要向酒吞解释才行,如果不解释清楚,他预感到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吾是受邀前来的,看到那妖女与小妖对战,不支,这才出手的。哪知一招过后,那小妖变成了妖女!”

茨木说的分明是事实,可是这缘由说出口后,却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信。被陷害了,茨木终于反应过来了。

酒吞听了茨木的话,一惊,随即眉头拧成一团,思考着沉默半晌,却仍是喝到“茨木童子,你何时学会了对本大爷说谎?况且还是如此拙劣的谎言。”

“吾并未说谎!”

“无需狡辩,来战吧。”

“吾不愿!”就算再好战,茨木也明白,这一战不能打,打了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呵呵呵呵”酒吞仿佛是怒极攻心一般,竟笑了起来。“打赢本大爷,就听你一言。”

“这……”茨木犹豫了,他虽不通人情世故,可是对酒吞的事分外敏感,酒吞刚刚那笑声分明就带着真正的愉悦,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愉悦?茨木完全想不通,他觉得脑袋转不动了。

“容不得你拒绝!”酒吞喝到,鬼葫芦喷出瘴气,携千钧力量向茨木袭去。

茨木向后一跃,避开攻击。他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想,这一战是免不了的了,那不如来享受吧。享受和挚友的对战,享受那压倒性力量带来的,本能的颤抖。

=============================================
趴在酒吞床下碎碎念:啊……我已经放飞自我放飞到回不来了,我当初是为什么要写文啊?好想开车,但是没有驾照……啊……想成为咸鱼……其实我第五章都写完了,但是还得挑一下错别字……啊……好麻烦啊……我想看他们艹死对方,奈何不会写肉,啊……好忧伤……去试试吧,写肉。

评论 ( 13 )
热度 ( 1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