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叁章

第叁章

 

  日子还是那么过着,酒吞在那日过后,也没再干什么。依旧每日喝酒,不时去枫树林见见红叶,再去临近的京城买酒顺便逛一逛。

 

  酒吞觉得现在的日子简直逍遥快活极了,就算知晓这日子怕是短暂的很,也不妨碍他全身心的去享受。他再次来到了枫树林,红叶正在跳舞。舞蹈是她的武器,她用舞蹈杀人,也用舞蹈惑人。无论是为了迷惑她的心上人,还是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舞蹈是一日都不可落下的。

 

  酒吞盘腿坐下,手持红釉酒盏,就着红叶的舞蹈品着酒,看似悠闲快活。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有多么不好受,身后的目光简直要刺穿他了,冻的他身体发寒冷汗直冒。

 

  只见一白发大妖正坐在不远处,死死盯着酒吞和红叶。鬼手不停的挠着树,嘴里碎碎念着什么,怨气实体化成了黑烟,周遭一圈野草都枯萎了。那鬼手也不知道挠了多久,树都缺了碗口大的洞。

 

“好家伙!这一出修罗场,要是讲给青行灯得得到多少赏赐啊。”路过小妖默默想着。

 

“不能理,不能理,绝对不能理。”酒吞内心默念着,强迫自己依旧面带微笑看红叶跳舞。

“理了就完蛋了,那小鬼能一哭二闹三上吊演一个遍。然后再缠着自己,从大江山的管理讲到鬼族未来再到彻底支配他,中间还能加一堆对自己的夸赞,从月亮初上到讲到第二天太阳下山。”

 

  茨木这边怨气阵阵,恨不得对着酒吞就是一个地狱之手,把他脑子里的对红叶的爱恋连同红叶的存在,全都给拍出来。但奈何他再怎么想,酒吞仿佛感受不到他的怨念似的,继续品酒观舞。

 

  茨木不明白为何酒吞会喜欢红叶,也不明白红叶为何不喜欢酒吞。在他看来,酒吞是这世间唯一值得他执着的,美丽又强大,没人能拒绝他。

 

  茨木还记得酒吞打败自己时,一边笑他的弱小,一边伸出了手,将他从地上拉起。他也记得在某日与酒吞对饮,自己不胜酒力,昏睡了过去。当醒来时,月亮高悬天空,那日月光极亮,沐浴在那银白色月光下的酒吞童子,不似妖鬼,反倒像神明了。酒吞回头,“你醒了”说着眉眼弯起,笑道“酒量可真差啊,茨木”,紫水晶样的眸子波光流转,神酒的醇香熏得茨木身体发软,那笑容则是让他的心化成了一滩春水。

 

  茨木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么表情,他只知道酒吞笑的更开心了,“你笑的好蠢,像个傻子”酒吞说。

 

  是的是的,我就是傻子,神明大人你快来垂怜我吧。茨木心里狂热的喊着,身体却仿佛被抽去了骨头,懒洋洋的动弹不得。他眨了眨眼,觉得这一刻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

 

  怎会有人能拒绝的了他呢,茨木想,那红叶也真是太不可理喻了。他望向红叶,心道,美则美矣,但完全没有让人心动的魅力。他再瞧了一眼酒吞,瞬间呼吸都急促起来了。酒吞正在豪放的饮酒,漏下的酒液沾湿了他的胸膛,健硕的胸肌仿佛上了一层釉光,茨木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不知是不是接收到了茨木的火热的视线,酒吞身子动了动,却不料是同红叶告别,随后身影就消失了。

 

  挚友啊啊!茨木内心的小人在咆哮着,仿佛可以看到小舌头在疯狂的颤动。挚友又不见了!如果不是担心挚友再次突然失踪,茨木才不会站这么远光看着,早就扑上去了。可是酒吞依旧再一次在他面前消失了。

 

  茨木恨恨的猛挠一下树,树终于不堪重负倒下了。他没看那独自一人继续起舞的红叶,离开了枫树林。

 

