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宿命(36—40)

“嗯,在这边玩的很开心,有和同学好好相处。”

“有按时吃饭,哥哥请放心吧。”

“有事的话会和您联系的。”

说了再见后,挂断电话,杰诺斯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每一天哥哥总会准时打电话过来关心自己,也有担心过会被哥哥发现自己撒谎而紧张,但是哥哥似乎并没有想很多,电话里说的也是稀松平常的话题,过多的并不问。

但是笑容很快的便褪去了,他默默的看着手机屏幕黑掉,然后放进口袋里。抬头看这陌生却熟悉的城市。

接到哥哥的电话时,他刚刚凭借记忆找到曾经走过的街道。

他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一年多的时间,现在又重新回来这里。去寻找还有可能存在的、他想要的那些痕迹。

他看着人来人往,然后慢慢的,坚定的向前走去。朝着他曾经离开的方向,逆流而行。

 

没用太长时间,便找到了曾经居住过的房子。杰诺斯站立许久,打量着面前的建筑,想起过往的时光。

在他截止到目前的短暂人生里,最开心与最痛苦的时光都是在这里悄悄的发生,又在这里悄悄的掩埋。

只是稍微犹豫了下,便走上前去,按下了门铃。

不多时,有人开门。是位普通的中年男人,应该是这房子的男主人。

男主人开门看到杰诺斯,露出意外的表情。张了张口,却不清楚面前这位漂亮的金发少年能否听得懂自己的语言。

杰诺斯及时的笑了起来,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温和。

不笑的话,自己的脸会是极其疏离冷漠的样子。

“您好,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

……

……

从旧居出来后,与屋主人道了别。

杰诺斯看了这栋建筑最后一眼。转身离开。

这里是这次行程的最后一站。现在,该回去了。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原本以为很难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但意外所知的反而比预料之中的更加详尽与全面。

当他决定了要回溯过去的时候,他已经从那个一直为其遮风避雨的壳中彻底的脱离了出来。

他觉得自己具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一切。

然而隐藏在面纱之下的真相比杰诺斯想象的更加残酷。

残酷到令他自我厌弃,几欲呕吐。

从那个时候开始,哥哥所做的几乎每一次重大决定,都与自己有关。

“哦,你说的那个人啊,我记得。极其淡漠的一位年轻人啊,所以印象很深刻。”

“那天签了合同之后他就走了。和他一起来的男人,好像是他的亲戚。说他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与所有的亲友断绝了关系。”

“因为他不肯将那个孩子送出去。”

“他好像带着那个孩子离开这个城市了。不知道怎么生活的,年龄那么小。”

 

“埼玉吗?我还记得这个学生。”

“高中最后一年家里出了事,说起来挺不幸的。”

“听说还有个弟弟需要照顾。那之后经常上课间隙看到在休息,大概有去打工什么的。也很辛苦啊。”

“但是奇怪的是,他在这种情况下,成绩反而好了起来。不知道私下里付出了多大程度的努力。因为他之前在学习上所表现出的天资并不算很优秀。”

“也有尝试想问他一些情况,每次也只是说弟弟应该有一个好的未来,再多的就不肯说了。”

“最后考去了一所还不错的大学,有回来看望过我,却还是和以前一样,对自己的事情绝口不提,很固执的家伙。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已经工作了吧?”

“每个人,都有着不得不为之而拼命的存在。”

“你是他的朋友吗?如果可以的话,请多关心他。”

 

伸出手掌,摊开。掌心中的伤疤依然清晰可见,那个时候留下来的,至今也不曾有一丝消褪。

默默注视了片刻,便放下。然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这个城市,迈出了步伐。

一边走,一边拨通了号码。

确实的,可以离开了……

 

埼玉晚上回到家中看到杰诺斯的身影时,略有些意外,因为这孩子并没有说过今天会回来。还未开口,杰诺斯已经发现了自己。像往日那般迅速的跑到自己面前 ,笑着问候。

“哥哥,您回来啦?”

看着杰诺斯纯净的笑容,埼玉心中隐约的忧虑也悄然无踪的消散。将脱下的外套递了过去,微笑着回应。

“嗯,我回来了。”

然后又开口问道。

“玩的开心吗?”

