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壹章

  • 基本上是游戏里的世界观,剧情是建立在是“如果酒吞在红叶被封印时出手了”,之后的发展完全是我流编造。

  • 预计是正剧向长篇,但是我本人神经有点跳脱,可能中间会出现欢快向。

  • 想看苏炸天的酒吞和让人觉得有他在真好的茨木,这样想法下的产物。

  • 本文不会避开“酒吞爱慕红叶”这点,红叶不会是替身、背影、借口什么的。酒吞就是爱红叶,痴情而又冷静的爱着红叶。不过酒吞他会从这段爱恋中走出来,想写这样的剧情,这也是本文产生的原因之一。

  • HE结局


===================================

第壹章  

 

  “酒吞大人,让小女子献上舞曲一只吧。”

 

  距离枫叶林的事件,已经过了几日。当日酒吞大发雷霆,操纵鬼葫芦向晴明一行人袭去。

 

  “本大爷给你时间调查清楚,但是不要想着封印红叶或者再迷惑她了,给本大爷滚!”酒吞童子爆发出了与初见时完全不在一个等级的力量,血色的瘴气从鬼葫芦的血盆大口中喷出,砸向晴明一行人。

 

   “吾友啊,吾就知道你的力量不可能只有那点程度!啊,这强大的力量,如此的令人心醉!”

  “你也给本大爷滚!”

  “晴明大人啊!死酒鬼你在做什么啊!我心爱的晴明大人啊啊!”

  “这沸腾的战意,吾友你终于取回了愤怒么!快来打败我支配我,然后君临鬼族的顶峰吧!”

 

  局面瞬间变的一团乱,红叶扑向晴明,酒吞不愿与红叶拉扯,只好命令鬼葫芦调转拦住红叶,同时闪身到茨木身后,摁住他的脑袋砸向地面。

 

  “看来在这里留着也无用,我等先告辞了。”晴明一边有礼的说着,一边趁红叶和鬼葫芦缠斗在一起,酒吞摁着茨木腾不出空来,迅速的离开了枫树林。

  

  “唔恩嗯嗯——”茨木就算脸被摁进地里,也奋力的想说着什么,高大的身躯在地上扭动着,试图把脑袋从地里拔出来。但是酒吞摁着茨木脑袋的手用了十二分力,甚至用上了体重。这导致茨木不仅没有把头抬起来,反而又被摁进地里三分。

 

  “呜嗯咳咳咳咳咳——”茨木似乎是被土呛着了,猛烈的咳嗽起来,在他脑袋上摁着的大手瞬间卸了力气,移到他的后颈的衣领上,将他提了起来。

 

  “啧”酒吞看见茨木被土蹭的脏兮兮的脸,不耐烦的咋了一下舌,轻拍着茨木的后背。

 

  “咳咳咳,吾没事,不愧是吾友,这压倒性的力量吾完全无法抵抗,咳咳咳——”

 

  “蠢货”酒吞没再管他,去看红叶。红叶眼见晴明走了,整个人都萎靡下来。“红叶……”酒吞试着喊了一下红叶,红叶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下,瞬间消失了,酒吞看着红叶消失的地方沉默不语。

 

  “吾友啊,那女人何德何能值得你挂心?如今你取回了怒火,我们回大江山吧!”茨木喘顺气,又再次黏到酒吞身边。

 

  “啧”酒吞咋了一下舌,不发一语开始走。“吾友,那边不是回大江山的方向,你要去哪?莫不是还要在这吗?这女鬼有什么好,她只会让你软弱……”茨木一路碎碎念着,酒吞全然不理会,直到走到一口井旁,动手打了桶水。

 

  “洗脸。”酒吞手指着打上来的那桶水,对茨木言简意赅道。

 

  “哎?”茨木有点愣,“你难道要一直顶着那张泥脸吗?”原来茨木刚刚被摁进地里蹭了一脸泥,起来也只随意抹了两下,成了张花猫脸,就这么一直走着。

 

  “不愧是吾友,考虑的真周到,吾如此形象回去的确有损颜面啊。”说着把脸埋进水桶里,拿单手狠狠搓洗起来。

 

  “好了,吾友,我洗好了!”茨木把脸从水里抬起来,甩了甩毛茸茸的脑袋。看向刚刚酒吞在的地方。

 

  “吾友?”秋日的丹霞透过树叶洒在茨木脚边,刚刚酒吞站的地方空无一人。“吾友?你在哪?”茨木环顾四周,树林里一片静寂。

 

  “吾友……”茨木回头看看那桶水,又看看刚刚酒吞站的地方,再一次的环顾四周。酒吞童子连气息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茨木微张着嘴,眼神呆呆的,一脸茫然。刚刚洗脸不曾擦干的水滑进了他黑金色的眼,纤长的睫毛抚过那滴水,水珠就又被赶出了眼睛,沿着脸颊流下,在下颚处汇聚,摇摇欲坠,最终堕下,渗进土地。

 

  林中鸟儿归巢不再啼鸣,万物寂静,只剩某白发大妖的呢喃。

 

  “吾友……酒吞童子……酒吞……酒吞……”

 


评论 ( 20 )
热度 ( 293 )
  1. 晝夜酿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