  离开枫树林也没有去处,但茨木不想待在枫树林里。他找了条小河,坐在小河里露出河面的石头上。双腿盘起,手撑在膝盖上托着脑袋,发着呆。

 

“梆咚”似乎有什么撞在了茨木坐着的石头上,他低头一看,是个杯子,便顺手捞了起来。杯子像是玉制的,通体白色,看着颇为顺眼。只是杯子底部长了四条腿,和青蛙瓷器有点相似。茨木用手扒拉了一下那腿,却不料杯子突然转了个身,玉白色的杯身上开了一条缝,露出满口尖锐的牙齿,“虐虐虐刀刀刀”的叫了起来。那声音颇为刺耳,茨木大喝一声“闭嘴”,那杯子竟然就真的闭嘴了。

 

  茨木打量那杯子,和酒吞童子的鬼葫芦倒是有点般配。不知道挚友会不会喜欢,他想。茨木思及酒吞,忍不住有点想叹气。你说挚友他为何不喜欢我啊,茨木扒拉着杯子,开始倒苦水。平时他也会拉上随便哪个妖怪,开始大讲他和酒吞童子的故事,宣扬酒吞童子的伟大。如今身边没有小妖,就用这杯子代替也好,而且看这杯子灵智未开的模样,他还能说一说平时拉着小妖不能说的。

 

   “你说挚友喜欢那红叶什么啊,难道是难得有女人长得比挚友好看,所以喜欢上了吗?可那三尾、青行灯、玉藻前也好看呀,据说阎魔也好看,为什么偏偏是红叶呢?”

 

   “虐虐虐刀!”

 

   “还有那些小妖们,吾最爱的酒吞童子,他们到底是哪个字听不懂,才会说我和挚友一定能成为好朋友的?且不说我和挚友已经是挚友了,我都那么明显的在追挚友了,为什么还能误解啊?追,求爱,就像吾友追红叶,红叶追晴明一样。他们为何就是不信啊!”

 

   “刀刀刀刀!”

 

   “你刀的叫声不会是笑吧”茨木用力捏了捏杯子,表情有点阴郁。

 

   “刀!刀刀刀刀刀!”

 

  “罢了,谅你也不懂我在说什么。红叶也真是个不识货的女人,安倍晴明那人类哪能有挚友好,挚友美极强极!是这世间的极致!看看他完美的身材,强大的力量,令人折服的气魄!啊~吾友酒吞,他真是这世间我唯一的追求。”茨木说着说着就沉浸在了自己的想象里不能自拔。

 

   “虐——虐虐”

 

  “就算是你这等未开化的妖灵想必也会折服在吾友的魅力之下的!”说着开心的拿手指蹭了蹭杯子的獠牙。

 

  茨木他又想到了今天看到的,酒吞温柔的凝视着红叶的样子。“挚友要是能那么看我多好呀”,他放下杯子揉了揉突然有点痛的心口。

 

  “虐虐刀刀刀。”那杯子突然站起来,跳入河中,蹬着四条腿游走了。

 

   茨木没去在意游走的杯子,继续捂着心口。胸口闷闷的,心脏还一抽一抽的疼,他觉得他得见见挚友才能缓解这疼痛,可是他找不到酒吞。但继续坐着也什么都解决不了,他决定去京都逛逛,看那里有没有新的好酒,或者去各大宅子里翻一翻,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好酒带回去呢。想到就行动,茨木起身朝京都疾驰而去。

==========================

趴在酒吞床下的碎碎念:放飞自我的第三章,我实在是压抑不住自己的逗比本性了。顺带一提,里面出现的那个杯子是 @黄金迪斯杯 这家伙,她叫晚娘杯,是个喜欢刀子的后妈,正在准备开新坑,大家可以去鞭打一下她,把她的命催短了,文就出来了。下一张会掰回正剧,妈蛋,我就应该直接写婚后生活的,掰剧情好麻烦。

评论 ( 19 )
热度 ( 1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