似乎是很随意的一句话。

“很开心。去了很多地方,见识了许多之前不曾了解过的东西。”

少年笑着说道,却并不回头,而是拿着外套进了卧室。

“哥哥,晚餐做好了。我们一起吃吧。”

“嗯,开心就好。”

没有再问什么,换了鞋子后去做吃饭前的准备。

 

吃饭的时候,杰诺斯好像也很开心的样子,一边吃一边又说又笑。埼玉笑着看他说个不停。

看起来确实很开心。

“哥哥,您觉得累吗?”杰诺斯关心的问道。

第二次。

然而除了笑容和关切,埼玉无法从面前少年的脸上看出更多的情绪。笑了笑。

“不累的。”

“说起来,哥哥几乎每天在家的时间都在看书,很勤奋呢。”

埼玉看向杰诺斯,而杰诺斯在低头吃东西。

话题走向有些奇怪。 

“因为我没有杰诺斯那么聪明,所以要更加努力的去备课啊。”

“啊……我和哥哥相比还差的很远很远的。”

“杰诺斯。”

“啊?”

“这次,你和同学。都去了哪里?”

平静的看着少年的反应,而少年却神色自然的朝自己笑。

“诶?哥哥肯定都知道那些地方,其实很无聊的。只是我之前很少出去,所以觉得很新奇。重要的是,和同学在一起的时光很开心。”

少年脸上的笑容是埼玉在很多年之前所见过的。在还没有出事之前寥寥几次的相处中,幼小孩子的脸上一直都有着这样的笑容。

明亮温暖,像个漂亮的小王子一样。

“是吗?”

埼玉轻声笑着,然后低头,将饭菜送入口中咀嚼。不去计较被有意无意转移掉的话题。

确实有些奇怪,不过……

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不重要。只要他觉得开心就可以。

只要回到我身边来就可以。

其他的,无所谓。

 

“呕……”

杰诺斯捂着嘴,强迫自己忍耐胃部传来的痉挛。

吃过晚饭后,他随便找了借口便进了书房。并将门小心的关上,将自己与兄长的视线隔离。

知道真相后的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的冷静。

然而这冷静令他每一次看到哥哥的笑容,胸口处都会传来更加锐利的疼痛感。为了抵挡这种难以忍受的疼痛,不得不强迫自己用一种比平时更加活泼的样子去说话,去微笑。

又撒谎了……

自嘲的笑了起来。

放松了精神之后,神经末梢的感觉更加的敏锐,痛感呈几何倍数增长,如潮水般席卷而来。令他不由得伸手用力按向胸口。

胃部的痉挛从得知最终真相后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了此刻也未曾停止。虽然渐至麻木,却还是不时的会有呕吐感。

忍耐。

这些,和哥哥所经历过的,不算什么。

 

靠着门喘息了一会儿,杰诺斯站直了身体。目光变得沉静又冰凉。

仿佛刚刚加诸于身体之上的疼痛与不堪不曾发生过一般。

在书桌前坐下,打开了电脑。开始写邮件。

脑海里,却想起向哥哥告白却失败的那一天,那个聆听哥哥心跳声的午后。

“我并不太想看到你为了谁而牺牲自己。”

“不过,如果某一天,你觉得有必要。那么就去做吧。”

 

一周后的某天下午。

杰诺斯独自一人坐在窗前发呆,门被打开了。他看过去,有些意外。

埼玉回来了,并且和往日不同的是,似乎很开心?

杰诺斯站了起来,迎着埼玉走过去。并看了一眼时间。

“哥哥,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应该还没到下班的时间。

埼玉脱了外套,摆了摆手。

“我自己来。”

然后拿着衣服去了卧室,杰诺斯跟了过去,安静的站在卧室门前看着他。埼玉将外套挂了起来,然后开始换衣服。

“我的讲师资格已经通过了审查。”

“啊……恭喜哥哥了。”

“所以我提前回来了。”

“呃?”

“今晚不要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

“……好。”

换了休闲装的埼玉走了过来。到达杰诺斯身边的时候,突然抬手,放在少年额头上。注视着少年的眼睛。

“身体不舒服吗?好像不太有精神。”

“没有的,哥哥。”

虽然出乎意料,但是杰诺斯依然平静的看着埼玉,微笑着回答。

埼玉笑了笑,将手放了下来,从杰诺斯身边走过去。

“没有就好。”

“我们走吧,杰诺斯。”

杰诺斯闻声转身,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前面的那个人。但是只是略微的抬了一下,便放了下来。迅速的跟了上去,笑着回应。

“嗯。”

事到如今,还要奢望一些什么?

