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宿命(16-17)

幕布缓缓落下。大厅一片寂静。少顷便响起了掌声。

灯光亮起之后,演员们走回幕前谢幕。前排一些学生跑上前去与演员们拥抱、欢呼,嘻嘻哈哈。应该是认识的人。

杰诺斯坐着没有动,若有所思。直到埼玉叫他。

“杰诺斯,我们走吧。”

“嗯。”

一前一后的下楼。

“杰诺斯,要不要尝尝我们学校的饭菜?”

“啊?已经这个时候了吗?”

“可以尝试一下,或许会有你喜欢的食物。”

“嗯,好。”

 

阳光很好,不过并不热。枝头初现葱郁的叶子遮蔽阻隔了绝大部分的光与热。

微风习习,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了下来,洒在地面上,像碎金一般。这些斑驳的光点随着树叶的晃动而闪烁。

杰诺斯一口一口的吃着饭。不辨滋味。

他与兄长在学校的餐厅点了食物之后,用一次性的简易餐盒装起来,在校园中略微的寻找了一会儿,认为这个位置不错,可以用来遮蔽阳光的树下刚好有条长椅。

兄弟两人各自默默的吃饭。

埼玉看了杰诺斯一眼,又看一眼。突然无声的笑了起来。

“杰诺斯,张嘴。”

“啊——”

杰诺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哥哥的声音只是条件反射的执行。

有东西落入了嘴中,待要咀嚼时才回神。看向埼玉。

“吃饭的时候要专心。”

“知道了,哥哥。”

对兄长展现了笑容之后,便收回了思绪,低头专心吃饭。

刚才被塞进嘴里的是炸虾,口感很好。应该只是极其轻微的炸制了一下,虾肉非常鲜嫩并且有弹性,咀嚼的时候会有鲜嫩肉类特有的脆嫩感,并且隐隐透出肉质本身鲜甜的味道。

很好吃。

眼角余光偷偷地看了下旁边的兄长。

埼玉在专心的吃饭,一丝不苟。由于是侧脸,挺直鼻梁的完美线条毫无遗漏的落入杰诺斯眼中。平静无波的眼睛认真的盯着手中的饭菜,按部就班的送往嘴中。时常紧抿着的略薄的唇在咀嚼食物时也是紧紧的闭合着。

真是哥哥的作风。

杰诺斯无意识的笑了笑,收回了目光。

心中的感情愈发的浓烈起来,但心情却异常的平静。

很奇怪。

不多时,兄弟两人吃完了午餐。杰诺斯将一次性餐盒扔到不远处的垃圾箱里,回到埼玉身边坐着。

默然无话。

埼玉将之前剩下的干面包一点点的掰开,揉碎后抛出去。面包屑吸引了附近的鸟儿前来啄食。

杰诺斯微微侧脸看着埼玉的一举一动。

“杰诺斯。”

“嗯?”

“你在想什么?”

“什么?”

“刚刚走神的时候。”

“嗯……”

稍微的想了下,开口。

“哥哥有喜欢的人吗?”

手顿了下,埼玉转头看他。

“为什么问这个呢?”

“有点好奇……因为,因为哥哥已经工作了。成年人,有喜欢的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埼玉笑了起来。

“未成年人有喜欢的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杰诺斯语塞。觉得自己有点傻。

觉得杰诺斯的样子很有趣,埼玉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决定不开玩笑了。

“现在还没有想过这种事情。”

“这样啊……”杰诺斯喃喃自语。

“是因为刚才的舞台剧给你的感触很深刻吗?”

“稍微……那个……哥哥……”

“嗯?”

“哥哥对爱情是如何看待的?”

“……”埼玉看了杰诺斯一眼,眼神中的疑问转瞬即逝。

但是还是决定好好回答。

“虽然现在说这种事情对你来说还有点早,但是早些谈这个话题也是很好的选择。”

“……嗯。”

埼玉没有继续说话,而是重又开始之前的动作,将面包掰开,揉碎,抛出。

只是相较之前,动作略慢了些。

杰诺斯耐心的等待着。

“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我只能提供我的观点。你可以参考一下。”埼玉又抛出了些面包碎屑。

“嗯。哥哥请说吧。”

不远处的鸟儿聚集了很多,蹦蹦跳跳的啄食着面包屑。

“大概就是平等、尊重、包容,珍惜对方,也珍惜自己。”

缓慢的声音能够听得出在述说的同时也在思考。

“珍惜自己?”

“是的,珍惜自己。”

埼玉稍微沉默了下,将最后一点面包屑抛出,拍了拍手。靠在椅背上继续说。

“许多人在感情中只是一味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付出,却忽视了这样的付出是否适合对方。过分的付出,会成为对方的枷锁。”

“而过分的付出往往会令自己狼狈不堪,这种狼狈不会是对方所想要看到的。”

“沟通是非常必要的。要知道对方想要的是什么,也要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

“我所认为的良好的、健康的关系,是快乐而向上的。双方在这段关系里可以变得比之前更好。能够站在同样的高度。”

“珍惜自己,不过分忽略。令自己变得更优秀,对方也会更快乐。”

“爱是一种养分,由汲取者来决定自己是长成参天大树还是罂粟。”

杰诺斯看着那群鸟儿,稍微的想了想。

“可是哥哥,我认为牺牲也是很有必要的。”

“作为我个人来说,杰诺斯。”

埼玉看着杰诺斯的脸,认真而慎重的说道。

“我并不太想看到你为了谁而牺牲自己。”

“……”杰诺斯转头看埼玉,他的哥哥。

那些斑驳的、碎金一般的光点在埼玉的脸上来回的晃动,令杰诺斯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忽远忽近,好像永远也不能靠近分毫,又好像一伸手就能够触摸到他的心。

埼玉笑了笑,抬头看那些嫩绿的叶子。

“不过,如果某一天,你觉得有必要。那么就去做吧。”

“但是我依然希望你能够开心快乐的生活。”

“这是我对你的期待。”

“哥哥……”

杰诺斯的眼神有了轻微的变化,这是埼玉第一次说出了对他的期待和祈盼。

“不管任何事情,坚持还是放弃,我都希望那是出自你自身的意愿。而并非被这个世界的观念所绑架而做出的选择。”

“嗯,我记住了。哥哥。”

杰诺斯低着头,好像在想着什么。

埼玉笑着看他。

“杰诺斯,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短暂的沉默,杰诺斯抬头。笑容开心又可爱。

“这件事情,保密。”

“是吗?”

埼玉笑笑,没有再追问。

“哥哥。”

“嗯?”

“我有些困了。”

“那就睡一会儿吧。”

伸手揽住少年的肩,将其揽入怀中。

“等下我叫你。”

“嗯。”

靠在埼玉的胸前,耳中隐约传来兄长的心跳声。有暖暖的风吹拂着脸庞,令人微醺的舒适感。少年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我想和您并肩而行。

我想和您看一样的风景。

我想要变得更好。

我会为此而努力。

在那之前,请您稍微的等我一下……

 

午后的校园静谧安详,偶尔会有学生路过,看到埼玉会主动过来问好,但是埼玉无一例外的都会示意他们请保持安静。而那些学生们也会微笑示意,最后鞠躬离开。

埼玉看着杰诺斯。沉睡中的少年很安静,金色的头发在那些光点的照射下有着淡淡的光泽,因为由上而下的视角,所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睫毛稍稍的有点点翘。鼻子有点像女孩子,很秀气。

埼玉抬头,刺眼的阳光透过缝隙照射进眼中,他闭上了眼睛。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杰诺斯都这么大了。

这个世界,对我们也还温柔……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