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

自我满足型写手

© 酿酒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美人难过英雄关 第拾玖章

第拾玖章


“如今大江山也安定了,去大天狗那看看吧,过两日我们的京都有百鬼游行。”

 

  “啊?!”茨木脑袋还沉浸在情色的想象里,被酒吞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一时无法回神。

 

  “本大爷给你备了套新衣,你明天试试,可以的话到时候就穿去。新的世界,换个新形象,精神点。”酒吞自顾自的说着。

 

  “挚友说的是,不愧是挚友,真是考虑周全,霸气又不失礼数。”虽然茨木被吓到了,但他还是本能的先夸了一通,而后才慢慢想起好像是有京都游行这么一回事。在他还再胡思乱想的时候,酒吞说了声先回房的就起身离开了。茨木看着那具健美强壮的身躯被衣料包裹住,渐渐走远,想着今天也没让挚友支配自己,懊恼的整个鬼都萎靡了。

 

  话说这游行其实和人类的开国大典差不多了,虽说酒吞给妖鬼们开辟出了一条路,但这路怎么走,怎么修,却是要人来带领的。接下这个重担的就是大天狗了,他壮志踌躇,决定用自己的学识和能力给妖鬼们开创一个盛世。根据妖鬼的情况改良后的迅速的被颁布了出来。

 

  大天狗又在阴界的京都召集有能者,首次不是以力量为尊,而是比拼学识、手艺等能力的选拔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大天狗忙的时候也会暗骂酒吞胡来,如此仓促的迁徙,也不怕乱成一团。但他不愧是出身高贵的有能者,做上位者多年,如今管理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在他的整治下,阴界不仅没有乱成一团,反而欣欣向荣,美好的未来似乎触手可及。

 

  说回此事的主导者酒吞童子,他在稳定阴界裂缝时,舍了鬼葫芦化作阴界之门,虽然后来收回来了,但葫芦元气大伤,酒吞也跟着实力下降不少。但他此举已奠定了在妖鬼心中不可动摇的地位,况且就算没了鬼葫芦,鬼王的实力也不可小觑。

 

  但大天狗还是因此动了挖角茨木的心思,他实在太忙了,又听闻茨木慕强,同时也深深关心着妖鬼的未来,想让他抛下那个实力大退又不爱管事的鬼王,来自己这边帮忙。但大天狗是谁,光明磊落深明大义的神,他要挖鬼自然也得是堂堂正正的挖。于是他给酒吞写信,信的大意是“快把你有能的下属都让给我,你那破山头一个管事的就够了。”

 

  信里铺面而来的怨念让酒吞讪讪的摸摸鼻子,但他的确有几分对不起大天狗。当时他肆无忌惮的赶妖鬼进阴界就是算准了大天狗肯定会接下重担,而且绝对不会撂担子不干。现在如他所想,大天狗真的接了这担子,而他归隐山林,过起了每天喝小酒的悠闲日子,留大天狗在京都累死累活。这可是非常坑人了,酒吞有这个自知,于是他内心愧疚了那么一分钟。

 

  一分钟过后酒吞给大天狗回信,大意是“来者不拒去者不留,你自己来挖鬼吧,挖到了就是你的。”

 

  然后大天狗真的在百忙之中来了大江山,但酒吞愧疚归愧疚,悠闲的小日子还是要过的。于是他提前一天把包含四熊在内所有有用的鬼全赶下山了,大天狗来了之后只能逮到个茨木。

 

  但大天狗重在挖角茨木,就没注意到酒吞阴招。于是他当真去邀请茨木,也就只有大天狗这样的榆木脑袋才会看不到茨木看见酒吞时那漫天的爱心泡泡,会发出这种邀请,理所当然的,他被拒绝了。

 

  酒吞怀着恶意偷偷去看他挖角茨木,茨木一听闻大天狗是想让他离开酒吞,而且又损了酒吞。动手吧,酒吞提前嘱咐过不能动手,那就只能动嘴了。于是不出酒吞所料,茨木揪着大天狗就开始长篇大论,上下嘴皮子翻飞着,形容词不带重复的说着大天狗是如何没眼光而酒吞又是如何伟大。

 

  这妖鬼界谁不知道不能听茨木叨叨啊,他就是揪着个青邪鬼都能宣讲一整天的酒吞教,直到把鬼洗脑到开口就是酒吞童子万鬼之王,力量强大沉着冷静举世无双。但大天狗是例外,他原本一心向着大义,哪里知道这种妖鬼常识,而且良好的修养又不能让他直接扭头就走或者叱喝茨木让他闭嘴。

 

  酒吞就看着大天狗听着茨木滔滔不绝的宣讲,脸色越来越铁青。甚至他溜回小筑吃了份点心又小酌了几盏酒,回来一看,哎嘿,还在讲,而且大天狗脸已经白了,看的他憋笑憋的腹肌更坚实了。

 

  最后是酒吞估摸着四熊们要回来了,如果让他们知道大天狗来挖角,那些小没良心的说不定觉得京都热闹就跟着走了,那样就没鬼给他奴役了,所以他只能出来给大天狗解了围,看大天狗逃一般的迅速飞走了,意犹未尽的咂咂舌,领茨木回去了。

 

  虽然吃了个天大的亏,但大天狗不仅没意识到,还认为酒吞驭人有方,属下竟能如此忠心。倘若他知道这次是酒吞暗算了他,让他如此忙的情况下空跑一趟,恐怕会气的一个羽刃暴风送酒吞上天。又如果他知道妖鬼迁徙上酒吞更是算计了他,甚至可能恼怒的扔了扇子用肉搏,仗着酒吞妖力大退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但无论他知道与否,这邀请函最终还是会送到,怎么说也是妖鬼迁徙后第一次大典,酒吞自然得到场。

 

  行程就这么敲定了,明日试新衣,后日出发。茨木从温泉里站起,也打算回房。就算今日也没能让挚友支配他,但还能挤进他被窝蹭蹭,茨木可不打算放弃这个亲昵的机会。




===================================

趴在酒吞床下说:在遥远的我还没粉上酒吞的时候,我就解锁了酒吞的传记。看着他传记把除了阿丑和茨木之外基本所有的SSR都损了一遍,我就觉得“这家伙嘴好毒啊哈哈哈!”当时就想,别看这些大妖都端着架子,私底下肯定也是损友团!

比如酒吞不惜掏出好酒灌醉大天狗,然后把他醉酒后的糗样告诉青行灯,青行灯再讲出去。再比如阎魔会在酒吞躲茨木的时候一天三封信的写信嘲笑酒吞。或者大天狗看荒川不爽,经常路过荒川就是一个羽刃暴风,荒川气的给爱岩山断水之类的。

或者阎魔刚刚还在一本正经的同晴明他们说话,晴明他们前脚走,她后脚就回里屋同酒吞、大天狗、荒川搓起了麻将,而茨木和判官在外面比吹鬼的能力哈哈哈!


评论 ( 4 )
热度 ( 61 )