杰诺斯今天似乎也非常开心,埼玉想。

“哥哥,您要尝尝我这个吗?”

“……?”

埼玉看着递到面前的勺子,还有勺子里的食物。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杰诺斯。而对方只是热切的,认真的看着自己。

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没有太久的迟疑,便张嘴吃掉了勺子里的食物,对于周围的目光毫不在意。

少年明朗的笑着,将勺子收了回去,开始剥虾。剥好后又递了过来。

埼玉看着杰诺斯的一举一动,眼神温柔又安静。接过了剥好的虾。

“杰诺斯。”

“嗯?”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哥哥您在说什么呢。”

明显的怔愣了下,收回手来,盯着指尖上闪着光的油渍。

“没什么。”

埼玉温柔的看着对面的少年,欲言又止,只是微笑着说了句平淡无奇的话。

“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顿了下,低头将虾送进口中,咀嚼。

“杰诺斯,不要舔手指了。”

剥完虾壳后,指尖油渍比较多,杰诺斯便下意识的逐个吮吸。

听到埼玉的话后,杰诺斯依言放下了手。笑着对之前的话做出了回应。

“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取过之前放在一边的勺子,舀了食物,缓缓送入口中。

舌尖与金属相触,不由自主的多停留了一些时间。

将食物咽下,然后抬头冲面前的人笑。

“哥哥,这个真的很好吃。”

“那就多吃一点。”

“嗯!”

微笑着低头,将勺子贴在唇上。之前残留的温度已经消退,凉凉的触感,好似亲吻的幻觉。

片刻,便放下,暗自嗤笑。

这真是懦弱又卑劣啊,杰诺斯。

 

用过晚餐后,两人散步回家。

夜晚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草木的清香。没有风,却并不觉得热。反而令人觉得有种恰到好处的舒适感。毕竟,这个夏天已经接近尾声了。

“哥哥,我们稍微在外面多停留一些时间吧。”

“好。”

稍稍的驻足,看向不远处的街心游园。

“我们去那里?”

“好。”

 

游园虽然不大,但是人却意外的很多,大部分是孩子。那些孩子们有的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些在追逐嬉戏。

所幸还有空着的石凳,相隔不远,两人各自坐下,看游园里人来人往。

杰诺斯微微侧脸,看向一旁的埼玉。而后者在微笑着看那些追逐疯跑的孩子们,神情放松又温柔。大概今天真的是很高兴吧,因为面前的这个人,在过去的时光中,从来没有这样去看过哪个陌生人。

“哥哥有过梦想吗?”

“梦想?”

眼神没有从那些孩子身上离开,而是微笑着回答。

“有过啊,和他们一样。”

顺着视线看过去,那些孩子正在叽叽喳喳又跑又笑。嘴里还不停地嚷嚷着。

“我是英雄。”

“我才是英雄。”

然后一路跑远。

“……是个很伟大的梦想。”

埼玉笑笑,眼神转回杰诺斯身上。

“明天晚上,我会回来的稍微晚一点。因为几位通过审查的同事们坚持要庆祝一下,所以我不回来吃晚餐。”

杰诺斯仿若未闻,只是看着埼玉。埼玉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杰诺斯很庆幸现在是晚上,哥哥看不清自己的表情。不然的话,自己大概会崩溃的吧。

深吸一口气,开口说话,语气稀松平常。

“哥哥,我要走了。”

“要去哪里。”

虽然语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杰诺斯能够迅即的感觉到语气与之前的不同。好像一瞬间又成为了水潭,深不见底。之前那种放松又温柔的感觉在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杰诺斯再一次庆幸是在晚上说出这样的话,在夜色的掩护下,他不必直面一些无法直面的事情。

杰诺斯在夜色中看着埼玉,清晰而迅速的说着。

“我认真考虑了下,决定听从……”

说到这里,顿了下,然后又毫不迟疑的说了下去。

“决定听从外公的建议,我想去他们所推荐的学校上学。从那里毕业的话,会有更好的未来,我也想出去看一看。感觉自己所见所知的太少了。”

“之前……之前外婆我们联系过。学校的申请书也通过了,开学就可以去那里上学了。”

“我有查过,那所学校真的很棒,我很想去看看。”

“毕业后,我想去各个国家各个地方走走。”

“我想去看看各种各样的风景,想见识各种各样的人。”

诉说的内容语无伦次,难以为继。而对面的那个人什么都不说。双手平放在腿上,抑制那些许的颤抖。

即使如此,我也要离开。我不能成为他的负累。

最终闭了嘴。听周围孩子的嬉闹声,还有周围人聊天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埼玉开口了。

“什么时候?”

