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宿命(18-19)

周末再一次来临,杰诺斯早晨醒来后,没用太久的时间,便确定了家里只剩下了自己。埼玉不知去向。

杰诺斯早已习惯这样的事情,不以为意。但是心中却也有小小的失落。

穿衣,下床,吃早餐。清洗完毕之后开始打扫房间。

偶尔会怔愣下,但是随即便会继续手中的工作。

临近傍晚的时候,埼玉回来了。

当时杰诺斯在收衣服,衣服经过充足的阳光照射之后,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热烈温暖的柔软感。

听到声音后,杰诺斯匆忙的跑至门前迎接埼玉。

“哥哥,您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埼玉笑着回应,看了一眼杰诺斯臂弯处的衣服。

“在收衣服吗?”

“啊,是的。马上就好,哥哥请等我一下。”

随后匆忙跑进卧室,不多时又匆忙跑出,进了厨房。

埼玉洗漱好之后,发现晚餐已经好好的摆在餐桌上了。杰诺斯站在一旁,开心的看着他。

“哥哥请吃饭吧。”

和往日似乎并无不同。

埼玉笑了笑,走到餐桌前坐下。

“今天晚餐做的很早。”

“因为今天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就稍稍提前做了晚餐。”

杰诺斯如是说。低头吃菜。

嘴角却无法抑制的上扬出了漂亮的弧度。

因为无法控制对哥哥的想念,所以忍不住想要找点事情去做,反应过来的时候,晚餐已经做好了。

 

“杰诺斯。”

“怎么了,哥哥。”

“这些天还开心吗?”

“嗯!”

“那明天回去上课吧。”

“……嗯。”声音突然变得黯淡。

“杰诺斯。”埼玉放下了餐具,看着对面的少年。

“嗯?”

“回去后要向同学道歉。”

“……是,我会的,哥哥。”

杰诺斯也放下了餐具,低头。

“这并非是你的错,杰诺斯。”

“……”

杰诺斯有些意外,抬起头看向他的兄长。埼玉微笑着看他。

“这只是个意外,纠正了就好。”

杰诺斯抿了下嘴唇,眼睛稍微的向别的地方扫了一下,然后又看向埼玉。

“哥哥……那个,龙卷老师那天……有说过什么吗?”

一直都想问,却不敢开口。那天在办公室里他们两人有着怎样的对话,以龙卷的脾气,不知道那天对哥哥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她很喜欢你。我很高兴。”

“诶……”

“你很优秀,杰诺斯。”

少年眼中忧虑的神色渐次褪去,恢复了活泼的亮色。重又开心的低头吃饭,带着不能言说的隐秘情感。

 

杰诺斯觉得幸福真是一件唾手可得的事情。

洗漱完回到卧室的时候,埼玉靠在床头看书。杰诺斯默默地到另一边躺下,一转头却发现了那件廉价的陶瓷小猫。

已经被粘合完整,好好的放在杰诺斯的枕边。虽然有细小的残缺,却依然能够看得出粘合者用心的程度。

杰诺斯将陶瓷品握在掌心,翻过身,看着旁边的兄长。

“哥哥。”

“嗯?”埼玉应了一声,却没有回头。

“谢谢您。”

埼玉将书本合上,回身看杰诺斯。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

“早点休息吧。”

“哥哥晚安。”

“晚安,杰诺斯。”

头发被兄长很轻微的触摸了下,却又迅即收回。杰诺斯闭了下眼睛,又睁开。

埼玉已经恢复之前稍微背对他的姿势,靠在床头继续看书。无声无息。

柔和的灯光出了埼玉的身影,彷如剪影一般。沉默,却坚定的不可摧毁。

杰诺斯看着这样的背影,缩了缩身体。将手举到面前,摊开手掌。

在埼玉看不到的地方。

亲吻了那廉价而珍贵的陶瓷品。

幸福,真是一件唾手可得的事情。

 

杰诺斯回到学校后,依照兄长的叮嘱向被自己打伤的同学道了歉,却在同学的回应中得知埼玉在之前已经亲自登门拜访取得了对方的谅解。

从同学们的反应中,不难推断埼玉所表现出的诚意。

在同学一片羡慕杰诺斯有个好哥哥的声音中,少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之后上课的龙卷对自己也并无异常,与往日一样。却也依然一如既往的坏脾气。

少年看着讲台之上大发雷霆的龙卷,心中有着平静的快乐。

这些都与他毫无关系,他只需要朝着目标一路向前就好。

 

之后的日子温柔而平淡,像流水一般缓缓淌过。

兄弟二人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各自忙碌,难得的空闲里,两人会闲谈两句,或者相对无言。

但是更多的时间里,杰诺斯会向埼玉请教学习上的问题,而埼玉也会对此做出详尽的解答。

有时候,杰诺斯会说到对未来生活的想法,埼玉则面带微笑的默默听着。

晚餐后两人相处的状态略有变动,经常埼玉在这边看书,杰诺斯在那边做题。偶尔会有一些旁人听来无法理解的简短对话。

“哥哥。”

“再想一想。”

“嗯。”

对于杰诺斯这样的变化,埼玉似乎很满意。会在看书的间隙中安静的看着不远处刻苦的少年,若有所思。

这孩子有了一些他不太能确定的想法,但是好像因此而更加努力和坚定。

这样,也很好。

 

时间过的很快。努力总是会有回报。

杰诺斯毕业的成绩出来了,很优异。

埼玉看着分数,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看杰诺斯,后者很开心的样子。

“不再考虑下吗?”

“我已经考虑好了,哥哥。”

杰诺斯坐在埼玉的对面,单手托着脸,开心的看着他。眼神清亮却坚定的不容置疑。

这孩子,确实是变了……

虽然有劝说,却依然坚持要到埼玉所在的学校继续大学的学业。可惜了这样的分数……不过孩子能有自己的想法,终究是件好事。

埼玉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

“嗯,按你喜欢的去做吧。”

“嗯!” 

“不过杰诺斯,有一点我想说明一下。”

“嗯?哥哥有什么吩咐吗?”

“嗯……不,没什么。我相信你可以做的很好。”

话到临头,改了口。温柔的看着面前逐渐长大的少年。

“接下来的日子,让我们在学校里也好好相处吧。”

“我很期待!”

“另外,我的讲师资格也进入了审查流程了。”

“真的吗!恭喜哥哥了!”

“所以,作为庆祝。我们一起去旅游吧。”

听到埼玉的提议,杰诺斯的眼中瞬间漫上了惊恐的神色,他有些茫然无措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埼玉平静的看着他。

“我不会离开你的。”

平淡温和,掷地有声。

杰诺斯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眼神慢慢变得坚定,最终绽放出笑容。

“那我去收拾东西,提前准备一下。”

看着杰诺斯在屋内忙来忙去的身影,埼玉不知为何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一天。

那天的雨声犹如在耳,与杰诺斯的哭声一起,回荡在自己耳边,久久不曾散去。

而他和杰诺斯在那天相对而立,杰诺斯在哭,他默然无语。

疏离、淡漠。

很久之后,他终于妥协,将杰诺斯的人生也一并背负。在那之后,过了有多久了?自己好像并没有注意过,就好像一刹的光景,就变成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似乎并不存在于自己过往的人生当中。

埼玉忽然觉得日子就这样一直过下去也很好,但是片刻之后却又暗自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放松的话,是不行的。他的前面,没有任何可以令他放松的屏障。

但是……

埼玉又看了眼杰诺斯,心中默默的盘算着明天带杰诺斯买衣服。

因为这孩子好像又长高了些,衣服稍微的有点不太合身了。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