“后天。”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嗯。”

之后便又沉默,不过这次只是一小会儿而已。

“杰诺斯,这个决定,是出自你自身的意愿吗?”

“……是。”

“那就好。”

埼玉起身,走到杰诺斯面前,拍了拍少年的肩。

“做的不错。”

然后将手收回,径直走了过去。

“起风了,我们回去吧。”

抿了抿嘴,站起来,迅速的追了上去。

 

确实起风了,吹散了空气中的草木清香,稍微的有了些凉意。

 

 

埼玉在第二天一早便出门了,到深夜也未回来。

杰诺斯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去回想过去近十年的时光里,他与埼玉之间的点滴。

埼玉最初是不喜欢他的,他知道。

在九岁见到埼玉第一面的时候,他就敏锐的察觉到这个人不喜欢自己。至少,是无所谓的态度。

但是当时年幼的孩子只是沉浸在见到父亲的喜悦中,并没有太过的在意这些。

杰诺斯的母亲对他说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以后会一起生活。再也不会经常变换居住的城市。

即使知道那不是亲生父亲,杰诺斯也很开心。母亲愈发温柔,他觉得自己有了更加强大的依靠。

而事实上,那个男人确实给予了他父亲所该给予的一切宠爱。

从埼玉那里夺来的,父亲的宠爱。

在那短暂的快乐时光中,杰诺斯与埼玉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每次都努力的想要去接近这位名义上的“哥哥”,最终却只是徒劳。

太淡漠了。

即使他察觉到了自己的父亲将更多的专注与关心放在了继子身上,却也只是安静的、独自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三人开心喧嚣。

仿佛那是与他无关的、无足轻重的小事而已。

杰诺斯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

不关心也不关注。

所以,他才会在埼玉转身的一瞬间被恐惧攫住了心,嚎啕大哭。没有了父母的联系,他与这个人之间没有任何链接点。他们已经彻底成为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年幼的他将无处可去。

可怕而令人恐惧的未来。

然而,那个人却回到了他的身边,擦掉了他的眼泪,许下诺言。

哥哥当时在想什么,杰诺斯不得而知。

他只知道哥哥为了那句诺言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却依然沉默的坚守在他的身边,并一路前行至此。

因为哥哥对自己不止一次的说过:“我不会离开你的。”

很好的遵守了自己的诺言。

杰诺斯看了一眼收拾妥当的行李,不由得暗笑命运的无常。

之前明明是因为自己的追逐,与满心满眼的祈求,将那个人捆绑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

而现在率先转身离开的却也是自己……

他别无选择。

 

开门声打断了杰诺斯的思绪。犹豫了下,迅速的跑到门前,迎接晚归的兄长。

率先说话的是埼玉。

“抱歉,回来晚了。”

语气平静又温柔,像往日一般。没有任何异常。

杰诺斯摇摇头,却不知道说什么。埼玉笑笑。

“你等我一下。”

然后进了卧室,杰诺斯依言坐下。听卧室传来细微的响动。

不多时,埼玉便从卧室走出,来到杰诺斯面前,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他的面前,然后自己在杰诺斯对面坐下。

一张卡和一张照片。

照片是之前两位老人留下的,但是那张卡……

杰诺斯抬头看埼玉,而后者微笑着看他。

“很久之前就决定把这个当作你考上大学的礼物。”

“这个是……”

“当初买下这套房子后,之前卖掉房子的钱还剩下一些,我存在这张卡里了。”

顿了下,又补充。

“你可以用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语气平淡却不容拒绝。

杰诺斯盯着那张卡看了一会儿,然后对面前的人笑。

“谢谢哥哥。”

然后起身。

“哥哥喝酒了吧,我去给您倒杯水来。”

匆忙的逃离,再晚一步,不知道心脏会不会抽痛到令自己倒下的地步。

原来,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为自己考虑到这种地步了吗……

自己选择离开,大概是对的……

 


评论 ( 1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